那女人的家

那女人的家

那女人的家简介

top
该剧讲述了英郁她与张泰州是一对恋人,但因两家家庭背景相差太大,不得不各自瞒着家人偷偷交往的故事。
金英旭(金南珠饰)在一家室内装潢公司上班,她与张泰株(车仁表饰)是一对恋人,但因两家家庭背景相差太大,不得不各自瞒着家人偷偷交往…..
朴英彩(金贤珠饰)是英旭的表妹,人长得漂亮,追求者也多,却因贪玩而被赶出宿舍,就在她要到英旭家的路上邂逅了李俊熙(李瑞镇饰)…..
泰株的母亲去英郁家帮佣,英旭和泰株得知后都极力的反对,英旭和泰株协议分手,英旭负气说他们之间是玩玩的,泰株在失望之余,接受他姐姐安排的相亲,英旭不忍心拒绝她父亲,于是勉为其难的答应去相亲,泰株的母亲怀疑泰株正在交往的女朋友是金家的千金,但是泰株绝口向他母亲和姐姐否认与英旭的交往…..
俊熙对英彩完全无动于衷,反倒俊熙的朋友兴南认为英彩对他有好感,英旭与泰株因双方家人都知道他们有交往的对象,而决定割舍感情分手,因此俩人默默的开离别会.....
一次英彩不小心遗失了她最心爱的小豆豆(小狗),所幸被俊熙发现送到家里,也因此拉近了俩人的距离,英彩再次想主动与俊熙对谈,但仍然被俊熙拒绝.....
英旭的父亲问她想不想跟泰株结婚,但是英旭却老实告诉她父亲她不想结婚的原因,英旭父亲约泰株见面,表明自己愿意答应让他们两个结婚,但泰株却和英旭的答案一样,拒绝了英旭父亲的好意.....

那女人的家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那女人的家演员阵容

top

金南珠 饰演 金英郁 (28岁)
作为某设计公司的室长,认为自己的发展前途比成为人母或者人妻更为重要。大家公认,她是才华和美貌集于一身的女人。就象有能力的人有些与众不同一样,性格干脆利落。心情好的时候,喝几瓶酒不成问题,但非常注重健美。不愿意输给任何人,即使对方是自己的恋人。她有一个关系非同一般的男朋友,却因条件相差悬殊,不愿意因为结婚事宜,伤害母亲的自尊。另外,自尊心也不允许,只看条件优越就和男孩相亲结婚。她丝毫不认为,女子就要依赖男人生活。如果能够随心所欲,不如干脆从家里出来独立,过自由自在的独身生活。作为长女,只因父母的期待集于一身左右不是,心里又难过又复杂,她的梦想是,在几年之内,以出色的出版企划,赚足钱以后,单独开办一个自己的公司。深爱自己尊敬的父母,却不知什么缘故,常常伤害父母之。
车仁表 饰演 张泰州 (30岁,英郁的恋人)
建筑公司的设备机师,通情达理,却处事不分明。他不愿意以结婚为由,约束自己的心上人。在不太富裕的家庭,身为长子,结婚条件不太优越,却不感受条件的压力。凡事不屈不挠,对一般的事情一笑了之,因此,时而令丈母娘伤心。随着岁月的流逝,丈母娘也开始喜欢上了女婿不太在乎的性格。
随自己父亲的性格,从来不会计较得失,包括有健忘症的奶奶在内,对长辈非常恭敬。平时一直认为自己是挺不错的男人,一半又是女性主义者,结婚以后,反而被自己隐藏着的男性优先主义思想感到不知所措了。
金贤珠 饰演 朴英彩 (21岁,英郁的堂妹)
是活泼开朗的大学新生,有钱人家独生女。她的梦想是成为新闻记者,最好能成为进出警察局的记者。对父母过份的保护,感到心烦,为此,逆反心理较重。
嘴上天下无敌,无所惧怕,事实上,是胆小怕事的乖女生。 寄宿在学校宿舍,却因时常外出,被人赶了出来。于是母亲干脆把她安排在舅舅家里,结果遇到了俊熙,时常梦想拥有电影或者小说中的主人公那样的浪漫爱情,美梦成真以后,小小的年龄就开始经历了深深的痛苦。她不顾任何条件,爱上了和自己的身份全然不同的俊熙。疯狂火热的爱情由于太天真,在大人眼里感觉非常危险。
张瑞希 饰演 朴彩妍(英郁的学姐)
在汉城开设一家画廊,在大学时代就开始暗恋着泰州,但一直埋在心底。

那女人的家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泰州的父亲正在英郁家里做地下室工程。工程结束以后,英郁的奶奶拿出英郁的父亲穿旧的衣服送给泰州的父亲。英郁的母亲说明,这些是旧衣服,如果不想要就别要走了。泰州的父亲却表示感谢,并全部接受了。在一起的泰州母亲,拜托英郁母亲,如果家里有什么累活,可以叫她来帮佣。英郁的家里丝毫不知道英郁和泰州交往的事情,他们还在担心已经到婚龄的英郁至今没用男朋友。英郁认为,泰州的家庭等其他条件,和自己相差悬殊,不好开口,因此保守秘密,说明还没用结婚的念头。英彩和男朋友一起出游的路上,由于汽车出了故障,只好跑回宿舍。可是,宿舍检察举着手灯,正在等待英彩回来。宿舍检察责怪英彩,自开办宿舍以来,你是创出纪录的人,其他学生都因为你感到不安,他们纷纷提出,如果你不搬出去,他们要搬出去了,所以,请你最好马上给我退房。

第2集
英郁询问母亲,穿在泰州身上的衣服是不是父亲穿剩的衣服。母亲回答没错不。英郁却大发脾气,责怪母亲,人家也有自尊心,后千万不要把家里人穿剩的衣服乱送给别人。母亲却看不起泰州的家人,认为他们是真的没有,才感到遗憾的人。令英郁雪上加霜的是,回到家里发现泰州的母亲在自己家里,开始做钟点工保姆了。英郁吓坏了,她责怪母亲,为什么偏偏雇用那位阿姨,母亲却解释,她很能干,以后还要继续雇用呢。泰州得知母亲在英郁家里做钟点工的事情,伤心地对母亲说明:以后由我来赚钱,你就不要在她家里做事了。泰州和英郁一起边喝酒边谈论他们以后的事情。英郁感觉到和泰州约会已经成了负担。见此,泰州提出"你认为不高兴有压力,就分手吧。"并提出以后不再相见。英郁也同意了。泰州接着说,尾巴长容易被发现,既然玩了两年,时间不算短了。英郁也承认是玩了两年,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几天以后,泰州的母亲从英郁家做工回来后,说英郁就要和通过司法考试的人相亲结婚了。泰州感到英郁背叛了自己。

第3集
英郁提出分手以后,和泰州吵了起来。伤心之余,喝多了酒,被人背了回来。第二天,泰州的母亲来到英郁家里做工,进入英郁的房间收拾英郁乱扔的衣服,要洗涤的时候,和醉意朦胧的英郁撞个满怀。兴南洗车的时候,在英郁的车座之间发现了帖着泰州照片的工地出入证,拿给泰熙看。泰熙告诉妈妈,让兴南洗车的,英郁的车里,有哥哥公司的出入证。泰州的母亲暗生疑心。英郁在父母的劝说下,出门去相亲。身穿工作服去相亲的英郁,专挑不中听的话来说。在父亲的拜托下不得已才来相亲啦,因为不愿意清醒,出来之前独自喝了两瓶啤酒啦,这段时间喝多了酒,心里好难受啦等等,她还建议不如一起去吃晚饭。泰州也在父母的劝说下出门去相亲。来相亲的女孩详细问询月收入和奖金,以及这段时间的积蓄,等结婚以后是否分家等事宜。相亲回来以后,英郁和泰州偶然在公园相遇了。他们互相问询相亲事宜是否顺利。他们各自谎称进展非常顺利,有可能马上结婚,然后假装笑眯眯地分手了。泰熙躲在一边吃惊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第4集
泰州母亲把泰州叫到身边,追究每个周末一起去建筑工地过夜的女人到底是谁。泰州极力掩饰吃惊的表情,含糊不清地回答,根本没有女人。母亲又问,不要再说谎了,那个女孩是不是英郁,然后飞快地扫视泰州的表情,并确信无异了,那个女孩就是英郁。泰州说,是谁在胡说八道。母亲说证据十足,为什么说谎,不如去对证,泰州感到很难做。母亲对泰州说,事到如今,即使她家不高兴也不行了,得知来龙去脉,女方家还能怎么样,你和英郁结婚吧。泰州表示绝对不行。泰州母亲大发雷霆,既然不是那种关系,为什么一起生活。泰州却表示,就是为了结婚做主,才不喜欢她家。泰州母亲撕毁从英郁家里拿来的马夹,流着泪伤心地说,连儿子的心思都不知道,还拿回来这些东西穿在身上,伤了儿子的自尊心。

第5集
英郁来到泰州的宿舍,提出分手以前搞一搞离别仪式,并问泰州,或者不结婚一起生活,或者不顾家庭,私下里结婚行不行。泰州表示,自己不想成为不孝之子,另外也不能抛弃亲人。英郁问起,到底有没有不分手的办法时,泰州安慰,天底下相爱的人,不见得都要结婚一起生活,虽然很累,还是尽快忘掉这份感情吧。英郁也同意这么做。泰淑对泰州说,如果真心喜欢英郁,就不要轻易放弃。泰州解释,不愿意继续伤害其他人的感情,如果可能,想尽快结婚了事,身边有其他女孩最好给我介绍一下。泰淑看见英郁和公司同事一起喝醉以后耍酒风,气愤地给英郁的父亲打电话,府上女儿和什么样的男人,一起过了两年的夫妻生活,此事是否知道,如果让别的人流泪,自己眼睛则会流血的道理。英郁的父亲问,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胡说八道。泰淑回答,如果信不着,可以到公寓施工现场,找张机师确认,然后挂断了电话。姐夫责怪泰淑处事鲁莽,不考虑左右。泰淑也突然对自己惹出的事情,感到后怕,又感到后悔了,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

第6集
英郁的父亲接到泰淑的电话后,半信半疑地来到公寓施工现场寻找张机师。当他见到出来的竟然是泰州,感到惶惑与失望。英郁父亲说明,接到了一个年轻女人的电话。我要确认一件事情,我来找你是想知道,你和英郁的关系是否很近。泰州看出,对英郁的父亲说谎可能行不通,只好解释道,和英郁相处奏了两年,这都是事实,不过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们分手了,您不必再为此事费心。英郁的父亲回到家里,叫来英郁打了一个耳光。父亲对吃惊的英郁母亲说,你那了不起的儿女,竟然和电器维修中心张氏的儿子,谈了两年的恋爱了。母亲将信将疑地凝望英郁,等英郁的母亲回过神以后,捶打英郁。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怎么可以瞒母亲两年时间。英郁的父亲伤心地和英郁的姑父一起喝闷酒,失望地说,曾经对英郁怀过多少期待,到头来,连做梦也没想到,反而被坚信不移的女儿挨了一拳。泰州责怪泰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何必给英郁父亲打这种电话。起初,泰州坚决否认打电话的事,后来经泰州不断追究,泰淑抽噎地说,看到英郁和别的男人一起约会回来,一瞬间,气往上涌,就稀里糊涂地打了电话,如果你真心喜欢,无论如何也要留住她才是。

第7集
英郁父亲对英郁说,不可能与不相爱的人处了两年,现在你就嫁给泰州。英郁却说明,自己是极其自私自利的人,目前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暂时无法结婚。父亲则问,人又不是永远年轻,老了,人生还能剩下什么。英郁认为,经过两年的恋爱,不是没想过结婚,不过,明明知道结了婚,两个人都会带来不幸,怎么能选择结婚,再说从来没想过要做他家的儿媳。英郁母亲有意躲开泰州家的店铺,绕道去市场。回来的路上,还是遇到了泰州的母亲。泰州母亲说有话要讲。泰州母亲刚要提起泰州的事情,英郁母亲难为情地说,家里有急事,有事尽快讲。泰州母亲说,年轻人相爱,很有可能发生越轨行为,泰州从小就有很多女孩追求,听说泰州和英郁谈恋爱,我也不感到奇怪。你也没有必要因为别人议论,想搬到别处去。英郁母亲听到此话,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英郁母亲怪父亲不会处事,象英郁的事情,最好把英郁叫过来,先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告诉她一声就行了,何必兴师动众。英彩也在,你还动手打。

第8集
英彩怦然心动俊熙能陪她参加大学生活动。她有意甩掉兴南和俞娜,单独和俊熙在学校走廊游览,无意间,英彩被扭伤了脚脖。这使他们两个相聚的时间多了起来。英郁母亲听人说,英郁妈妈以双重性格过婚姻生活的话语,非常难过,她简直不可思议。丈夫的安慰也没能解开她心中的疙瘩。英郁向父亲保证,忘掉泰州,一心扑在工作上。英郁在泰州家门前,看到彩妍出来,假装没看见。几天以后,彩妍带来了英郁的衣服,英郁非常生气彩妍为什么进出泰州的家。彩妍惴惴不安地一口咬定,她和泰州仅仅是朋友关系。英郁的父亲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发现了喝得酩酊大醉的泰州,把他送回家里。第二天英郁的父亲见到疲惫的泰州,建议他和英郁结婚。泰州不愿意让英郁背上做儿媳要承受的包袱,拒绝接受英郁父亲的建议。英郁父亲怨言泰州处事拿不出勇气。

第9集
泰州虽然对英郁父亲表示理断和英郁的关系,心里却极其后悔。彩妍见泰州的态度,心里暗暗感到遗憾。同样,英郁的心情也很复杂,不过,仍然对彩妍说,决定忘掉泰州。泰州听到此话,便决心也忘掉英郁。俞娜和智影言语之中流露出,看不起在汽车修理中心工作的兴南和俊熙,为此,英彩很生气,也很伤心。这段时间,英彩反而和兴南,俊熙,泰熙的关系越来越近了。英郁父亲对英郁母亲说,给泰州和英郁举办婚事。英郁母亲非常气愤,奶奶却支持父亲的做法。泰州为了忘掉英郁,出门去相亲,并认为对方适合结婚条件。英郁得知此事,奉劝泰州千万不要和不相爱的人结婚,另外最好给她一点时间考虑。泰州冷冷地拒绝后,转身离去。英郁绝望地回到家人面前,哭了出来。

第10集
因为泰州让英郁流泪,叔叔去泰州家大闹一场。弄得附近居民都得知了此事。为此,英郁家和泰州家都很灰心丧气。英郁因为心里负担重,加上过度疲劳,住进了医院。全家人都很心疼她,只有伤心的母亲仍然心中有气。泰州去医院探望英郁,英郁求他回到自己身边来。结果,他们二人终于决定结婚了。英郁父亲劝英郁母亲允许他们结婚。无奈之下,英郁母亲只好同意他们结婚。在两家父母相见礼上,两家父母都感到失落魄。英郁母亲一点不掩饰不满情绪,泰州母亲则不满意英郁母亲的态度,就连英郁父亲也对英郁母亲的态度感到不满,回到家里斥责她不该如此,英郁母亲怒气还没消,她说,今天就差钻地洞了。心情感到不安的泰州和英郁,漫步在江边上,承诺日后互相努力。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