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阳光

沐浴阳光

沐浴阳光简介

top
火一般的热情和健康的生命力,追寻自己完美的人生之路……该剧讲述了年轻人对于手握重权的上流人物的错误形态的反抗,以及他们克服保守的观念为迎接新时代而挣扎的过程。
有这样一个女子,在一无所有的环境中也不失泰然和温情,她用自己健康的生命力感化着周围的人们。相反,也有这样一个男子,反抗着自己所处的环境。他们通过爱情渐渐恢复对人生的信任。在离异的家庭关系中,青春的热情与痛苦使他们找到互相理解的道路。这是一部表现年轻人在人生歧途上的矛盾和喜悦的爱情故事。您可以从本片中看到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是如何去爱、去痛苦、并渐渐成熟的。

沐浴阳光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沐浴阳光演员阵容

top

车太贤
饰 姜仁鹤
姜仁鹤1974年生,小时候父母离异后被送到奶奶家,在那里度过了忧郁的少年时期,即将进入中学时,回到再婚的父亲身边,直到中学为止他是个模范学生。但从高中开始对"家庭和存在"感到困惑并因此越轨,对学习心不在焉,反而当起了不良组织的头头,闯了很多祸。每次闯祸,都因父亲的金钱和人缘而获救,但越是如此,仁荷越想折磨父亲。
当父亲感到仁鹤无论如何也上不了大学时,就送他出国留学,但仁荷在国外照样闯祸,故又重召他回国。仁荷是个具有反抗性格,但无法摆脱父亲影响的懦弱男人。对亲生母亲的思念,对父亲的不满,对真正人际关系的渴望……成年后,他的生活还是动荡不定。他无法适应周围环境,无法和人们和睦相处,常常逃避现实,沉迷在摇滚乐和疯狂驾车之中。妍姬的出现改变了他的人生,与妍姬的相逢给予了他对人生的希望。
金贤珠
饰 李妍姬
李妍姬1977年生,小时候父母因车祸身亡后被寄养在姨妈家。她虽家境贫寒,但头脑聪慧,学习优秀,自尊自强,决不服输。不太熟悉她的人都以为她是富家闺女。她性格开朗,富有正义感,乐于帮助处于困境的朋友。每到年级升班时,她都和班里稍有势力的孩子发生冲突,但不管理论还是打架别人都斗不过她,所以淘气鬼们也惧怕她。
她自己打工艰辛地读完大学,并实现了想当老师的梦想。与仁荷的相逢好象命中注定一样,给她带来了希望,也带来了失望。虽然爱上了仁鹤,但仁鹤与秀彬的订婚使她痛苦和矛盾。最终,她丧失了通过自己努力而取得的一切成果,但一如既往坚强地生活着。对弱者的关怀,对孤独者的怜悯,不露声色的自我牺牲精神流淌在她的内心深处。
金荷娜
饰 康秀彬
康秀彬1977年生,她是屈指可数的富家闺秀。因为父亲的艳闻,所以与母亲一起去了美国。母亲因被丈夫抛弃,喝酒吸毒,最后以药物中毒而逝世。母亲过世后,秀彬又被父亲接回国内。虽然经济富裕,但从小痛苦的家庭关系使她关紧心灵的大门,身边没有一位朋友。在父亲给她的大房子里一个人生活,默默决心独立?quot;走自己的人生"。但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因没有接触过其他异性,只能与父亲介绍的仁荷订婚。仁荷对与自己处境相同的秀彬感到好感,秀彬通过与仁鹤的交往梦想温暖的人际关系,但当得知仁鹤的真心后,她又想选择自强之路。她实际上无社会经验,性格温顺,但常被人们误解为傲慢的公主。
张赫
饰 韩明夏
韩明夏1976年生,仁鹤的亲弟弟。他是母亲极力想打掉,但为时已晚被迫生下的孩子。常被母亲和周围的人称为包袱,所以经常决心要自立。对鄙视自己的人们怀有复仇的心理,对身为酒吧舞女的母亲的自卑感,对毫无希望的未来的不安,这一切使他专注于自己所作的事情。他从小学开始,在学习、体育、打架上都是第一名。遥远的梦想和痛苦的现实使他受到创伤后紧闭心灵之门。他表面开朗,容易接触,并使内心深处的愤怒从不外露,悄悄爱上了哥哥的未婚妻秀彬,但又无法表现。
朴谨亨
饰 姜景焕
姜景焕1945年生,仁鹤的父亲,退役后投身警界。以特有的处世方法连连晋级,但因牵扯到受贿事件而脱掉警服。可不久后,在事业上的成功,使其拥有巨大的财富。他有效地利用自己当警察时候的人缘,在警察和检察机关内部建立自己的小集团,为自己的企业服务。虽被称为公平竞争者,但实际上利用自己的组织提前获得情报是他成功的秘诀。他虽然独断专行,但却有敏锐的判断能力。
徐幽静
饰 康才淑
康才淑1977年生,妍姬的高中同学,王朱妍的初婚女儿。从小像公主一样被人侍奉,无所畏惧。以为自己是公主,是世界的中心,世界要围她转动。

沐浴阳光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地位显赫的姜会长之子仁鹤与财阀丁会长之女舒彬在回汉城的飞机上邂逅。 仁鹤高傲的同父异母妹妹才淑有意接近刚刚失去生母的舒彬,遭到拒绝后邀聪明、漂亮且学习成绩拔尖的李艳姬到家做客。 在才淑家,家境乎寒的艳姬被对方宽大豪华的住宅惊呆了,而仁鹤同样被艳姬的美丽、清纯所吸引。当势力的才淑母女俩得知艳姬的身世时,竟然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使艳姬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仁鹤不满其养母王女士及妹妹才淑"看人下菜碟"的作法而主动送艳姬回家。车驶近艳姬家时,仁鹤不小心碰倒了迎面骑摩托驶来的明鹤,两人揪打在一起。 明鹤从小没有父亲,由在夜总会当歌女谋生的母亲韩银玉带大成人。而银玉由于年龄已老,在夜总会常常遭到一些人的白眼、欺负和儿子的偏见。
第2集
仁鹤为表道歉,让才淑转交给艳姬一张支票,使艳姬感到受到屈辱。才淑讥笑艳姬不自量力,想和她们家套近乎,想用眼泪就可以换取她哥哥的同情心和好感。气愤的艳姬撕碎支票扔向才淑,二人扭打在一起。 舒彬得知艳姬是孤儿的身世后,十分同情她,暗中帮助了艳姬,并找到艳姬家声称要和她做朋友,却遭到艳姬的拒绝,让她找臭味相同的有钱人去吧。 得不到母爱的姜仁鹤整日在歌厅、酒吧泡着。无意中听到亲戚说自己生母现在的状况不好,好像在一家夜总会当歌女,使仁鹤在众人面前深感难堪。 在梦巴黎夜总会当歌女的韩银玉,当年是红极一时的人物,现在年纪大了受到众人的排挤,虽说有社长的关照,可经常受人欺负,儿子明鹤也冷落她。 舒彬回到汉城后受到继母的冷眼。在一次大型家宴上,当父亲把打扮的像个天仙似的女儿介绍给亲朋好友时,却受到继母和亲戚们的蔑视,孤独的舒彬只好以酒浇愁。 仁鹤不愿屈从父亲和继母的摆布,对父亲说出了心里话,想搬出去单独生活,却遭到父亲严厉的拒绝。
第3集
明鹤为帮助舒彬摆脱父亲派来的手下人的追赶,开快车被警察逮住,并被服兵役。郁闷的仁鹤终于向父亲吼叫出:"知道为什么当年妈妈会离开你!" 舒彬为自己母亲的祭日无人理睬而痛苦,苦闷中找艳姬一块喝酒,艳姬被那高档的酒价吓了一跳。碰巧遇到同样借酒消愁的仁鹤,艳姬觉得以前自己的做法有些过头,主动向仁鹤打招呼问好,二人互表道歉。 艳姬的姨妈和姨夫天天都在为生活小吵、大吵。为了学费的事,姨妈又整天唠唠叨叨,使艳姬的身心备受煎熬。为了减轻姨妈的负担,艳姬安慰姨妈,自己在大学里的学费会想办法打工赚的。 仁鹤觉得自己已经喜欢上艳姬了,通过和妹妹的打听,下了番辛苦终于和艳姬坐在了一起,可艳姬看到豪华的酒店和高档的菜肴时,坦白地对仁鹤说自己不会点菜。
第4集
艳姬望着在酒店里弹钢琴的仁鹤,对他有所好感。 明鹤把心爱的摩托车卖了,想帮助艳姬交学费。可艳姬在交学费时,却不忍心花这笔钱。 林社长看中明鹤一身的正气和胆量,让营业部长金春柏说服明鹤想让他来梦巴黎工作,遭到明鹤的拒绝。为迫使明鹤就范,金春柏以银玉年纪太老为由伤害银玉,却招来明鹤的暴力反抗。 在一次大型宴会上,一些有名望的达官贵人们都来了。林社长看到仁鹤,在有意无意中特别提到了他的亲生母亲,这令仁鹤倍感疑惑。 仁鹤继母王女士和舒彬继母宋女士双方看中对方的地位和金钱,抓紧时间安排二人的相亲。舒彬知继母的打算后特意把自己生母喜欢穿的衣服穿在身上,并且打扮的很前卫出现在宴会上,所有在场的人都很意外,令宋女士很尴尬难堪。 而仁鹤也责问父亲,如果是亲妈,她会这样做吗?结果父亲骂他是忘恩负义的家伙。仁鹤气冲冲离家后叫来艳姬,醉熏熏的他抓着艳姬的手说自己喜欢她,并强吻了艳姬,结果遭到艳姬强烈反抗,含泪离去。 舒彬觉得自己只有对明鹤才能说出心里话,心中已暗暗喜欢上了他。二人在小摊上吃夜宵,舒彬向明鹤讲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是演员,因不堪忍受父亲长期的欺骗而绝望自杀。明鹤也告诉舒彬自己的妈妈是一个夜总会的歌手,自己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亲。 仁鹤到爸爸的公司上班去了。上班第一天,他就给下属派任务去调查梦巴黎所有歌女的情况。
第5集
艳姬把明鹤卖摩托车的钱又送还给明鹤,她告诉明鹤自己已经申请休学了。当天晚上,艳姬接到学校电话通知,她的学费已有人交上了。当艳姬得知是仁鹤帮她交付的学费后,强烈的自尊心使她更为恼火。为了尽快把钱还给仁鹤,艳姬通过应试,争取到了为林社长写自传的机会。拿到预付金后,马上还给仁鹤。仁鹤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诚意却招来艳姬的不理解和拒绝呢? 梦巴黎营业部长又来找明鹤妈妈银玉的麻烦,不论银玉怎样苦苦哀求都打动不了他。 无奈之下,眼看就失去工作的银玉借着酒劲抡起拖把追打金春柏。社长知道春柏的做法后,十分不满。要他向银玉道歉。受到上司批评后,春柏又把气出在了明鹤的身上,命手下几人在修理厂围打明鹤,正巧被赶来找明鹤的舒彬目睹……落魄的银玉看到儿子又负伤回家,心中不知是爱还是恨。想到自己为了生下这个儿子并把他养大不知吃了多少苦,到头来却落的这样的下场,不禁悲从心中来,放声痛哭。
第6集
为了对付双方的家长,仁鹤和舒彬又不得不陪着家长们在一起吃饭,但是两个年青人的心中都各有所属。 晚宴后,仁鹤开车送舒彬回家,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语。无意中舒彬发现了仁鹤喜欢艳姬的秘密。 林社长到银玉家向银玉表示道歉,并请银玉休息好就回梦巴黎上班,同时对银玉说,因为二十多年前的事不能忘怀,因此要加紧赶写回忆录,同时希望银玉同意让明鹤去他那里发展,干一番大事业。临别时,林社长遇到了明鹤,交给他一张自己的名片,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如明鹤想知道自己父亲的事可以找他。 仁鹤让手下人打听梦巴黎演员的事一直没有真实的结果,迫不得已,自己找电话打过去,寻问一个叫银玉的女人。不但没有结果,反而落得一番讥笑,隐隐心痛中,仁鹤好像得知自己的生母生活状况,痛苦不堪的他只能对着东西发火。 明鹤带着疑惑的心情,偷偷在家想寻找到一点有关父亲和母亲在一起生活的蛛丝马迹,却意外看到一个和自己生日不相符的婴儿周岁照片。
第7集
仁鹤约艳姬见面,艳姬失约。苦闷中向艳姬家走去,却看到她和明鹤在一起,顿时醋意大发的仁鹤出言激怒明鹤,二人大打出手。闻声而出的银玉看到仁鹤,一时很惊讶。 仁鹤对艳姬对自己的态度很不满煮,为发泄心中的不快,说自己从第一天见到艳姬就一直把她当作垃圾。而艳姬却告诉仁鹤舒彬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不愿意破坏朋友幸福。 自从见到和明鹤打架的仁鹤后,银玉经常想起仁鹤,总感觉到有些心神不定。为了知道仁鹤的来历和一些情况,她找了个理由很破费的请艳姬和她姨夫、姨妈吃饭。可从艳机姬口中也仅知道仁鹤是她朋友的哥哥而已。 舒彬和继母的关系日益紧张,继母为使舒彬的父亲满意,当面假装讨好继女,背地里却经常恶毒的挖苦舒彬并抽耳光。过生日,父亲(在继母的陪同下)匆匆忙忙地来了一会就走了。孤独的舒彬打电话约艳姬一块出去吃饭。 才淑学业平平,她母亲把她捧为掌上明珠,事事处处顺着她的意愿去做。她知哥哥喜欢艳姬后,对艳姬很不友好。 仁鹤又去梦巴黎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去了,不料却看到有醉客在调戏银玉,感到侮辱的仁鹤泪流满面地离开夜总会,一路狂奔回家,指责父亲,难道就让自己的母亲那样的生活吗?
第8集
在父母的要求下,在才淑的毕业演奏会上,仁鹤和舒彬又一次不情愿的见面了。 会后,仁鹤开车送舒彬回家时遇到艳姬,使艳姬心里很不自在。艳姬把以前仁鹤替她交学费的钱都还给了仁鹤,仁鹤也是冷冰冰的接受了。并冷冷地说,以后如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他一定会办到的。出乎仁鹤的意料,艳姬提出请他帮助找工作。艳姬在仁鹤的帮助下找到工作,上班第一天,才知自己的上司竟是仁鹤。 银玉怀念自己头一个儿子,经常望着儿子小时候的照片发呆。痛苦中向艳姬要来了仁鹤的电话号码。 舒彬在继母的安排下去婚纱店试婚纱。收到明鹤托艳姬送给她的礼物——个精致的发夹,舒彬非常高兴。她找出自己好多套衣服来武装艳姬,使艳姬更加光彩夺目,姨夫、姨妈也有了很好的心情。仁鹤在公司见到焕然一新的艳姬,更是心动。但表面上看两个人,还是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外,几乎无话可谈。两人在公司或电梯里相遇时,竟像一对陌生人一样。 金春柏开始通过各种手段来追求才淑,林社长知道后,警告他让他放聪明点,追求姜会长的女儿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不要再痴心妄想。
第9集
姜会长欲要让仁鹤和舒彬结婚,他派人到银玉那里,称可以给她足够的钱,条件是要她以后与仁鹤断绝关系。气愤的银玉反驳说,如果仁鹤结婚,自己更要见见仁鹤。但她知道自身的处境,伤心地流出了眼泪。 姜会长要求仁鹤把舒彬领回家,而仁鹤坚持说自己的婚姻由自己负责。 仁鹤意外地接到了银玉的电话,告诉他与明鹤是未曾见过面的兄弟,令人意外的是仁鹤的态度非常冷静。 艳姬加班很晚欲回家,在走道里看到偷偷哀哭的仁鹤,同情心不禁涌上心来,接受了仁鹤的吻。但她拒绝了仁鹤今晚要与她在一起的要求。艳姬回到家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仁鹤在第二天也公开地告诉父亲,他见到自己的母亲了,并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亲弟弟,却遭到父亲对银玉的诋毁。
第10集
舒彬告诉父亲,自己不想和仁鹤结婚。她同强迫她的宋女士激烈争吵之后从家里跑出来。无助的舒彬在寒冷中颤抖地坐在路边,被明鹤领到家里煮方便面驱寒。在送舒彬回家时,明鹤看到一幕宋女士恶狠狠地抽打刚进家门的舒彬耳光的场面,使明鹤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王女士定好了舒彬的定婚日期之后,仁鹤到舒彬家里要求解除婚约,恰好遇到了艳姬和明鹤,四个人很感意外。 舒彬邀请大家品尝一下她的手艺。仁鹤主动向明鹤打招呼并询问一些明鹤个人情况。 明鹤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从小未在一起生活过的亲哥哥。为证实自己的猜测,问妈妈银玉如果她有两个儿子是否对老大好一些呢? 姜会长亲自登门到银玉家令银玉和明鹤很是吃惊,他不由分说地要求银玉与仁鹤断绝关系,扔下一个装满钱的纸袋扬长而去。明鹤看着痛苦中的母亲,眼中充满疑惑。银玉把自己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告诉了明鹤。 刚才进来的那个人就是明鹤的亲生父亲……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