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交响乐

爱情交响乐

爱情交响乐简介

top
影片围绕着音乐、青春、理想、爱情、事业相互碰撞,反映青年人以他们独特的行为方式,积极向上、执着追求,敢爱敢恨的人生态度,在时尚都市生活中奏响年青人热情、浪漫、真诚的主旋律。
英厚从小酷爱音乐,对音乐有极高的天赋。他执着的追求自己的音乐理想,出国留学深造。事与愿违,一次意外使他的手受伤,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放弃了心爱的小提琴专业,转学音乐指挥。回国后,他找不到适合的工作,临时做起了出租车司机。
恩惠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她与英厚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由于家庭条件的关系,恩惠放弃了自己的音乐理想,把自己的梦想全心全意的寄托在英厚身上。正当恩惠与英厚爱情甜蜜的时候,秀雅的出现打乱了一切,秀雅从小被逼学习钢琴演奏,对音乐产生憎恨的心理,认识英厚后,她对生活与音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更对年青英俊的英厚种下情结。秀雅介入英厚的爱情生活,使得英厚手足无措,与恩惠产生误会,三个人在一场爱情的漩涡中苦苦挣扎。意外的是,一心想成为著名设计师的出色青年石俊,也一直默默的深爱着秀雅……
围绕着音乐、青春、理想、爱情、事业相互碰撞,这些青年人以他们独特的行为方式,积极向上、执着追求,敢爱敢恨的人生态度,在时尚都市生活中奏响年青人热情、浪漫、真诚的主旋律。

爱情交响乐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爱情交响乐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热爱古典音乐的英厚出身贫穷,因时运不济,只能开出租车谋生。这天开车,碰上一个又蠢又赖的耶夫盖尼不说,还有个银锡不断催他赶快给一个小乐团送乐谱去,英厚借住在银锡的住处,银锡在那小乐团当指挥,但既无才能又无热情,把乐团弄得乱七八糟。英厚急急赶到乐团,不料同一个姑娘撞在一起。姑娘原来是他少年时代的好朋友,名叫恩惠,恩惠非常关心英厚,告诉他:这乐团要招一个副指挥。一个盛大的钢琴演奏会要举行,钢琴师叫秀雅。她的妈妈贞淑为此大力拉关系,同时反复叮嘱秀雅,一定要假说自己在德国学习五年钢琴,一定不要浪费了妈妈的大把金钱。秀雅已不想再弹钢琴,在演奏时弹错了两个音符,偏偏英厚听了出来,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向秀雅指出她的失误,秀雅对英厚十分恼怒。贞淑在卖力地攀高结贵,要把秀雅许配给一个出名的花花公子。小女儿秀美对妈妈很不满,秀雅听了自己演奏会的实况录音,想不到真是自己错了。恰巧英厚打了电话,执着追问她是不是有失误,秀雅随手拿起一张外国音碟通过电话放给英厚听,说是自己弹奏的,一点儿没错。不料英厚一听就知道是李斯特同维也纳乐团的合奏,令秀雅更难堪,也很吃惊。

第2集
秀雅与花花公子会面,很不耐烦。英厚感到自己对秀雅太生硬,特地赶来道歉,秀雅为摆脱花花公子,随口说出英厚是她的未婚夫,英厚不愿自己糊里糊涂被人利用,十分生气,同秀雅争闹起来。不防一辆摩托车险些撞着秀雅,英厚急忙一把抱住她,她不由消了气。两人心平气和坐下来交谈,彼此都有了好感。恩惠热心动员英厚去报考乐团副指挥,又帮他拿报名表,又为他请评选委员关照,然而,银锡却不愿让英厚进这个乐团。他心知英厚比自己强得多,担心自己以后混不下去。他决心把耶夫盖尼推上去当这个副指挥。银锡到办公室转了一趟,英厚的报名表就不见了。恩惠急忙赶去找英厚,帮他再填了一份,然后赶在截止报名的那一刻交了上来。但贞淑一看照片,立刻变脸。银锡心里高兴,但对恩惠,还装着要帮英厚。

第3集
恩惠去求秀雅务必要公平对待英厚,银锡则帮耶夫盖尼拉拢评选委员,并在委员面前说英厚的坏话。石俊放弃了拳击,到贞淑家当司机,一下子爱上了秀雅。但秀雅的妹妹秀美不肯好好上学,却结交了一伙小混混。石俊发现后,不能不干涉。他在这个家里作用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爱秀雅。秀雅头一回约见英厚,告诉他初审已经通过,要他准备参加业务考试。恩惠也兴冲冲地来到英厚的住处,把好消息告诉他。两人回忆起少年时代的纯真友谊,都感觉很温馨。恩惠得知英厚连一根指挥棒都没有,而且留学时提前回国,因而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另一边,耶夫盖尼也没有博士学位。他上学时整天只是玩乐、赌博,什么也没学。这时,他同银锡商量,决定伪造文凭。

第4集
秀美的混混朋友悄悄来到她家,被秀雅发现。幸亏石俊在家,吓跑混混。恩惠虽然清贫,但是尽自己的能力为英厚买了一根普通的指挥棒,又特意安排英厚和秀雅认识。她意外地发现,原来这两人已经挺熟了。饭后,他们一起去夜总会玩,英厚和秀雅很投缘,恩惠反被晾在一边。英厚秀雅两人中了奖,穿上夜总会送的情侣装,翩翩起舞,引得大家为这对"情侣"热烈鼓掌。秀雅十分兴奋。恩惠非常失落,独自回家去。秀雅要石俊开车送英厚回家,但英厚却到恩惠家外面等她。恩惠很感动,把指挥棒送给了英厚。秀雅让石俊去为英厚造假的博士文凭,并送交乐团。这事被银锡抓住,大做文章,刺激英厚。英厚果然以为是奇耻大辱,不想再去参加考试。恩惠和秀雅为此都十分着急。秀雅要恩惠出面承认作弊,恩惠虽不情愿,还是照秀雅的意思,给英厚打了道歉电话。英厚想不到纯洁的恩惠竟能伪造文凭,对她大为生气,不肯再理她。恩惠内心十分委屈,但为了英厚,还是忍辱负重,不肯说出真相。秀雅反倒百般劝解英厚,并"好心"地替恩惠辩解。

第5集
英厚愤怒地要回假文凭,撕得粉碎,仍然去开自己的出租车。专业考试的日期逼近了,银锡把内定的考试曲目透露给耶夫盖尼,要他提前准备。他们认定英厚不会参加考试了,暗自高兴。到了考试时间,英厚仍没有现身。恩惠急得不行,跑去英厚家中,恳切地激励他为了音乐为了支持他的人,也要参加考试。英厚很受感动。考场上,耶夫盖尼一窍不通。但只有他一人应考,银锡鼓动评选委员们认可他。这时,英厚赶到了,秀雅把自己特地为他买的豪华的指挥棒送给他,鼓励他,英厚果然出色地通过了专业考试。耶夫盖尼伪造学历的事,被揭穿了。英厚的业务水平又明显高于他,所以英厚当上了副指挥。

第6集
秀雅带头,到西餐厅为英厚祝酒。银锡和耶夫盖尼也在那餐厅里。两人躲着,看到英厚等人高兴的样子,心里更气,他们转着坏念头,决定挑拨乐手们和英厚的关系。恩惠的妹妹发现石俊,想起他在出现假文凭的那天到过乐团,于是当面质问秀雅,秀雅假装质问石俊,石俊不得已撒了谎。秀雅趁机宣布,以后谁也别提这种事,不要再追查了。英厚喝了不少酒,他感到自己对恩惠太过份。秀雅在旁边劝解,英厚决定当面向恩惠道歉。秀雅急忙找到恩惠,恩惠猜出假文凭是秀雅做的,秀雅承认了,但特别要求她别对英厚说出真相。当英厚醉态毕现地找来时,恩惠把他扶到家中,细心照顾,然而没有说出真情。英厚指挥乐团开始排练,但队长等不少人都不服从他。银锡也来干扰排练,要恩惠通知乐手们去聚餐。英厚一心要在乐团树立敬业精神,同他们发生矛盾。秀雅全力支持英厚,提出可以重新招一批乐手,也要维护英厚的威信。银锡听了,暗中去调查,掌握了秀雅帮英厚造假文凭的证据。

第7集
英厚在乐团全力推行一套新作风,安于懒散现状的乐手们都很不安。英厚与银锡也当面争执起来,银锡的女友说出是秀雅伪造的假文凭。英厚十分震惊,他立刻约见秀雅,当面质问,秀雅不得不承认。但恳求英厚让这事过去,英厚说自己看错了她,令秀雅失落魄。恩惠、秀雅都在痛苦。石俊来找英厚,要他替秀雅着想。英厚不答,回到住处,却被银锡的女友赶出门去。无可奈何,他只有到乐团排练室去安身。恩惠得知,来接英厚到自己家去住,英厚告诉她,已经知道错怪她了。

第8集
恩惠知道英厚会责怪秀雅,要他原谅秀雅。耶夫盖尼搬进英厚原住的房间,他和银锡两人什么都不会做,银锡也和女友闹起矛盾。秀雅恢复过来,但心里仍很痛苦,石俊在一旁关心着她。贞淑又要为秀雅开演奏会,逼她练琴。恩惠则说服英厚去看演奏会,又安慰秀雅,她仍然希望两人不要闹翻。秀雅的演奏会就要开始了。贞淑向秀雅施加压力,不顾她的反对,大谈这次演出后,还要安排她出国演出。

第9集
恩惠把英厚拖上出租车,赶去看秀雅的演奏会。到了音乐厅门口,英厚又改了主意,转身走了。他们不知道,秀雅已经让石俊帮忙,逃离了音乐厅,扔下全场诧异的听众。恩惠批评英厚脾气太固执,英厚却温柔地向她示爱。这一切,都被暗中寻来的秀雅看在眼里。石俊尽力安慰秀雅,秀雅无奈,又回到家里。她仍然表明,自己再也不想弹钢琴了。贞淑大怒,斥责女儿,命令她一周之后去日本开演奏会。耶夫盖尼作为长笛演奏员,进了乐团。他发现恩惠和英厚关系很好,就在乐手中间发难,说恩惠与英厚在同居,并且代替英厚,为乐团的业务作主。刚好英厚宣布了:所有乐手都要经过专业考核,以后在乐团的位置要根据考核成绩来安排,于是激起轩然大波。银锡等人借恩惠帮选练习曲为由,利用专业考试在乐手中间引起的恐慌,鼓动乐手们抵制考试,并逼着英厚辞职。这股风浪使恩惠很不安,她生怕英厚会给从乐团赶出去。

第10集
秀雅看清了形势,把火转移到恩惠身上,让恩惠明白:只有她辞职,才能保住英厚。对考试的安排,英厚寸步不让。恩惠向领导交出了自己的辞职书。英厚不让她辞职,但恩惠嘴上不说,心里却打定主意,要为保住英厚牺牲自己。秀雅全力支持英厚。恩惠的妹妹作为乐手,她劝大家支持英厚这个好指挥。恩惠的领导也努力保住她的工作。秀雅仍然得不到贞淑的理解,仍被逼着练琴,不能干预乐团的事务。她对弹琴厌恶已极,心生一计。秀雅精心安排好了。她让石俊把英厚接到城外的幽静别墅来,又故意把时间拖延到黄昏,在她送别英厚时,突然跳出几个小混混,把她摔在地上。英厚奋不顾身,同小混混博斗,自己也被打伤,混混们逃了。秀雅的左手受了伤。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