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简介

top
该剧以朝鲜古代为时代背景,讲述了残酷的封建制度下女性的苦难史,并以全方位地描绘提供了一幅古代韩国社会的风情画,被网友称为韩版《甄嬛传》 。庶女文静因是庶出身份所以幼年、少年时受尽侮辱与嘲讽后,发誓要报仇,并在奸臣金子典的帮助下走进后宫。却在宫中受尽屈辱,进一步使她的心灵扭曲,从而变成了一个只求达到目的的人。在经历了侮辱,嘲讽和不公的待遇后,先后杀死了仁祖、世子、世子嫔、元孙并暗害中殿。在计划即将要成功的时候,却因计划败露和金子典的威胁,沦为阶下囚。但失败的她还不甘心,于是又诅咒新帝,却被宫女告发,于孝宗二年被大妃逐出宫去,在宫外被乱石砸死的惨烈一生 。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演员阵容

top

昭容赵氏
演员 金贤珠
仁祖的后。在幼年、少年时因庶出身份受尽屈辱,成年后便想要报仇,在奸臣金子典的"帮助"下进。用自己的美貌和仇恨激发出的手段,一步步攀上了"贵人"之位,成为朝鲜名副其实的"妖妇宠妃"。但由于计划的不周全和金子典的威胁,彻头彻尾的失败了,但她不甘心就这样活一回,又使巫蛊之术诅咒新帝(凤林大君),但被女告发,最终赐死。

朝鲜仁祖
演员 李德华
时代悲情的君主朝鲜第16大王,先祖的孙子,定远君的长子。是宣祖第五子定远君与连珠郡夫人具氏在壬辰倭乱时逃难到黄海道海州所生的儿子,初封绫阳君。
由于光海君杀害亲兄弟临海君及永昌大君,又废除仁穆大妃,引起朝野不满,本来失势的西人党发动政变,推翻光海君另立仁祖为王,史称仁祖反正。仁祖登位后,朝鲜政权落入西人党手中,其中反正功臣李适不满只封为汉城府尹,曾起兵反叛,最后被平,而西人党有参与仁祖反正的勋西派与没有参与的清西派,两派互相对立。

悯怀嫔姜氏
演员 宋善美
被朝鲜遗弃的王后,昭显世子的世子嫔。是学识丰富、正直,美丽、智慧的女人。与丈夫昭显一起去清朝做了人质,用爱包容为朝鲜的百姓担忧的丈夫,成为他的依靠和力量。与昭显一起接受新事物,一起梦想开拓新的朝鲜。之后结束九年的人质生活,跟随昭显回到朝鲜。虽然悯怀嫔是一个伟大的女人,但她却太过于要强,使得仁祖下不来台,并且与夫人们,后们相处的不好。最重要的是,即便她想要创造一个平等的朝鲜,但她还是在潜意识里瞧不起文静那些贱民们,并在小宴上当着中殿与后们的面侮辱文静。这些表明了她的结局。

南赫
演员 全泰秀
昭容赵氏的情人、士大夫家的儿子,但是因叛国罪家境没落,与老母一起住在破旧的草屋里。南赫一直暗恋从小一起长大的昭容,但是母亲却嫌昭容是妾室所生而反对,无法说服母亲的南赫左右为难。昭容进后他后悔不已,但为时已晚。

金自点
演员 郑性模
想要自己成为王的,朝鲜的三大奸臣之一,造反的功臣。圆滑的性格,卑劣且手段残忍,并彻底根据自己的利益而轻易背叛的人物。丙子胡乱后战败,责任推给了送情报给他的人,导致那人在被处决的危机中九死一生被流放。从那时开始,开始有了推翻李某王朝,建立自己的王国王的想法。看到有传闻绝世美女,就找出朝鲜最妖艳至极的女人送入内。

昭显世子
演员 郑成云
朝鲜仁祖之嫡长子,心怀天下,时刻把朝鲜放在心中的君主。仁祖庄子、凤林大军(孝宗)的哥哥。人品温和,有进取心和正义感,向来慎重的性格,学问也非常出色,他是朝鲜的王子。丙子胡乱后,于弟弟奉林一起被清朝要挟,9年间带到平壤首都厅世子馆软禁。虽然是人质的身份,但造船厅很多外交悬案都机智地解决了,也因此得到了清朝的人事们的信任,受到尊敬。同时从清朝接触到西方文物和思想,希望在朝鲜建立新的世界的远大的梦想。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仁祖15年丙子年,次年1月30日,朝鲜仁祖李倧出城后被皇太极的兵马逼,为避免伤亡他选择了从轿子上走下来,随从无不失声痛哭。李倧在对方的威慑下在冰天雪地中向前步行,他们来到三田渡(如今的首尔石村湖附近),世子李溰(昭显世子,仁祖的长子)、麟枰太君(仁祖的三儿子)、风林太君(后日孝宗,仁祖的次男)和众大臣看到父亲落魄而来。主和派的礼曹判书金尚宪跪在仁祖面前说起名将李舜臣曾经受到奇耻大辱,生不如死,但会绝处逢生,劝他不要赴死,弘文馆副校理吴疸济和弘文馆校理尹集都劝他不要向蛮夷低头。清太宗皇太极坐上宝座,睿亲王多尔衮宣布重新设立规矩,要朝鲜断绝和大明的联系并将儿子做为人质,还要在攻打大明时支援上万骑兵,清军开拔要提供物资犒劳三军。丁卯虏乱之后紧接着发生丙子胡乱,清太宗亲率十二万大军再次侵略朝鲜,李倧在南汉山城持续抗战,45天后出城投降,朝鲜被平时总叫蛮夷的清国打败,朝鲜亦从此成为清朝的属国。李倧向清太宗行跪拜之礼,大臣们再三劝说也无济于事,李倧叩拜之后额头上布满鲜血。针医李馨益在躲避兵乱,清军进城后不断掠夺,王也难以避免被抢,愍怀嫔姜氏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在李倧的随行队伍中,李倧在城门口命一行人进城入。黄海道黄州方山城附近,都元帅金自点收到李倧向清太宗投降的消息,金自点收到领相的文书后杀死报信使者,领相让他率军伏起来。兵乱已至文静(以后的庄烈王后赵氏)家门外,她家人纷纷出逃,为保护母亲她杀死了祸害她家人的一名军官。姜氏为李倧准备膳食,金自点闯入王想让李倧重整军马,李倧指责金自点吵闹,还跑出去将他踢翻在地上,李倧拔刀要砍金自点时被人拦住,但金自点也挨了一顿打,他口吐鲜血地躺在地上,李倧派人将金自点拉出去杀头。文静夜里和她母亲将那名被杀的清军捆绑起来,可她一人搬不动尸体,无奈之下她找南赫帮忙,南赫同意帮他处理那具尸体。李倧在领相的劝说之下释放金自点,但被罚到绝岛流配刑。丙子虏乱使得被交易的朝鲜人奴隶多达60万人,李倧只能派世子去沈阳当人质,主和派和主战派的官员又发生争吵。清朝大将龙骨大带人来到朝鲜王营要带走世子,姜氏为李溰歌唱送行,眼泪滴在怀里的孩子脸上。李馨益在兵乱中逃生,他想娶文静时被拒绝。南赫见到文静在神灵面前替那位被杀的清军祝福,她用自己的方式在求得心里的安慰。

第2集
文静站在那里跳动时看到南赫,她羞涩地走开,然后回头对他说近来常做恶梦,南赫将他抱在怀里安慰。文静离开后从远处偷偷看着南赫,南赫回家后被母亲指责,母亲希望他能考上状元来光宗耀祖。文静回家见到大监大人赵启,她不想给别人当小妾,文静哭着从家里跑出去,她想起母亲当年被人凌辱的场景。金自点在孤岛上艰难地生活着,住在山洞中只能以树叶取暖。李倧感觉李氏坐在那里总有一股凉风在吹,她害怕仁烈王后的眼神,李倧活着很痛苦,晚上睡觉时他认为她没有女人的味道,他痛恨金自点,李倧明白让他坐上王位的人就是金自点。金自点在无人岛上想起1623年的广海,15年,仁祖反政,长德的主人被赶出去。金自点按约定忠诚于仁祖李倧,他站在礁石上嚎啕大哭。韩鲜的领尚大监向仁祖提交辞职书,李倧没反对,领尚大监跪拜后离开。文静拉着南赫从家里离开,很多人都在一个店铺里抢东西,文静也冲了过去抢起来,官兵突然来到抓住文静要打时南赫出手相救。南赫救出文静,他想等母亲去世后做个古货商,文静让他将人参拿回去给母亲补身体,南赫希望她能嫁给自己,他不在乎她的身份,但文静怕自己配不上他。文静回家时看到母亲韩玉和李馨益睡在一起,她生气出门,还将李馨益的鞋子扔在房顶。官军来到南赫家里搜查,南赫不想在母亲面前动手,他只好束手就擒。承平附院大监想启用金自点,他认为只有金自点能打败当今王上。崔鸣吉升任领尚大监,仁祖准备派金尚弦去沈阳。丙子虏乱之后,朝鲜王朝开始了社会恢复时期。在战争中遭到破坏的汉城室和城防建筑得到了修复。在最主要的粮食产地,南方的全罗、庆尚、忠清三道(三南),实行了新的田税法。同时允许人们纳粮赎罪。

第3集
仁祖命去前任大监金尚弦去沈阳将洪易涵、尹家和吴达志三人带回来,他愿意接受处罚,和他政见不同的崔鸣吉暗自高兴。洪易涵、尹家和吴达志在丙子胡乱时反对和清国和亲,所以被清国处刑。仁祖认为金尚弦离开后可以释放金自点,金自点在无人岛过着朝人般的生活,他被接回后对仁祖感恩戴德。金流明白仁祖和金自点是无法分开的,他提交辞职书也是明哲保身之举。金自点回到韩国民俗村家中,金仁向仁祖汇报了金自点的反应,仁祖不明白他用什么力量活下来的,但知道金自点心中充满仇恨。金自点了解仁祖对女人的喜好,李倧仍然惧怕仁烈皇后,金尚劝金自点继续隐忍下去,他不会她的帮忙,金自点求她再帮一次,金尚明白他的想法,金自点想用女人来拴住仁祖。南赫私下训练一批敢死之士,他们准备趁机有所作为。李馨益带人来到南赫家中,文静也跟在后面,南赫母亲拒绝小妾的女儿当儿媳妇,还拒绝收下他们带来的物品,文静还被指骂为狐狸精。文静面对指责没有离开南赫家,她跪在院里解释起来,文静只想在南赫跟前服侍他。南赫回家后拉起跪在地上的文静跑着出去,他不介意她的出身,就算抛弃性命也不会放弃她。金尚弦到达沈阳后见到世子李王,在南街被贩卖的朝鲜奴隶每天都有上百人,金尚弦向世子说起国内情况,他相信总有一天会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嫔娘娘建议学习清朝习俗中,她卖了所有首饰买回奴隶放回朝鲜。金尚弦被当成朝鲜王派来的施恩使,他提出将洪易涵、尹家和吴达志三人放出监狱,清朝多尔衮听完非常生气地离开,还把金尚弦监禁,韩鲜世子知道后前去理论。仁祖让金仁将城里疯传的任命书呈上,金自点被叫到仁祖面前,他故意做出卑躬屈膝的样子。金尚找雪竹找天下第一的女人,她相信她能做到,目标是找到能融化铁的女人,雪竹见钱眼开。南赫来到文静家中,韩玉有些过意不去。文静在神灵面前祈求南氏家族重新兴旺,南赫在背后看到她做的事情。南赫回家后对母亲讲出心中对这个世道的不满,他父亲当年死于非命。雪竹找李馨益寻找美女,李馨益清楚金尚是金自点的亲信,他打算推荐文静入,金尚明白庶出之女无法进,但金自点打算将文静收为养女,这样可以顺理成章地进。南赫向文静表示歉意,文静不介意和他在一起的名份,但要让他先学会改变。金尚见到文静后加以调教,她让她将身上衣服全部脱下,全裸验身后,文静被强行留了下来。

第4集
文静不想成为王上一夜的玩物,她在金尚面前说自己和南赫订婚,她出门时没想到已被控制,文静被关入柴房,她反抗也没有作用。韩玉将水泼在南赫脸上,她非常生气,南赫见不到文静有些担心。文静被关押在房中不吃不喝,金尚看出她是天生带色相的女人,但要调解一段时间。金自点明白不能用一般的女人来引诱仁祖,仁祖只有在睡觉时能显示一下自己的威风。南赫找文静时听李馨益说起文静要进营侍奉王上,文静在房中想起往事,她开始吃饭了。沈器远见金自点进后很生气,崔明吉没有反对。金自点建议把善惠厅的粮食分给百姓,还分析起清国带走世子的原因是想让世子取而代之他的王位,仁祖听完也很犹豫,他明白金自点的狡猾之处,仁祖同意将粮食分给老百姓,这是为了换回心民所做的措施,他还准备将军粮分出一部分给老百姓。仁祖安排崔明吉去沈阳要回金尚弦,他计划在他离开期间换去中的大臣。雪竹开始调教文静,长安有名的妓生都经过她的调教,文静学的很快,她还开始学习舞蹈,雪竹亲自演示,金尚没让她教跳舞,但雪竹认为这是学习闺中术的基础,她明白文静的色计是天生的。金尚向文静询问她的清白,她难以忘记南赫为,只能把他埋藏在心里,金尚让她以后不要再和南赫见面,她哭阗答应下来。文静被送到金自点面前,他想先看一下她的舞蹈,文静在琴声的伴奏下跳起来,金自点看后很满意,文静也不再害怕他,金自点让她在自己弹琴时就要跳舞,文静一口答应下来。崔明吉带着贡品见到多尔衮,翻译无法传送他的意思,多尔衮答应释放金尚弦,但贡品不能减少。崔鸣吉见到被关押的金尚弦后知道洪易涵、尹家和吴达志三人已被处决。姜氏亲自在院里种植蔬菜让下人不解,但她仍坚持那样做。朝鲜世子准备从事农业种植,多尔衮曾许诺给他土地。仁祖不想大婚,金自点在门口听到他的金流的谈话,他进门后劝仁祖早些纳纪,还极力推荐养女文静,金自点相信他不会失误,他让金尚着手准备。文静得到许可最后回家一次看望母亲韩玉,韩玉见到她后难以置信。南赫家中所剩粮食不多,李馨益在他家门口被南赫发现,南赫将他拉到没人的地方,李馨益求饶,南赫见到文静,文静将他叫到屋里想让他拿走自己的全部。金尚要求文静在雨地里感受雨滴,文静按照她的方法做了,这让她想起南赫。

第5集
文静不想当老君王的玩具,南赫听完让她回去,但她想和他一起私奔,南赫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而放弃前程,他身负南氏家族崛起的使命,文静要将他刻在自己身上,她在南赫面前解开衣服,南赫将她抱在怀里,两人发生了一夜激情,文静感受到男人的触碰。李馨益淋成落汤鸡回到家中,眼前的情形吓得他跑出家门。文静打算进争夺,南赫想带她离开,但又想到家族的使命让他难以取舍,文静向他保证不会忘记这天发生的事情,南赫痛下决心要和她生死与共,但文静坚持要实现梦想,她不想再被人瞧不起。金尚来到韩玉家中向她宣布纳文静为后,文静回家时解释说去了寺庙祈祷。金自点向仁祖提出让文静进,仁祖准备给她一个正四品的淑媛位置,金自点高兴离开,金仁也看出金自点想利用女色来打探中内情,他还劝仁祖像从前一样信任金自点,仁祖准备依计行事。文静按约定时间被金尚带人接走,韩玉提醒李馨益说法要注意分寸。文静做好入准备后金尚向金自点汇报,金自点想趁王上年轻时让文静能生下儿子,这样他才能如愿以偿。文静进后才知道仁祖去了李尚的住所,他故意在李尚那里喝酒,而文静坐在那里独守空房,她进初夜受到冷落让金自点没想到,金尚不知道如何来办,金自点猜出仁祖那样做只是想和他玩玩。仁祖升任金流为领相,崔鸣吉和沈封器分别为左右相,目的是挟制金自点。金自点清楚他的活路是让世子和仁祖之间发生裂痕,姜氏想通过做生意赚来的钱买回南街上的朝鲜奴隶,她心中有了很好的想法,世子也换上衣服准备亲自下田种地。多尔衮听说朝鲜王世子在种事并不担心,他派人看好他们究竟要干什么。文静要按中规定向张贵人请安,她心中不解。张贵人从李氏那里打听到文静的出身,她们把她当成笑柄,文静听到后开门进入向张贵人请安,她忍受着心中的不满,李氏听完她的话后气了一肚子气,文静初到就挫了对方的锐气,她认为被仁祖宠幸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仁祖决定去文静那里过夜,金尚得知消息后十常高兴,她急忙过去准备。文静在仁祖面前故意不正眼看他,她讲出心里的委屈,当她见到仁祖时没想到会那么年轻,这让他听后非常高兴。

第6集
金尚来到文静房中见仁祖在那里,仁祖按规定来到大殿里等候,他明白金自点的想法,文静认为金尚的到来打乱了计划,金尚让她先洗澡,之前要先搜身,文静不理解她们的做法,她接受了全身的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搜到。仁祖看出有人在窥视他的位置,也许正如金自点所说,他摸不透金流的想法,也不知道金尚弦是否会保护自己。  金尚在文静洗澡时命人去拿鹦鹉血,文静听雪竹说过鹦鹉血的作用,不是处女的女人没法进大,还好那些血保留在文静的胳膊上。仁祖被一些妄想折磨着,金仁看出他格外伤心。金尚提醒文静要留住王上的血脉,李倧到后命下人退下,文静清楚鹦鹉血凝固是因为洗热水澡的原因,她向金尚说明。李倧自认为丢尽了君王的威严,当他临幸文静的时候,文静从心底恶心,但当想起儿时被侮辱的情形,顿时狠下心来。韩玉成了正娘娘之母,金尚将好消息带给她,还捎去很多礼物,李馨益也高兴的不亦乐乎,在韩玉的建议下金尚答应推荐李馨益去中任医官。张贵人带人去探望文静,文静迎上去拜礼,还准备以后天天过去行礼,朴氏在一旁被嘲笑,李尚也是敢怒不敢言。金尚弦回到朝鲜让李倧非常高兴,朝鲜用国家的钱赎回一部分被当成奴隶的国人,虽然不多,主要是财政力量有限,被赎回的女人处境更是不堪,就算回到国土也无法得到欢迎,被称为还乡女的她们被蛮夷强占了身体。金自点准备想办法让王上知道世子在沈阳种田,这会上李倧更加伤心。李倧召集众臣商量对外政策,主战派与主和派争吵不休,当他知道世子在沈阳种田时十分生气,金自点知道朝廷里有清朝的间谍,李倧在朝堂上也是假装大怒。姜氏的做法让世子了王羞愧的无地自容,多尔衮明白要攻打明朝需要后方安然无恙,他认定世子李王具体成为朝鲜王的条件。姜氏怀疑朴黄送来的150两黄金,她想知道铁石的消息。昭显世子夫妇收获的粮食都以很高的价格卖出,主要是满族人以放牧为主,再加上和明国作战,朝鲜商人以沈阳为中心开始了贸易盛世,昭显世子和姜嫔努力买回朝鲜奴隶,要不就雇佣为农夫,要不就送去还乡,新的世界,展现在了王世子夫妇面前。李馨益在金自点身上用针,金自点想试验一下他的针法,如果可以就送他去内医院任职。金自点派人调查李馨益,李馨益施针后得意洋洋地离开。南赫在家中对文静十分思念,南母劝他以大业为重。文静在李倧面前叹气,他答应她会让她一辈子在身边侍奉,还承认她生下儿子后会当上中殿。内医院的大夫给文静诊断后发现她有喜了,她情不自禁地哭了出来,文静不敢相信会怀上王上的孩子,好像做梦一样,李倧一心想让她生儿子。

第7集
文静见到中殿娘娘的住所,她不懂中规矩想直接见李倧,无意之中在门口听到金流向李倧上书建议设立中殿娘娘,李倧准备在后之中选择,他没采取金流关于禁婚令的提案。文静径直来到李倧面前,她怀孕后感觉到心烦意乱,金仁插嘴时被指责,李倧以忙于政务为由进行推托,还劝她不要在意,李倧承诺她如果能生儿子就把中殿的位置让给她。崔鸣吉同意沈器远关于选中殿的看法,多尔衮宴请朝鲜世子,宴会结束后向他问起是否思念家乡,多尔衮想让他成为朝鲜王,可世子不想背叛父王,多尔衮答应等他想通后就放他回故乡。世子回府后非常生气,姜氏纵容他发泄情绪,他想尽快离开沈阳。姜氏劝世子寻找自己的道路,开创新的天地才是立足之本。朝鲜民心向着世子,儒生们联名逼李倧退位。金流想和金自点重新扶立新君,金自点相信世子不会背叛仁祖,金流是他痛恨的敌人。李馨益在韩玉的帮忙下翻墙进入别人家中被告发现,他偷走一把刀,惊醒众人后被暴打一顿,韩玉将找到的东西交给文静,那些都是生儿子的偏方,文静要想方高法生个儿子,然后入住中殿。李馨益为金自点扎针,金自点向他问起文静肚子里孩子的事情,李馨益吓得尿了一裤子,回去后韩玉也怀疑文静和南赫可能有关系。金自点计划先让金淑媛出手,他不能出于被动的位置。李馨益跟踪南赫至树林后在一旁偷偷看到他在训练兵马,多人都不是南赫的对手,李馨益有些害怕地离开,他还是被南赫发现,南赫将刀架在他脖子上,李馨益救他放过自己,南赫手下留情,李馨益将文静怀孕的事情讲出来,南赫认为那孩子一定是他的,他想见一下文静。文静听李馨益听南赫说起密林之事,李馨益说完后文静有些伤心,她打算亲自去见南赫让他断了念头,文静吩咐李馨益应该如何去做。南赫和文静都无法忘记那个夜晚,文静夜里出门后见到南赫,两人相拥而泣后再次偷情,金自点在府中鼓弄琴弦。文静离开后南赫被一群黑衣人围攻,南赫奋力反抗,他趁机跳墙逃走,但途中仍遇到不少杀手,虽然负伤,但还是全力搏杀。南赫被追至悬崖,他想到了文静曾说过的话,南赫没有放弃,文静出现在黑衣人的身后让他分神,当他看到文静的时候身中数刀并口吐鲜血被黑衣人踢入河水中,那些杀手正是金自点的手下。文静面临生产,韩玉过去帮忙,几番努力之后生下一名女婴,这让众人非常失望,金尚在外面猜出结果,文静不想见到这个孩子,还打算将她抛弃。

第8集
仁祖得知文静生了女儿后感到遗憾,他更清楚金自点也是没有如愿。文静看到生下的女儿就烦恼,韩玉在一旁照看,文静想到南赫被杀十分伤心。金仁提醒仁祖可以重用金自点,但仁祖还是无法信任他,金自点还没有权力。金尚向金自点建议还是抛弃那个孩子为好,金自点知道赵昌远之女要入,沈器远也在四处奔走,金自点还是希望文静能在赵昌远之女怀孕前之下儿子,他明白金淑媛不是就此罢休的女人。仁祖召集金流、左右相商量立中殿的想法,金流推荐赵昌远之女,她才15岁,仁祖听完一口答应下来。金自见面见文静劝她好好调养身体,仁祖准备年后迎娶中殿,文静准备不惜一切代价生下男婴,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金尚奉命来到赵昌远家中考查他的女儿,见面后赵昌远之女在流泪,想到离开父母让她舍不得,她还没做好出嫁的准备,只听说新郎是国王陛下。赵昌远清楚王妃的位置是如坐针毡,可她愿意前往。仁祖颁布诏令封赵昌远之发为中殿,另外命崔鸣吉代替金流的领政职务。赵昌远之女祈祷家祖崛起,还要替祖父伸冤,赵昌远在她离开前提醒中注意事项。文静生了女娃失了宠,赵昌远之发如期如,大家都明白后之中的争斗会永不停息。金自点和雪竹喝酒,他明白新中殿娘娘也会独守空房,还知道仁祖在贤淑女子面前会两腿发抖,他禁不住大笑起来,金自点相信能重新掌权,但要让文静先生下一个儿子,雪竹有生儿子的偏方。仁祖没有去和中殿娘娘圆房,他看出是金流在故意戏弄他,金仁向金尚说起仁祖不来的原因,赵昌远之女独守空房,仁祖在李尚那里呆了一晚。文静警告李尚说话注意分寸,李尚回去后非常生气,仁祖让她无法捉摸。文静在赵昌远之女面前诉说后的黑暗,还提醒她注意安全。文静故意用吓人的话惊吓中殿,姜嫔听说仁祖迎娶中殿之事有些生气,世子王知道此事,也明白他们是不会让自己出席,姜嫔找多尔衮沟通,多尔衮答应让她回去一趟,还赏赐一些礼物。文静劝仁祖不要让中殿娘娘独守空房,金仁在一旁也感觉她的话有些过份。金自点奉旨官复原职,他清楚姜嫔回来中会有一场暴风雨。杨内向仁祖禀报宾姜嫔行踪,她骑马而归让众人吃惊,老百姓在街上看到也是议论纷纷,她带回了一部分被买回的奴隶。

第9集
仁祖命人将所有大门都关上,没有命令不许打开,他认为姜嫔骑马是丑闻,还没脸见老百姓,姜嫔在街上被老百姓们拥戴,大家都很关心世子情况。姜嫔在大门前受阻,中殿劝仁祖理解姜嫔的心情,但被仁祖指责。姜嫔要见到儿子石铁之前不会动半步,金尚出门请她下马上轿,但姜嫔选择了步行而入,见到儿子石铁时让她高兴万分。李馨益对于姜嫔的归来感觉到高兴,仁祖对多尔衮在世子的做法上十分生气。文静请她母亲韩玉出去,她让李馨益找几家住在偏僻地方的健壮夫妻,这是她最后的机会,李馨益明白她的意思,为了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她还派人去除掉南赫的母亲。金自点派人关注儒生们的动向,他猜出金尚弦不久后会弄出事端,还命人紧盯李馨益,此时不李馨益只是想利用。当年仁烈王后信任姜石器才会让姜嫔当上世子夫人,文静向中殿解释起没给他尚封妾的原因。姜嫔再也不想和儿子石铁分开,她相信能等到儿子坐上王位的一天。中殿带着几位娘娘来到姜嫔住所,姜嫔奉她母亲之礼。金尚弦认为仁祖应该早些让位给世子,金流劝沈器远不要犯下谋逆大罪,要继续等待时机。姜嫔准备将石铁带回沈阳,她担心儿子未来没有保障,还准备想办法让清国出动来让世子继承王位,仁祖不赞成姜嫔带走世孙。金仁带人闯入姜嫔房中,他们强行将石铁从她手上抢走,姜嫔无可奈何。中殿知道后想干涉大殿之事,金尚劝她不要多管。金自点了解文静,通过这件事情会让仁祖更加相信清国想让世子做王上,金自点知道仁祖和他一样都是卑鄙的人。李馨益希望早些进内医院做事,他向文静说进医学上生儿子的秘方,文静要等姜嫔离开后想办法得到仁祖的种。中殿命人做了一套礼服给姜嫔带回沈阳穿,还拿出自己用的首饰送给她。李馨益找到几对夫妇给他们钱并说明目的,他将那些人的名字全部登记下来。金尚等仁祖休息后让众人退下,她将文静悄悄放入大殿,为了怀孕,文静潜入大殿强行和仁祖同房,仁祖醒来见她在身边有些惊讶,她开始在他面前施展所学的妓艺。

第10集
文静晚上偷偷跑到仁祖房间遭到其他娘娘的嫉妒,朴淑仪找中殿想让她处罚金淑元,中殿让她们不要多管,张贵人在一旁也不好插嘴,中殿明白她至少要等四到五年才能怀孕,目前只能隐忍,她要等待到仁祖来找她的那一天,在进前赵昌远曾再三交待。文静按雪竹之言躺在仁祖左边,雪竹相信她能生儿子。仁祖认为文静的愉愉到来是金自点忍受不住,当他得知中殿来时有些惊慌,中殿向他提议升任李尚为淑元,仁祖答应下来,中殿那样做也是在自保,等她出门后仁祖感到被戏弄。姜嫔回到沈阳,世子朝思暮想,她是坐轿而回。世子劝姜嫔忘记了边的事情,她猜想肯定有人陷害才使仁祖怀疑自己。中殿明白金淑元的做法,李淑元怀孕了,文静决定想办法杀掉李尚肚子里的孩子,她故意在别人面前也假装孕吐。朴淑仪建议找太医过来诊断,文静那样的表现是因为肚子疼,李淑元联系内医院为她诊断,文静也被太医院诊断,太医认为她的症状是消化不良,女将打听到的情况告诉张贵人、朴淑仪和李淑元。韩玉不明白文静为何要撒谎,文静认为她的病况不是消化不良,她一直有孕叶的反应。李馨益找渔民问起生育之事,还承诺给他们赏钱,他得知文静再次怀孕后非常高兴。文静担心再生下女儿,她找金自点商量 ,两人准备按计划进行。金自点听说仁祖经常在花园里走动,他去了江华小岛也是感慨万千,清国为攻打明国向朝鲜借兵,仁祖相信清国会赢,但金自点认为清国无法打败明国,还提议让仁祖和明国联手,不要顾及世子和风林太君的安危,金自点想要回兵权,金仁认为金自点的话有些过分,他准备让王上相信世子会帮着清国人出头,金自点想在得到兵权后扫清一切政治上的障碍。李淑元上楼梯时被文静踩到裙子,她险些摔倒。仁祖对金绍元和李淑元的怀孕感觉到高兴,他仍想要儿子,文静对于中殿的做法有些不满,她回去后忍不住发脾气。李馨益将砒霜交给文静,还建议她循序渐进对李淑元少量用药,这样可以让她死产。李馨益向她保证南赫母亲已死,文静这才放心。文静表面上改变对李淑元的态度,还假装关心她的情况,她假装示好让李淑元有些意外,文静将一盒子高级饼干送给她,还当面拿了一块吃起来,李淑元也拿了一块吃入肚里,这正中文静之计,那些饼干里早已被她下了少量的砒霜,李淑元被蒙在骨里,等她走后文静窃喜。李淑元无法忍受美食的诱惑,她回去后继续吃那些饼干。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收视率

top
集数 播出日期 AGB 收视率(全国)
1 2013/03/23 2.590%
2 2013/03/24 2.068%
3 2013/03/30 1.875%
4 2013/03/31 2.195%
5 2013/04/06 2.456%
6 2013/04/07 2.638%
7 2013/04/13 2.179%
8 2013/04/14 2.854%
9 2013/04/20 2.042%
10 2013/04/21 2.833%
11 2013/04/27 1.833%
12 2013/04/28 2.397%
13 2013/05/04 2.132%
14 2013/05/05 2.465%
15 2013/05/11 1.933%
16 2013/05/12 2.577%
17 2013/05/18 1.825%
18 2013/05/19 1.940%
19 2013/05/25 1.724%
20 2013/05/26 2.112%
21 2013/06/01 1.940%
22 2013/06/02 2.204%
23 2013/06/08 1.828%
24 2013/06/09 2.134%
25 2013/06/15 1.673%
26 2013/06/16 2.035%
27 2013/06/22 1.946%
28 2013/06/23 2.045%
29 2013/06/29 1.705%
30 2013/06/30 1.874%
31 2013/07/06 1.868%
32 2013/07/07 2.331%
33 2013/07/13 1.936%
34 2013/07/14 2.417%
35 2013/07/20 2.696%
36 2013/07/21 3.104%
37 2013/07/27 1.951%
38 2013/07/28 2.972%
39 2013/08/03 1.994%
40 2013/08/04 2.128%
41 2013/08/10 1.854%
42 2013/08/11 2.209%
43 2013/08/17 2.003%
44 2013/08/18 2.553%
45 2013/08/24 2.359%
46 2013/08/25 3.177%
47 2013/08/31 2.478%
48 2013/09/01 3.768%
49 2013/09/07 3.052%
50 2013/09/08 4.319%
平均 2.304%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原声音乐

top
曲目 曲名 歌手 发行日期
1 蝴蝶之梦 杨善美 2013.04.12
2 是梦吧 Beige
3 浅滩花 姜贤贞(Bubble Sisters)
4 花影 Winterplay 2013.06.17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