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祭/驱魔者

司祭/驱魔者

司祭/驱魔者简介

top
本剧描写 2018 年发生在南部天主教医院的超现实现象。《Priest》讲述了相信神的驱魔师和崇尚科学的医生合作,一起守护珍贵的生命。

司祭/驱魔者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司祭/驱魔者演员阵容

top
主要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郑柔美 咸恩皓 以冷静的判断和娴熟的技巧自豪的急诊医学科王牌。即使在手术室里可以不带一丝情感、如同机械般行动,但在手术室外却是直到最后一刻都对患者负责、充满人情味的医师。因为孩提时期某个和家人有关事件,让她从此不再相信神的存在,在不甚充裕的环境下,凭借想要救人的信念、拼了命努力后,终于成为一名医师,认为这个世界上只要努力没有办不到的事、也没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事。
延宇振 吴秀旻
司祭名:米迦勒
比起言语更在意行动,比起祈祷更重视实践!个性豁达、怀抱强烈责任感,是不被承认的驱魔团体 634 凤凰会所属的驱魔师。孩提时光在教堂度过,信任并追随如同父亲般存在的文神父,长大后进入了神学院,接受文神父的指导成为一名驱魔司祭。作为一名司祭,秀旻认为人生的答案就是天主,在任何邪恶的面前,充分展现他绝不退缩的魄力,得天独厚的才能、仿佛是为了成为驱魔师才诞生,虽然将驱魔视为自己的使命,但在结识咸恩皓之后,才察觉自己的人生里隐藏了很多的秘密
朴埇佑 文基善
司祭名:伯多禄 / 彼得
634 凤凰会的创团成员、也是吴秀旻的导师。从辅佐神父时期,就特别照顾秀旻。与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敢看一眼的黑暗和暴力的存在对抗,拥有超人般坚定的信念和责任感,是个慎重且深沈的人物。绝不轻易袒露内心的晦暗,即使处在绝望之中,也能以幽默来找回他的从容。
急诊医学科成员
演员 角色 介绍
张姬令 金宥利 急诊医学科第二年研究医师,出身医师世家的她,为了不辜负父母的期望,努力地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医师,虽然具备在各方面都毫不逊色的条件,但在被称为急诊医学科王牌的恩皓面前仍感到自卑。
姜京宪 车善英 无论什么时候都面带笑容的护理长,咸恩皓的室友,也是恩皓唯一能依赖的人。
张正渊 赵亨来 急诊医学科第四年住院医师,个性稳重温顺,和讨厌恩皓的后辈们不同,对恩皓十分友好。
张元亨 张元硕 急诊医学科第三年住院医师,对身为女性、又非急诊医学科出身,却被奉为急诊中心王牌的恩皓心怀不满、处处找她麻烦,进而引发了大大小小的事件。
朴贞媛 宋美笑 急诊医学科第二年住院医师,视恩皓为偶像,虽然实力平平、但始终努力不懈。
金广植 薛 贤 重视规则和名誉的急诊中心的中心长,在强者面前摇尾乞怜、在弱者面前耀武扬威,和恩皓是对立的关系。
李建明 李奇弘 重视规则、热衷于交际的外科科长。
驱魔团体 634 凤凰会成员
演员 角色 介绍
孙钟鹤 具道均 穷极一生忙于搜查、届退的热血刑警,因为和家人有关的某个事件,开始接触驱魔,而后成为不被承认的驱魔团体 634 凤凰会成员。利用刑警职权之便,获取附魔者的相关情报,负责警戒驱魔仪式现场,是令该团体不被曝光的重要人物。
吴妍雅 申美妍 运营相当于 634 凤凰会总部的画廊的老板。像是对待家人般照顾著 634 凤凰会的成员们,扮演从海外进口驱魔所需要的装备和圣物的角色。过去曾得到文神父的帮助,因此得以展开全新的人生。在那之后,便对文神父怀抱超过神职人员、更深的感情。
刘 备 郑容弼 具备天才般的驾驶实力、拥有紧急医疗救护资格的私人救护车司机。负责确认和维持附魔者在驱魔仪式前后的基本生命状态, 并在驱魔仪式结束后将附魔者送医,扮演 634 凤凰会中 119 的角色。以觉得很帅为理由,而想成为驱魔司祭的不着边际的老幺。
警方
演员 角色 介绍
车敏智 张景岚 揭露超现实事件的刑警。在她还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死了。个性活泼热情,是掌握事件线索的重要人物。
特别演出
演员 角色 介绍 出演集数
姜申哲   吴秀旻的父亲  
裴正花   吴秀旻的母亲  
全镇基 郑行瑞 前职神父暨驱魔师,因面对恶灵时处理不当,而导致自己误伤孩童。  
李英硕 郭基荣 司祭名:司提反 秘密运营的 634 凤凰会进行监督的管理者,也是负责和教皇厅联络与驱魔相关事项的人物。  
文 淑 李海民 颇富盛名的修女,虽然世人都称呼她为东方的圣女,但作为 634 凤凰会的创团成员的她,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驱魔师,也是文神父的导师。  
李东河 郑泰贤 精神健康医学科医师,恩皓的前辈。  
朴旻洙 金宇柱    
延济旭 徐载文    

司祭/驱魔者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1999年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一栋别墅里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屋外飞禽走兽慌不择路、四处逃窜。卧室里,一群医生极力压制拼命挣扎的女主人,幼小的吴秀民听到妈妈的惨叫声后冲进了房间,他惊恐地发现妈妈像是被恶魔附体一般嘶吼挣扎。男主人不想让儿子看到这一幕,把他拉出去命令他马上回自己的房间。他坚持认为妻子只是生病了。心急如焚的吴秀民冲到教堂请神父文起善帮助母亲驱魔。他和文起善冒雨赶回家却被父亲拦在了门外。吴秀民的父亲婉拒了文起善的请求,但文起善执意要求为夫人祈祷。两人推搡之际,吴秀民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挣脱了医生从窗户跳了下来。吴秀民的父亲颤巍巍地就要走上前去。妻子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从地上坐直起来,发出瘆人的吼叫声。突然,她脸上的邪气消散,恢复了神智。她跪坐在那凄苦地唤着儿子的名字,可下一刻,邪气慢慢布满了她的脸,她的头被一股诡异的力量生生折断。文起善不忍地遮住了吴秀民的眼睛。雨夜中,吴秀民的哭喊声久久无法消散。时光如梭,一辆开向南部天主教医院的救护车疾驰在熙熙攘攘的马路上。急救人员正在对一个被刺中腹部血流不止的孩子抢救。他的名字叫金宇朱,是前总统的孙子。教堂里,主教吩咐文起善在修女访韩之前解决掉恶灵的事,还嘱咐他驱魔一定不要轻举妄动。原来,文起善组织了一个非正式驱魔组织。而长大后的吴秀民也加入了这个组织,他成为一名驱魔师已经两年了。金宇朱被送到急症室后,医生金宥丽和含恩好立刻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急救措施,可金宇朱始终没有血压,生命垂危。含恩好当机立断不顾金宥丽的反对要进行紧急开腹手术。这含恩好是急诊科的王牌医生,不仅拥有冷静的判断力还有高超的医术。但遗憾的是,她终究没有挽回这个孩子性命。含恩好情绪低落地走出手术室,守候多时的金妈妈冲上来问孩子怎么样。含恩好正准备告诉她金宇朱的死讯。急症室的电灯忽然熄灭了。黑暗中,金宇朱身上的血珠诡异地浮在空中。护士惊讶叠答应他又有了心跳。与此同时,灯光骤亮。护士急忙喊来了含恩好,众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办公室里,科长批评含恩好不守规矩,给未成年人动手术居然没有先征得家长同意,迟早会连累整个急症室。含恩好对自己的决断豪不后悔。当时当刻,容不得丝毫的犹豫。院长收到金总统的谢意后,特意过来表扬了含恩好。科长便再也不敢说什么了。同事们纷纷赞美含恩好的医术。含恩好不骄不躁,一笑而过。她诧异地发现金宇朱居然这么快就从重症病房转入普通病房。此时,吴秀民和文起善打完拳击后一起去了小饭馆吃饭。吴秀民不服输,扬言下次一定会赢过文起善。文起善教育他不管是出拳、踢腿还是其他的事,都要慎重不要心急。吴秀民津津有味地吃着猪排饭,把他的话当耳旁风。文起善见状让他给自己吃一口猪排。吴秀民连连摇头,护住了食物。于是,文起善出其不意地叉走了一块猪放在嘴里,直夸好吃。吴秀民拿这个顽皮的大叔没有办法。这时,文起善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他神情一凛立即打开了饭馆的电视机。电视机里正在报道刺伤的金宇朱的凶手——青少年咨询师郑某。八年前他还是天主教的神父。而郑神父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就是非正式驱魔组织的成员,司祭名为伊纳修。文起善急匆匆地走了。吴秀民决定去南部天主教医院看看金宇朱。而此时担心金宇朱的含恩好查看完金宇朱的状态后,犹豫地问金妈妈金宇朱身上有很多旧伤,他是不是因为压力自残过。金妈妈却激动地打断她说宇朱只是有挠自己习惯,还警告她小心说话。含恩好只好尴尬地离开了。文起善神情凝重地去警察局见了郑神父,发现他神志不清,念叨着很久以前的事。文起善担心地问他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郑神父惊恐地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扒着栏杆颤抖着声音问文起善还记不记得那个被斩断双脚的孩子。郑神父越想越恐慌,他或是疯狂地尖叫着受害者24号来找自己了,或是跪下来祈求上帝救自己,或是回忆起被恶灵附身的金宇朱。最后,他冲上来扒着栏杆嘶吼着"恶魔"这两个字。

第2集
含恩好将金宇朱抱回医院后对他进行了急救,这才挽回了他的生命。吴秀民手足无措之下叫来了文起善,文起善责怪他擅自行动。吴秀民只是害怕恶灵逃跑,所以才这么做的。含恩好回到废弃房间惊讶地发现文起善也在,原来两个人算是旧识。她用报警威胁吴秀民告诉自己他刚刚到底在做什么。文起善平静地说他在为金宇朱驱魔。含恩好难以置信地离开了。吴秀民好奇文起善和含恩好的关系。文起善却避而不谈。含恩好下班回家后,坐在梳妆镜前看着脖子上被金宇朱咬的齿印,心事重重地叹了口气。第二天,文起善来到金宇朱的房间确认恶灵还在不在他的身上。可怕的是,恶灵依旧霸占着那个孩子的身体。他下定决心一定要亲自终结它。金妈妈担心地打电话告诉丈夫,宇朱的异常已经渐渐引起了别人的怀疑,自己该怎么办。可金爸爸一心扑在工作上、不以为意。金妈妈生气地挂断了电话。含恩好请精神科的泰贤医生去看一下金宇朱的状态,泰贤接触过金宇朱后发现了他的异常。除了比普通人更多的压力外,金宇朱整个价值观已经被畸形的家庭环境影响了。为了变得更好,对自己要求极其严格,只要想睡觉,就会挠伤自己。最让泰贤觉得担忧的是,金宇朱的身上有着一种无法解释的第三方存在。他的心里似乎存在着另一个自我。那个自我是邪恶的,充满负能量的。含恩好知道后,心中更加忧虑。与此同时,新闻里报道了郑神父自杀的消息。晚上,金妈妈守在金宇朱的床上,她对儿子充满了愧疚,自己一直在逼迫他前进。金宇朱冷冷地揭穿道她为了让他发音标准,曾经剪了他的舌头。然后金宇朱大声地用英语背诗,唱歌。金妈妈一下子毛骨悚然起来,捂着耳朵蹲在地上。这不是她的宇朱!主教告诉文起善管制组同意了驱魔,一切照旧进行,文起善如释重负。吴秀民把金妈妈带过来,给她看了为金宇朱驱魔的视频。文起善请求她一定要同意驱魔。附在金宇朱身体里的恶灵已经害死了郑神父,金宇朱的性命危在旦夕。金妈妈痛哭流涕。其实她早就发现了金宇朱的异常,所以才把他送到郑神父那,没想到造成了这样的恶果,她不相信郑神父会伤害自己的孩子。金妈妈求文起善一定要帮帮宇朱,文起善谢谢她那么相信郑神父。科长告诉含恩好金宇朱要转院的事,还让她亲自送金宇朱转院。含恩好很是惊讶。而文起善、吴秀民伪装成急救人员,郑容必伪装成救护车司机在金妈妈的默许下将金宇朱带走了。一上车,他们就集中注意力祈祷起来。宋美笑和含恩好走出医院却诧异地发现救护车已经走了。宋美笑连忙打电话给吴秀民问他们在哪。吴秀民敷衍地说现在救护车没法掉头,在医院直接见。含恩好分析了一下,一个转弯开着车向他们的方向疾驰而去。果然,没过多久就看到了救护车,她们却诧异地发现救护车并不是往医院的方向来开。含恩好意识到一定是神父在捣鬼。两辆车一前一后在马路上追逐起来,郑容必一脸兴奋地将油门踩到底。快要退休的警察具道俊看到含恩好的私家车开的那么快,于是放上警铃追上去让他们停车。含恩好将计就计,引着警察追救护车。她远远地看到救护车拐弯,可等自己开着车过去时救护车不见了。两辆车一前一后在马路上追逐起来,郑容必一脸兴奋地将油门踩到底。快要退休的警察具道俊看到含恩好的私家车开的那么快,于是放上警铃追上去让他们停车。含恩好将计就计,引着警察追救护车。她远远地看到救护车拐弯,可等自己开着车过去时救护车不见了。文起善他们将金宇朱带到秘密基地准备开始驱魔仪式。与此同时,含恩好不顾具道俊的盘问冲进了一个会所寻找金宇朱。会所代表,同时也是634秘密基地代表的申美妍拦住她否认这里进过陌生人。含恩好坚持看到吴秀民他们进了这里,申美妍无奈之下同意带他们四处查看房间。

第3集
1995年,9岁的含恩好在同一天同一时间眼睁睁地看着爸爸妈妈死去。因此她不相信上帝,不相信神灵。她只相信救死扶伤的医生。这也是她后来成为医生的原因。她要靠一己之力挽救人们的生命。文起善将郑神父家里的诡异图案拍下来拿给主教看。他觉得郑神父的死绝不是简单的附魔者事故。南部天主教医院,吴秀民决定去找宋美笑,因为她是最后亲密接触金宇朱的人。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却发现宋美笑正掐着含恩好的脖子。于是,吴秀民立刻冲上去用圣带盖住她的脸,宋美笑这才安静下来。然后,他叫来了文起善。文起善见含恩好一时间还无法接受恶灵这件事,于是带着吴秀民去外面等她想明白。吴秀民很不愿意错过这次驱魔的机会。含恩好思绪烦乱地看着宋美笑,她真的是附魔者吗?第二天早上,宋美笑清醒过来,含恩好立刻带她去了精神科。泰贤说她只是得了职业怠倦综合征,不用担心。宋美笑这才松了口气,含恩好心依旧忐忑。吴秀民用钱收买一个孩子把圣水倒在宋美笑的身上,奇怪的是她并没有任何附魔反应。于是,文起善决定去找找有没有相关的资料,让吴秀民盯着宋美笑和含恩好。吴秀民一直偷偷观察着宋美笑和含恩好,他发现含恩好居然用不到二十分钟就完成了本需要两个小时的手术,自己对她第一次有了新的认识。会馆里,申美妍游刃有余地应酬讨好着夫人们,这样才能请她们回家给丈夫吹吹枕边风,好把自己被扣在海关的货物顺放入关。而文起善在密室里翻阅资料,试图搞清楚为什么宋美笑对圣水没反应。此时,泰贤惊讶地发现金宇朱和宋美笑的大脑CT图都隐约显现着一张恶魔之脸。申美妍终于拿到了货,箱子里装的是一个精美的十字架。她见文起善在认真地翻阅资料,于是默默地把十字架放在了圣经上。文起善听到一段录音,发现恶灵也可以通过进入人的无意识折磨他,控制他。与此同时,含恩好也发现了金宇朱CT图的异样。同时,她收到了文起善的警示短信,绝对不能让宋美笑睡着。此时,宋美笑刚要睡着就被张医生拍醒了,她立刻惶恐地站起来。含恩好走过来替她解围,还邀请她一起去喝杯咖啡。她不放心宋美笑,决定晚上和她一起加班。宋美笑疲惫地说因为张医生昨晚替自己值班了,所以今天要还他人情。凌晨还得和宥丽医生换班。含恩好让她等一会,然后去外面给金宥丽打电话主动要求今天替她值班。当含恩好回到休息室时,发现宋美笑站在窗前嘴里念念有词。含恩好试探地叫了她一声。宋美笑转过身,脸上阴气沉沉,拿着剪刀向含恩好冲过去。千钧一发之刻,吴秀民握住了宋美笑的手。与此同时,申美妍给具道俊打电话让他去医院看一下,那里有附魔者。具道俊欣然答应。吴秀民三人将宋美笑带到了一个废弃房间。文起善说现在恶灵潜伏在宋美笑的无意识里。自己会负责催眠,让吴秀民进入宋美笑的无意识里。含恩好提出异议,就算宋美笑是附魔者,可是要进入人的脑子,难道不该先经过当事人的同意吗?吴秀民解释道在一个人变成附魔者的一瞬间,她就自己在迈向死亡了。恶魔会从灵深处一点点抹杀掉附魔者的生存意识。含恩好讽刺道说的好像他经历过一样。吴秀民假装平静地说自己的妈妈就是附魔者。含恩好自知失言,同意了驱魔,不过她必须亲眼看着他们完成驱魔仪式。此时,金宥丽发现含恩好和宋美笑不知所踪,含恩好还不接自己的电话。于是,她担心地通过监控找她们,但是监控视频在她们出医院后就没了。原来是郑容必黑了医院的监控。催眠前,文起善嘱咐吴秀民进入宋医生的无意识后,不要轻举妄动。因为那是恶魔打造的世界,也是恶魔操控的世界。稍有不慎,那个世界的人就会攻击他。吴秀民问如果自己驱魔成功,该如何从宋美笑的无意识里逃出来。文起善含糊地说他必须找到宋美笑的自我。此时,金宥丽正一步步走近他们。

第4集
吴秀民最终没有握住妈妈的手,因为他很清楚这不是现实。他将母亲绑好试图和宋美笑一起把她带去教堂,但是却父亲发现了。吴秀民急忙拉着宋美笑逃到车库,可还没等他发动车子,父亲拿着枪指着他的头冷冷地问他是谁。吴秀民镇定地说自己是天主之子,然后一把将枪头推开,避开了子弹。两人一番搏斗下,吴秀民生生被父亲打了一枪。他倒在地上,闭眼前只看到一张自己去委内瑞拉的机票。吴秀民和宋美笑两个人同时从梦中惊醒。与此同时,金宥丽不顾具道俊的阻拦拉着门把手,大声问里面有没有人。文起善急忙捂住了吴秀民的嘴,不让他发出一丝声音,同时,含恩好也抱紧了宋美笑。金宥丽仔细听了很久,疑惑里面怎么没了动静。这时,护士打电话让她赶紧去医院。金宥丽这才匆匆离开,具道俊松了口气。金宥丽走后,吴秀民向文起善详细地报告了在无意识中发生的事,宋美笑一时无法接受自己被恶魔附身的事。文起善平静地说恶魔已经知道他们在抓他的事,所以它一定会离开宋美笑的身体找新的宿主。因此,下一次是他们驱魔的最后一次机会。宋美笑疑惑道恶魔离开自己不是很好么。吴秀民心有不忍,只能隐晦地说恶魔不会轻易离开她的身体。含恩好扶着宋美笑回医院应付了金宥丽的炮火后,她担心地看着宋美笑强颜欢笑。文起善回到家后立刻找出吴秀民的资料翻阅起来。与此同时,吴秀民请具道俊帮忙查一下自己有没有去过委内瑞拉。具道俊借口很忙匆匆挂了电话。吴秀民一头雾水。他来到医院,正好碰见了焦急的含恩好。这才得知宋美笑消失的事。两个人一起来到宋美笑的家门口,可不论含恩好怎么敲门都没有回应。另一边,申美妍发现文起善对这次的恶灵尤为紧张,却对此有所隐瞒。但是自己会等他坦白一切。此时,吴秀民找来了郑容必打开了宋美笑的家门。他和含恩好发现宋美笑的家里一团乱。吴秀民不禁感叹看上去乐观的人,总是这样的。含恩好在宋美笑的桌上发现了许多安眠药,心里既心疼又生气。宋美笑这个傻瓜,如果觉得累就说出来啊,何必闷在心里。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打电话问同事宋美笑有没有用医院的卡结了开会资料支持费。同事查了一下说宋美笑刚刚结完账。但含恩好问他宋美笑结账地点在哪。同事为难地说自己也不知道,应该问警察吧。含恩好很是失望,一旁的吴秀民立刻打电话给具道俊请他帮忙。含恩好一脸惊讶。两个人按照具道俊给的地址在旅馆找到了宋美笑。宋美笑的状态极差,不仅咳血掉牙,还大量地掉头发。她害怕无助极了。吴秀民见状立刻带她去会所准备举行驱魔仪式。含恩好经过上次的事坚决要求去医院举行仪式。因为万一出了什么事,自己还可以及时救他们。吴秀民无奈同意了。一行人悄悄来到人迹罕至的水疗室。具道俊假装病人守在门口。宋美笑的状态越来越糟,可郑容必在这种关键时刻居然忘了带圣水。他自责地就要跑回宿舍拿。这时,申美妍宛如救世主般及时出现送来了圣水。她没好气地责怪郑容必粗心。警察局里,一直关心郑神父案子的张警官发现具道俊桌子上留下的写着宋美笑所在地址的便签。她二丈摸不着头脑。医院里,文起善告诉了大家自己的计划。首先,他会通过催眠和暗示使吴秀民和宋美笑去神学学校。因为在那里恶魔会受到一定的压制,毕竟神学学校到处都是十字架和圣像。然后,吴秀民进入宋美笑无意识后,要先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同时,为了防止吴秀民自己醒不过来。文起善会用两声铃声作为醒来的提示。驱魔仪式正式开始,吴秀民成功进入了宋美笑的无意识。两个人分别在教堂门口和神学学校门口醒来。宋美笑本想直接去教堂找吴秀民,却被还是大一新生的金宥丽拦住,请她帮忙抬东西。宋美笑见到这样的金宥丽感觉很是新奇,心甘情愿地帮助了她。然后愉悦地跑去教堂,正好和吴秀民碰头了。吴秀民连忙把她拉进忏悔室,嘱咐她在自己回来之前千万不要给任何人开门。宋美笑连连点头。吴秀民在神学学校四处洒圣水,却始终没有发现恶魔的踪迹。反而被还是老师的文起善抓住,让他赶紧去体检。吴秀民跑去体检处,意外地发现体检医生居然是宋美笑。他不动神色地在大拇指上抹上圣膏油,然后在宋美笑的手腕上划了一个十字。宋美笑露出了真面目,她果然是恶灵。两个人一番搏斗下,吴秀民努力摸出圣水一股脑都浇在了宋美笑身上,宋美笑发出尖锐的叫声然后化成了一团黑烟。吴秀民死里逃生,刚舒了一口气,突然想起真正的宋美笑会有危险。于是,他急忙向教堂奔去。此时,忏悔室的地上突然冒出来很多虫子,宋美笑惊恐地尖叫着,虫子渐渐从她的嘴里冒出来。赶到教堂的吴秀民拼命拍打着忏悔室的门,心急地发现里面的宋美笑渐渐没了声音。突然画面一转,吴秀民一下子来到了一个白到刺眼的房间。而含恩好穿着婚纱站在镜子前温柔地问他自己穿这件婚纱好不好看。现实里,吴秀民整个人向后仰去,癫痫发作一般抽动着。含恩好着急地说如果五分钟内不叫醒他,就会导致心脏麻痹。文起善连忙摇了两下铃,可吴秀民毫无反应。

第5集
徐在文是南部天主教医院的助理护士,他心中一直有个成为医生的梦想。除此之外,他也是虔诚的教徒。一天,在他上班的路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受害者躺在地上不能呼吸。徐在文迅速判断他是因为气胸无法呼吸,于是利用酒精消毒,将吸管插在了受害者的胸口,最终成功挽救了他的性命。为了不引人注意,徐在文悄悄离开了。清晨,吴秀民和文起善一起做祷告,可他一想起含恩好,心中就一片混乱。文起善让他不要有杂念。头一次见人把祷告词说成驱魔祈祷的。吴秀民为了摆脱烦恼,主动提出和他打拳击。可惜,自己虽然有进步但还是惨败了。文起善试探地问吴秀民有没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吴秀民避而不答,反而问他最近举止奇怪,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文起善轻飘飘地甩下一句自己以前是拳击手就离开了。吴秀民气得要死。医院里,宋美笑正式向大家辞别,含恩好送她上车。两人告别后,泰贤医生走过来和含恩好聊起来,两个人有说有笑。路过的吴秀民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不欲多想。此时,宋护士拉过徐在文质问他为什么不经允许就给病人打无痛针。要知道助理护士做医疗行为是违法的。如果被护士长发现,他们两都得完蛋。徐在文低着头只顾道歉。含恩好看到这一幕,安慰了他一番。徐在文为患者考虑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在医院这样重视原则的地方最好不要做这样的事。徐在文很是感动,说下次一定要请含恩好吃饭。含恩好一笑了之,离开了。宋护士命令徐在文去清理水疗室的地板,因为有人投诉地板很脏。徐在文顺从地答应了。他来到水疗室远远看见水面上浮着一个人,吓得飞魄散。他跑过去一看,发现只是一件白大褂。虚惊一场的徐在文捞起了白大褂,却惊讶地发现白大褂胸前口袋上绣着"外科专业医生徐在文"这几个字。他鬼使神差地穿上白大褂对着水面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徐在文将白大褂穿在护士服里面,心情愉悦地吹着口哨离开了水疗室。急救室,含恩好将肝癌患者交给实习生后就去治疗急救病人了。然后,实习生招呼徐在文把病人送去拍X光片。电梯里,病人疼的实在受不了叫徐在文医生,让他一定救救自己。另一边,含恩好突然发现肝癌患者不是癌性痛症,而是急性心肌梗塞,她连忙打电话给急救室却发现病人并不在那。心脏内科反而打来了电话。含恩好和金宥丽赶过去看到了徐在文,他说病人正在做手术。金宥丽厌恶徐在文自作主张,不听医嘱。徐在文骗她们说是有个医生让自己把患者送到心脏科的,金宥丽生气极了。他怎么可以随便相信别人的话。这时,主刀医生走出来没好气地责备急救科失职,徐在文又不小心将药瓶摔在了金宥丽的脚下。金宥丽更加生气,心里愈发讨厌徐在文,拉着含恩好就离开了。徐在文跪在地上捡碎片,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可以让碎片浮在手上。具道俊和张警官一起去抓偷拍狂。张警官义愤填膺地将偷拍狂痛打一顿,她为那些被偷拍的人感到愤怒。具道俊苦口婆心地教育她,警察不是代替受害者报仇的职业,不能总以受害者的心情去抓犯人,而且更不能充当正义的使者,去打犯人。张警官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医院里,徐在文在手机上查阅着有关念力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可能有超能力。宋护士把他拉到楼梯间说因为他没经过负责的允许就将病人送去了手术室,所以他被解雇了。徐在文跪下来抱着求宋护士的腿求她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宋护士踢开他,不耐烦地说这次是医生的投诉,木已成舟改不了了,让他换家医院工作。徐在文坐在地上默默地说不在这里就不行。他的脸上瞬间充满了邪气,一双眼睛变成了全白。被附身的徐在文用意念控制轮椅在停车场撞倒了宋护士。宋护士不仅腿断了,还精神异常地嚷嚷着轮椅袭击了自己。含恩好觉得有些异常,她亲自去保安室看了监控,然后给文起善打了电话。警局里,张警官拿着便签质问具道俊为什么要去南部天主教医院对面的旅馆。具道俊让她不要插手自己的私事,还让她把资料整理了就离开了。张警官怨念无比,每次都是自己替他收拾。徐在文清醒后意识到自己做的事,倍感愧疚,他觉得自己走到哪都在被人指指点点。于是,他想要把那件白大褂脱下来做回从前的自己,却怎么也脱不下来。徐在文惶恐地对着十字架忏悔赎罪,可是他突然感觉自己被控制了,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十字架焚成灰烬。文起善一行人看着含恩好发来的监控。文起善若有所思地说这是捣蛋鬼。申美妍和具道俊不是很明白。吴秀民解释道这是恶灵和附魔者对什么有深重执念才会发生的症状。现在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找到附魔者。文起善决定用赶兔子的方式抓附魔者。比起关注医院内患者的移动路线,更要关注职员们主要经过的路线。他们只需要在每隔五米处洒上处理过的盐,对盐抗拒的附魔者活动范围就会越来越小。众人准备就绪,正式出发。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司祭/驱魔者收视率

top
集数 播出日期 AGB收视率
韩国(全国) 首尔(首都圈)
1 2018/11/24 1.862% 2.237%
2 2018/11/25 2.487% 3.220%
3 2018/12/01 2.019% 2.178%
4 2018/12/02 2.411% 3.046%
5 2018/12/08 1.889% 2.308%
6 2018/12/09 2.278% 3.011%
7 2018/12/15 1.726% 1.927%
8 2018/12/16 2.003% 2.619%
9 2018/12/22 1.416% 2.038%
10 2018/12/23 1.902% 2.479%
11 2019/01/05 1.362% 1.654%
12 2019/01/06 1.876% 2.754%
13 2019/01/12 1.637% 2.270%
14 2019/01/13 2.244% 3.085%
15 2019/01/19 1.413% 1.633%
16 2019/01/20 2.072% 2.697%
平均收视率 1.912% 2.447%

司祭/驱魔者原声音乐

top

Part. 1(发行日期:2018 年 12 月 15 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Wake Me NieN  
2. Wake Me (Inst.) NieN  
 

Part. 2(发行日期:2018 年 12 月 29 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Light Me 李艺浚  
2. Light Me (Inst.) 李艺浚

主演相关韩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