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捉迷藏

捉迷藏剧集

错误报告

捉迷藏简介

top
讲述韩国业界第一的化妆品企业的女继承人和不得不代替她生活的另一个女人的命运,以及围绕着他们的欲望和秘密,4个男女交错的命运和爱情故事。

捉迷藏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捉迷藏演员阵容

top
主要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李幼梨
(童年:赵艺莲)
闵彩琳 太平洋化妆品公司专务。在外面总是能看见她开朗和聪明的性格,但在家中却被奶奶海琴极度憎恨。童年时于孤儿院长大,当集团的孙女秀雅被诱拐失踪后,她在安排下取代了秀雅的位置而代替她生活。虽然她尽心尽力地为公司工作,但依然被奶奶不当作人看待,更将她嫁给在尚作公司利益交换。因此,遭受折磨的彩琳决定向伤害她的人复仇。
宋昶仪
(童年:崔胜勋)
车恩赫/赵成敏 太山集团随行秘书,必斗的亲生儿子。他负责替会长和在尚解决问题,妍珠的男朋友。自小在妈妈抛弃儿子及爸爸沉迷赌博的环境下长大,但依然拥有一颗正直的心。他在公司里保持低调的同时,背后却收集著集团的秘密
严贤璟
(童年:申邻雅)
河妍珠/
闵秀雅
太平洋化妆品公司访问销售办事处员工,优秀的工作态度令她成为办事处里的最佳员工。自童年起已经对化妆品很有兴趣,故在成年后一边在公司工作,另一边在闲暇时开发化妆品,以能干的彩琳为榜样。虽然出身基层,但由于作为长女的关系,她肩负起照顾妹妹的责任而努力工作。
海兰的女儿,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继承人。在童年时被必斗拐走,自此失去踪影,其人生被彩琳所取代。
金永敏 文在尚 太山集团的继承人,平日经常饮酒作乐,亦经常与女人乱搞关系。他对于公司的事务一点也不上心,但隐瞒着父亲设立了秘密资金。
彩琳周边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赵美玲 朴海兰 彩琳的养母,海琴的独生女。表面上看似优雅,但因年轻时失去女儿秀雅而精神崩溃,在20年间仍未能忘记女儿被诱拐的记忆
郑惠先 罗海琴 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创办人兼首任社长,海兰的妈妈。她凭借强烈的自我意识及不妥协的目标意识,令公司发展成为韩国顶级化妆品品牌。在20年前孙女秀雅被诱拐后逼不得已将从孤儿院领养的彩琳继承血脉,对她非常憎恨。
李锺原 闵俊植 彩琳的养父,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现任社长。在年轻时与海兰结婚后,由原本只是一个平凡公司职员成为公司的领导层。虽然彩琳并非由他亲生,但也非常疼爱她。
尹多景 金室长 在海琴家担任了30年管家,一个只要别人愿意付钱就会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的忠诚仆人。她的忠诚令极度不信任别人的海琴也将紧急情况交给她处理,但是在家中目睹彩琳被欺压的情况下,她总在暗中帮助彩琳。
妍珠周边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徐珠熙 都贤淑 妍珠、琴珠和东珠的妈妈,经营著一家餐厅,经常为身边事物抱不平而出头阻止的大婶。
金惠智 河琴珠 妍珠的妹妹,在妈妈的餐厅帮忙。自童年起患有心脏病,需要长期服药。
崔熙珍 河东珠 贤淑的幼女,一个不懂事的女孩,经常在家引起麻烦,梦想进入演艺圈。
其他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尹朱尚 文太山 在尚的爸爸,韩国财阀太山集团的会长。表面上看似很随和和风趣,但内里则老谋深算,当任何人被他盯上时便不能逃脱。
安普贤 白道勋 兼任太平洋化妆品公司法务部的律师,爸爸是跟随俊植做事的人。因童年时与秀雅捉迷藏令她被必斗捉走而一直感到内疚,因此到了外国长大,直至自己能面对事实后才回国担任律师。
李龙女 崔菩萨 精通巫术的菩萨,为深信巫术的海琴下了不少决定。在20年前施降将秀雅的厄运转到彩琳身上,令两人的命运交缠起来。
特别出演
演员 角色 介绍 出演集数
李原种 赵必斗 20年前曾诱拐秀雅。病态赌徒,当他希望透过赌博赢钱改善生活时却输掉一切,故拐带富有人家的女儿来换取赎金,但事败被捕,同时秀雅亦失踪。 全剧
李正燮   彩琳在太山安排下,到松柳斋里教授她厨艺的导师。 5、13、17

捉迷藏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1998年的夏天,一个女人领着一个穿着土气的瘦小女孩来到一座豪华的别墅。别墅前的花园里,身着统一服装的仆人们井然有序地忙碌着。小女孩似乎是第一次来到这么美丽的地方,她好奇地环顾四周,一时停住了脚步。走在前方的女人转过身来冷漠又严厉地看了她一眼,小女孩不知所措地追上了女人。这个女人是金室长,不仅是这里的管家也是女主人罗海琴的忠实公仆。而这个小女孩叫闵彩琳,被这户有钱人家从孤儿院领养。此时满心欢喜的闵彩琳怎么会意识到自己正在陷入一个可怕的黑暗世界。刚进入别墅的闵彩琳就被面无表情的金室长关进了黑暗的地下室里。幼小的闵彩琳害怕极了,她拼命地捶着门,大声地呼喊着。可是地下室外面始终静悄悄的,无人回应。精疲力尽的闵彩琳逐渐被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吸引了注意力。在她专心观察罐子的时候,门打开了。冷漠的金室长捧着一套衣服命令闵彩琳换上。换上白色公主裙和粉色小皮鞋的闵彩琳被带到了一个昏暗的房间。床上躺着一个虚弱的女孩,她的名字叫闵秀雅,而床旁坐着的两个女人中一脸担忧的老人是闵秀雅的外婆罗海琴。罗海琴是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创始人。而另一个女人则是巫师。原来,闵秀雅的身体非常虚弱并且随时可能会夭折。罗海琴极其疼爱闵秀雅而且闵秀雅是太平洋化妆品公司未来唯一的继承人,因此心急如焚的罗海琴听从了巫师的建议,为秀雅找一个代命的代替者,以求秀雅一辈子平安健康。而这个代替者就是闵彩琳。巫师会通过仪式将本该在闵秀雅身上发生的一切灾祸转移到闵彩琳身上。此时,被领进房的闵彩琳还一脸懵懂,天真的她还不知道自己被领养的真正原因。她安静地躺在另一张床上,一根红线牵着她和虚弱的秀雅。佯装睡着的她听到了罗海琴和巫师的对话,知道了真相。她轻轻撩开两张床之间的帘子,默默注视着闵秀雅。年幼无知的她可能还不太明白什么是以命换命,但她知道这个女孩被亲人深深爱着。这些爱她还从未体会过。时光飞逝,转眼来到了2018年。闵彩琳在繁华的市区马路边卖力地向来往的行人推销着自己和同事们一起研发的一款黄金迷你气垫。28岁的闵彩琳美丽动人,妆容精致,举手投足间露出了成熟的女人味。现在她作为专务理事代表太平洋化妆品公司参加美妆联谊会。闵彩琳推出的这款迷你气垫受到了广大女性的青睐,最终赢得了美妆联谊会的大奖。作为获奖者她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采访中她谈笑风生,举止从容,不仅感谢了自己的奶奶罗海琴,还坦言目前工作第一,还没有结婚的想法,更愿意自由恋爱,不讲究门当户对。别墅里,在电视机前看采访直播的罗海琴,怨恨又恶毒地看着闵彩琳笑意盈盈的脸。尤其是在她真挚地表达对自己的感谢时,罗海琴厌恶地咒骂闵彩琳是个不祥的东西。大街上,太平洋化妆品公司销售部员工河妍珠一脸羡慕地看着电视里的光彩照人的闵彩琳,感叹如果自己是个男人,一定娶闵彩琳。还没来得及幻想多久,河妍珠就被催着去工作了。此时,别墅里传来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罗海琴连忙和室长去楼上查看。只见披头散发的秀雅妈朴海兰正疯狂地砸着房间里的东西。电视机里正在回放一条新闻。原来,20年前,闵秀雅被赵弼斗诱拐失踪。朴海兰再也承受不了伤疤被揭开的痛苦躲到厕所里哀嚎。时光追溯到20年前赵弼斗被抓的那个雨夜,记者们围着诱拐犯不停地提问着,闪光灯刺眼地闪烁着。不胜其烦的赵弼斗对着镜头邪恶地说自己把那个丫头抓来吃了。然后发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声。朴海兰冲上来抓着赵弼斗求他告诉自己的女儿在哪。赵弼斗留下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他说:"你的女儿被那个女的带走了。"失去理智的朴海兰满脑子都是女儿再也回不来的绝望,悲痛交加,当场就晕倒了。时间回到现在,闵彩琳正在参加庆功宴。她和同事们愉快地交谈着。整个大厅其乐融融。这时,闵彩琳接到了金室长打来的电话,笑容渐渐消失。她赶紧换了和小时候一样的白裙和粉色的皮鞋,戴上假发打扮成秀雅的样子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朴海兰已经稍稍平静下来,思念女儿过度的她把闵彩琳当成了闵秀雅,让她唱小时候教给她的歌。闵彩琳心疼地看着朴海兰。回忆起小时候自己躲在树后看着朴海兰和闵秀雅亲密地坐在秋千上唱歌。这个时候,孤单的自己会忍不住跟着他们一起唱。而现在闵秀雅不在了,自己就是妈妈的"亲生女儿"。朴海兰在歌声中渐渐睡去。

第2集
夜晚,车恩赫和河妍珠从外面买了饭菜带回家和家人一起吃饭。河妍珠其实还有两个妹妹。二妹妹叫河金珠,心地善良,常常在店里帮妈妈工作。而三妹妹叫河东珠,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女孩,也总是嫉妒都贤淑对大姐那么好。吃饭的时候,妍珠的妈妈都贤淑不停地夸奖女儿懂事孝顺。河妍珠一边说妈妈多吃点一边却把菜夹给了旁边的车恩赫。河东珠立刻不满地责备姐姐。河妍珠撒娇地对都贤淑道歉。都贤淑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催促车恩赫尽快把拖了很久的婚礼办了。车恩赫欲言又止,似乎并不想办婚礼的样子。饭后,河妍珠兴致勃勃地问车恩赫想不想办婚礼,车恩赫心里其实并不想办婚礼。河妍珠很失望,两个人险些闹了不愉快,好在车恩赫妥协了,河妍珠高兴地亲了他一口,暗示他最近婚前怀孕是趋势。车恩赫却认真地说自己没有资格当父母。因为他从小就在父亲的虐待下长大,也很清楚没有资格当父亲的人是怎么毁掉孩子的一生的。河妍珠觉得他在说胡话,心急地拉着他钻进了被窝。公司里,社长闵俊植向律师白道勋夸奖闵彩琳优秀的能力。闵俊植不仅是太平洋化妆品公司的社长,还是闵彩琳的养父,闵秀雅的亲生父亲。而白道勋不仅是公司的法律顾问,还是闵俊植好朋友的儿子。闵俊植时常想如果不是秀雅那件事的发生,他和白道勋就会是丈人和女婿的关系了。白道勋从闵俊植的办公室出来后正好遇到了闵彩琳。他恭贺了闵彩琳一番,又口中带刺地说闵俊植和闵彩琳就像亲生父女一样。闵彩琳一脸尴尬和受伤。她不明白为什么白道勋每次都强调她和闵俊植不是亲生父女这件事,总是将对秀雅的那份自责强加到自己的身上,仿佛是自己抢走了秀雅的父亲一样。两人不欢而散。时光回到闵秀雅失踪前,那个时候白道勋和闵秀雅是要好的玩伴。这天,秀雅拉着道勋非要玩捉迷藏,道勋显然拿可爱的秀雅没办法。他一脸无奈地将秀雅头发上的蝴蝶发夹夹好就背过身开始数数了。专心数数的道勋并不知道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秀雅,这个游戏也会成为他心中最大的梦魇。道勋再也没有找到秀雅,失踪的秀雅只留下了落在树后的蝴蝶发夹。监狱里,白道勋要求探视诱拐秀雅的犯人赵弼斗。赵弼斗又一次拒绝会面。这么多年,白道勋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闵秀雅,而寻找闵秀雅的关键性人物就是赵弼斗。赵弼斗一次次拒绝他的请求,他也没有放弃过放弃,仿佛在为自己赎罪一般。牢房里的赵弼斗翻出了20年前的报纸,上面赫然写着闵秀雅被拐的新闻。原来当年赵弼斗阴差阳错下弄丢了闵秀雅。20年了,闵秀雅也该到了嫁人的年纪。赵弼斗发誓如果找到了她,一定会把闵秀雅同自己被监禁了20年的岁月一同咬碎。寺庙里,罗海琴和朴海兰一同为失踪多年的闵秀雅祈福。等红灯的时候,思念女儿过度的朴海兰透过车窗将别人的孩子看成了秀雅。她激动地让司机靠边停车,眼见小女孩走远了,她管不顾地下车追去。出现幻觉的朴海兰一把抱住了小女孩喜极而泣。不远处小女孩的妈妈冲过来要抱走自己的女儿,朴海兰以为又有人要抢走自己的女儿,抱着小女孩就逃出了人群。和女儿逛街的都贤淑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她奋力追上朴海兰把孩子抢了回来,失去理智的朴海兰哭着让都贤淑把秀雅还给自己。此时,闵俊植和闵彩琳父女两正研究项目书。秘书惊慌失措的冲进来,原来永在化学的崔社长停止了对太平洋化妆品百货公司的原料供应。闵俊植大惊失色。。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仅剩的原料也只够公司撑过去一半订单。此时,文泰山带领一群人参观仓库,直言这里将堆满化妆品原料。文载尚一开始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原料,后来才明白父亲是想要进军化妆品行业。毕竟女性群体是最大的客户群。这边金室长从警局中保释了朴海兰并且向孩子的母亲道歉赔偿。都贤淑对有钱人的做派嗤之以鼻,拒不接受金室长给的钱,领着河金珠就走了。回到家的朴海兰向闵俊植哭诉对女儿的担忧之情。她多害怕那个领走秀雅的女人对秀雅不好或者将秀雅卖掉了。闵俊植安慰她往好处想,这样才会给他们的女儿带来好运。河妍珠给母亲看自己选好的婚礼场地。都贤淑觉得要选个好的婚礼场地,自己那么疼爱的妍珠要风风光光地出嫁才是,可妍珠想要为车恩赫省钱。母女两互相开起玩笑来。经过上次那场闹剧,朴海兰愈发地思念女儿。她走进秀雅的房间,抱着女儿的娃娃绝望地哭泣着。罗海琴看到朴海兰如此痛苦也忍不住留下了泪水。

第3集
罗海琴查到闵彩琳在留学期间曾接受过精神治疗。她为了教训不听话的闵彩琳,把她送到了东光精神病院。不管闵彩琳如何苦苦哀求,只要她一天不接受与泰山集团的婚约,没有罗海琴的允许,闵彩琳就半步不能踏出精神病院。罗海琴对文泰山父子谎称她已经送闵彩琳出国留学,为了闵彩琳能够成为合格的泰山集团的儿媳妇。还以闵彩琳的名义一个劲地夸奖文载尚一表人才,是个可托付的男人。文泰山毕竟阅人无数,他始终觉得罗海琴隐瞒了什么。于是,他找来车恩赫让他去查清楚,顺便找出闵彩琳到底在哪。此时,闵俊植带人去生产车间视察,员工们人心惶惶,议论纷纷。最近,工厂里都在盛传公司即将倒闭的消息。闵俊植有苦说不出。公司的形势更加危急了。车恩赫一刻不停地在闵家别墅门口监视着。终于,他等到了金室长并尾随她来到了精神病院。柜台前的两个护士还在议论新来的病人长得很像闵彩琳。车恩赫注意到对面一个精神病患者沉迷与玩球,于是他故意刺激患者,把他的球扔掉。精神病患者哇哇大叫起来。护士们立刻上前安抚。车恩赫趁乱拿走了柜台上的员工卡溜进了病房区。他来到闵彩琳的病房外,听到了闵彩琳歇斯底里的声音。病房里,闵彩琳请求金室长让自己跟爸爸妈妈打电话。金室长冷漠地告诉她夫人和先生不会怀疑她的消失,因为闵彩琳被送来的那天闵俊植和朴海兰都不在家。闵彩琳不可置信地看着金室长。金室长告诉闵彩琳,她会被关在这是因为她把自己当成了主人,而他们的主人只能是亲生骨肉闵秀雅小姐。闵彩琳彻底崩溃了。这20年来,为公司尽心尽力,起早贪黑的是她;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却深爱着爸爸妈妈的也是她。可这20年的付出,在金室长,在罗海琴的眼里什么都不是。闵彩琳泣不成声,心如刀绞。她不明白血脉真的那么重要吗?可以忽视一个人二十年的真心。门外车恩赫偷听到了一切,他深深地看着这个女人。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想闵彩琳说的话,他忘不了闵彩琳绝望的模样。他似乎也以另一种方式感同身受。他们两都是无论如何付出都得不到爱的孩子啊。平静下来的闵彩琳站在窗边轻轻撩开了自己的袖口,上面赫然有自虐的痕迹。思绪回到20年前,那个时候在孤儿院的闵彩琳特立独行,像一只小刺猬。当有钱的奶奶罗海琴来物色领养的孩子时,她嗤之以鼻,没有一点兴趣。这引起了金室长的注意。别的孩子都争着要被有钱人家选中,只有她跑的比兔子还快。她跟上闵彩琳和她攀谈起来。闵彩琳桀骜不驯态度激怒了金室长。她直言罗海琴绝对不会选她作为养女。闵彩琳被激的反而决定一定要成为他们家的养女。闵彩琳故意放自己常常喂食的狗咬罗海琴,然后冲上去挡在了罗海琴的面前。最后,闵彩琳如愿成为了闵家的养女。闵彩琳成为养女后,闵俊植和朴海兰特别喜欢她,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罗海琴愈发对闵彩琳不满,毕竟秀雅才是闵家的血脉。罗海琴极其疼爱闵秀雅,白先生送来的百年人参她自己都舍不得吃,却叫人放到地下室妥善保管,将来给秀雅补身子。一天,闵彩琳得了猩红热。罗海琴却把闵俊植和朴海兰打发到外地去工作,将秀雅托付给白先生一家。她不但不送闵彩琳去医院,还把她扔在地下室自生自灭。迷信的罗海琴认为闵彩琳病的越重,闵秀雅就越健康。金室长来看闵彩琳让她别忘想当小姐,除非她能活着出去自己才会认她做小姐,但很可惜,她必死无疑。金室长还断了闵彩琳的水和食物。奄奄一息的闵彩琳反而燃起了活下去的斗志。她四处找吃的,把能吃的都吃了。最后还吃了那颗留给闵秀雅的百年人参。一天,罗海琴让仆人把那颗人参拿出来煮给秀雅吃,还煞有其事地说人参若是换了主人,那么当死之人复生,当活之人立死,命运颠倒。仆人惶恐地发现闵彩琳吃了那个人参,罗海琴吓得面如土色。这时传来了闵秀雅失踪的消息,罗海琴更加坚信是闵彩琳这个不祥之人害的闵秀雅消失。她差点掐死大病初愈的闵彩琳,是金室长阻止了这一切。回忆到这的闵彩琳下定决心一定要从精神病院出去。当年自己可以,现在也可以!她请求护士叫罗海琴来。闵彩琳匍匐在地上向罗海琴行大礼,告诉外婆自己错了,愿意嫁给文载尚。进家门之前,罗海琴让闵彩琳保持微笑,因为这才像即将出嫁的新娘。车恩赫在不远处看到了这一幕。回到家中,闵彩琳告诉父母这几天去学新娘课程了,还告诉他们自己要和文载尚结婚了。闵俊植不可置信,毕竟文载尚就是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但在罗海琴也点头的情况下,他只能遵从。之后,泰山集团就给太平洋化妆品公司汇来了让公司起死回生的投资金。闵俊植不禁怀疑这是闵彩琳结婚的条件,但闵彩琳矢口否认了。公司总算解除了危机,得以正常运转。罗海琴一家和文泰山一家一起吃饭。席间文泰山说要给长得既不像朴海兰又不像闵俊植的彩琳做亲子鉴定。气氛一度紧张,罗海琴生怕文泰山知道了闵彩琳是养女这件事。但好在文泰山只是开玩笑而已。饭后,文载尚和闵彩琳一同走出饭店。闵彩琳希望一周内办完婚礼。文载尚让车恩赫替自己陪她去挑婚纱戒指。闵彩琳无话可说。

第4集
闵彩琳喝完酒后摇摇晃晃地跟在车恩赫的身后。趁着车恩赫不注意,她翻出了水上木桥的护栏,超级兴奋地在护栏外跟车恩赫打招呼,闵彩琳抓着栏杆转身向着水面大声呼喊。车恩赫对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大小姐感到异常头疼。闵彩琳半开玩笑地对车恩赫说自己数五下就会放手,如果车恩赫不能对自己负责到底就不要来救自己,让自己尽早解脱。半醉半醒的闵彩琳心中一片荒凉,对未来也没有任何的憧憬,于是就这样轻易地把生死交给了别人。车恩赫紧紧地盯着闵彩琳,这个女人怕是疯了。闵彩琳刚数到三就毫无预兆地放开了双手,整个人向后仰去。千钧一发之时,车恩赫拽住了闵彩琳的胳膊。闵彩琳恨恨地让车恩赫往后好好地看着自己是怎么带着屈辱活下去的。闵彩琳喝完酒后摇摇晃晃地跟在车恩赫的身后。趁着车恩赫不注意,她翻出了水上木桥的护栏,超级兴奋地在护栏外跟车恩赫打招呼,闵彩琳抓着栏杆转身向着水面大声呼喊。车恩赫对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大小姐感到异常头疼。闵彩琳半开玩笑地对车恩赫说自己数五下就会放手,如果车恩赫不能对自己负责到底就不要来救自己,让自己尽早解脱。半醉半醒的闵彩琳心中一片荒凉,对未来也没有任何的憧憬,于是就这样轻易地把生死交给了别人。车恩赫紧紧地盯着闵彩琳,这个女人怕是疯了。闵彩琳刚数到三就毫无预兆地放开了双手,整个人向后仰去。千钧一发之时,车恩赫拽住了闵彩琳的胳膊。闵彩琳恨恨地让车恩赫往后好好地看着自己是怎么带着屈辱活下去的。婚纱店内,店长为朴海兰卖力地推荐适合闵彩琳的婚纱。朴海兰却始终兴致缺缺,双眼无神。直到她看见了一套露肩婚纱时才眼前一亮,欣慰地微笑着要买这套婚纱。她一边抚摸着婚纱一边喃喃自语:秀雅一定适合这套婚纱,穿上这套婚纱秀雅一定会成为最美丽的新娘。店长一脸奇怪地看着朴海兰,尴尬地带着朴海兰去结账。  这时,都贤淑拉着河妍珠来到婚纱店。女儿要结婚别的她不管但至少要给自己的宝贝女儿买一件像样的婚纱。懂事的河妍珠本不想让母亲破费,听了母亲的话也就感动地顺从了她。巧合的是,都贤淑选了朴海兰看中的婚纱给河妍珠试穿。朴海兰结完账回来发现婚纱不见了,一脸惊慌失措,四处寻找。此时,换上婚纱的河妍珠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宛若仙子下凡。都贤淑含着泪水不停地夸张女儿漂亮。  当朴海兰看到秀雅的婚纱穿在河妍珠的身上时,一下子狂躁起来,拼命拽着河妍珠让她把婚纱脱下来。都贤淑一把把这个失去理智的女人推倒外在地。闻声而来的店员们围在朴海兰的身边,朴海兰一边嚷着这是秀雅的婚纱一边扑上去撕坏了河妍珠胸口的婚纱。都贤淑气的冲上去就要打朴海兰。店员们连忙拦住了她。河妍珠从头到尾都一脸震惊地看着这个不可理喻的女人。朴海兰尖叫着让店长把他们赶出去。不想母亲受伤的河妍珠拉着都贤淑回了试衣间换衣服。都贤淑认出朴海兰就是那天抢孩子的疯女人,为了给河妍珠出气狠狠地讽刺了朴海兰一番。换好衣服的河妍珠拉着母亲赶忙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朴海兰也记起了都贤淑,脸色很难看。这时,因事迟到的闵彩琳匆匆赶来,还在气头上的朴海兰狠狠扇了闵彩琳一巴掌,指责她不懂礼数。闵彩琳不停地给朴海兰道歉,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朴海兰。朴海兰才作罢。  回到家中的都贤淑气还没有消,善解人意的河妍珠安慰母亲,提出想要穿母亲做的婚纱。都贤淑这才露出笑容,决定一定要给河妍珠做出最漂亮的婚纱。办公室里,白道勋正从当年赵弼斗被抓后的视频中寻找线索。唯一有用的线索就是赵弼斗当面说的秀雅被那个女人带走了这句话。正当白道勋纠结"那个女人"是谁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原来今天是赵弼斗出狱的日子。刚出狱的赵弼斗听到白道勋叫自己的名字,他下意识地逃跑起来。两人一番你追我赶后,白道勋成功抓住了赵弼斗并追问他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不胜其烦的赵弼斗告诉他自己当年把闵秀雅随便扔给了一个路边的女人,根本不记得那个女人长什么样。白道勋不信,赵弼斗忍无可忍将白道勋狠狠扔在地上,警告他不要再来惹他。不认输的白道勋一字一句的告诉赵弼斗自己会成为他的影子,一直跟着他。赵弼斗气的转头就走。  都贤淑亲自为河妍珠做的婚纱完工了。河东珠嫌弃妈妈做的婚纱土气,这年头哪还有人自己做婚纱。都贤淑才不管三女儿怎么想,连忙让河妍珠试穿。看到河妍珠穿着自己亲手做的婚纱,她滔滔不绝地夸赞着。河妍珠一脸害羞,幸福地冲着都贤淑微笑。  朴海兰呆呆地坐在梳妆台前。闵彩琳梳头的时候想起了朴海兰以前常常帮自己梳头,多希望朴海兰还能替自己再梳一次头。她来到朴海兰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己的请求。见朴海兰没有反应,便失望地转身离开。这时,朴海兰叫住了她。闵彩琳忍不住感到开心,向朴海兰诉说起了那些令她难忘但在朴海兰看来微不足道的回忆。

第5集
车恩赫和闵彩琳互相撕破了脸。闵彩琳看清了,车恩赫虽然表面上衷心泰山集团,其实他自己的野心也不小。而车恩赫也知道了闵彩琳养女的身份,两个人争锋相对。此时,门外的文载尚已经从酒店人员那抢来了房卡。车恩赫提出只要闵彩琳不揭发自己,他以后会帮助她。眼看文载尚就要破门而入,闵彩琳点头同意。在文载尚搜查窗帘的时候,闵彩琳掩护车恩赫逃出了房间。  文泰山家中,作为新婚夫妇的文载尚和闵彩琳穿着跪坐在长辈前。文泰山早早地列出了未来长孙的名字,希望小两口能尽早生儿育女。他还送给了儿媳妇一只金牛,嘱咐闵彩琳好好学习烹饪,私下警告文载尚管好自己,不要沾花惹草。闵彩琳在文载尚和文泰山面前始终伪装出一副温柔贤惠的模样来迷惑他们。闵彩琳发现车恩赫也出现在文泰山家中,两个人说不过三句又互相挖苦起来。文泰山让闵彩琳对车恩赫不要太苛责,毕竟车恩赫深得他的信任。闵彩琳垂首顺从地答应了。公司里,河妍珠受同事委托要送东西到夫人家中,此时她还不知道这个夫人就是那天在婚纱店逼着她脱下婚纱的女人。此时,朴海兰从噩梦中惊醒,秀雅的失踪始终是她的一块心病,她更害怕秀雅不记得自己,认别的女人做妈妈。她抱着金室长痛哭。罗海琴向巫师询问秀雅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巫师告诉她秀雅小姐已经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了。罗海琴喜极而泣。  这个时候,河妍珠来到了朴海兰家中,保姆招待了她。河妍珠见四下无人,便大胆地环顾四周。一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使河妍珠竟鬼使神差地来到了闵秀雅的房前。正当她要打开房门是,朴海兰突然出现了,她质问河妍珠怎么会知道这个房间。因为家人为了不让朴海兰伤心,特意把闵秀雅的房间封起来,在门外用窗帘和花瓶挡着。河妍珠被吓了一跳,她结结巴巴地解释自己是无意的。朴海兰又发作起来,狠狠抓着河妍珠的手质问她。她觉得河妍珠一定是那个女人派来搜秀雅的房间的。金室长抱住了失去理智的朴海兰让河妍珠赶紧走。河妍珠匆忙离开了别墅。罗海琴正好回到家,她看到朴海兰又一次失控,不禁责备她,这个样子该怎么迎接即将归来的秀雅。朴海兰听罗海琴这样说便乖乖地吃了药。她要健康地迎接秀雅。  惊未定的河妍珠来找妈妈撒娇求安慰,都贤淑看出女儿心情不好,于是故意逗河妍珠,河妍珠也渐渐开心起来。别墅里,罗海琴听从巫师的话,让工人把闵彩琳的房间里的家具都搬走,还让保姆去外面烧掉闵彩琳的私人用品,她跟金室长说闵彩琳阻碍了闵秀雅回家的路,只要清除闵彩琳留下的东西,她的秀雅就能找回家。但是贪便宜的保姆私自留下了闵彩琳的衣服。  文载尚无视闵彩琳的不情愿非要陪她一起回娘家拜访罗海琴。从罗海琴房中出来后,文载尚提出要去看一下闵彩琳的房间。他很好奇倍受宠爱的闵彩琳会住在什么样的房间。让他吃惊的是闵彩琳的房间显然已经被清空了。同样震惊的闵彩琳为了不让文载尚怀疑连忙解释是外婆怕自己的东西落了灰尘,所以才收起了所有的东西,还微笑着说要去感谢罗海琴。文载尚疑心四起。  闵彩琳找到罗海琴问她自己的东西去哪了。罗海琴冷漠地告诉她东西都被烧了,还警告闵彩琳不想自己养女的身份曝光就好好地不要惹事也不要再回这个家,她现在享受的一切都是沾了秀雅的光。闵彩琳对这个家彻彻底底失去了希望。与此同时,车恩赫在满是灰烬的油桶里找到了闵彩琳被烧的只剩一角的照片。他看着照片里闵彩琳笑容灿烂的脸若有所思。  闵俊植对白道勋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他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是卖了女儿才换来泰山集团的资金。白道勋安慰他闵彩琳肯定是自愿的,不然没人能强迫她,同时还告诉闵俊植赵弼斗出狱的事。闵俊植十分诧异。这几天,白道勋一直在监视赵弼斗,试图找出蛛丝马迹,可惜还是让狡猾的赵弼斗逃走了。赵弼斗似乎一直对闵秀雅的失踪有所隐瞒,他决定要在白道勋之前找到那个女人和闵秀雅,补偿自己这20年的损失。  泰山集团的泰山购物中心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着。文泰山极其重视这个工程,嘱咐文载尚一定要仔细盯好不要出差错。文载尚告诉父亲,闵彩琳规规矩矩地在上料理课,而没了闵彩琳的闵俊植根本就没有能力运营好公司。原来父子两在偷偷密谋合并太平洋化妆品公司。在去料理班的路上,闵彩琳试图从车恩赫的嘴里套出文载尚的弱点,还感叹会长要是知道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会怎么样。车恩赫恼羞成怒,他把车停在路边,警告闵彩琳不要威胁他。两个彼此不信任的人又是一番互相试探,最终不欢而散。  料理老师将闵彩琳介绍给同样在这学习的儿媳妇们,还特别强调,"高贵"是她们的宗旨。料理老师走后,其他人围上来你一句我一句地挤兑闵彩琳,带头的一个红衣女子明里暗里讽刺闵彩琳家室不好,还说朴海兰是精神分裂症患者。闵彩琳警告她们不要乱说话,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她也不是吃素的,她几句话就堵的那些女人说不出话来。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捉迷藏收视率

top
集数 播出日期 AGB收视率 TNmS收视率
大韩民国(全国) 首尔(首都圈) 大韩民国(全国)
1 2018/08/25 3.2% 3.4% 2.7%
2 7.2% 7.2% 6.8%
3 7.0% 7.2% 6.5%
4 8.1% 8.4% 7.7%
5 2018/09/08 3.7% 3.9%  
6 7.2% 7.0% 7.6%
7 6.8% 6.8% 6.7%
8 8.6% 8.7% 8.5%
9 2018/09/15 4.9%    
10 8.6% 8.0% 7.7%
11 7.3% 6.7%  
12 9.2% 8.7% 7.6%
13 2018/09/22 5.5%    
14 10.2% 9.8% 10.5%
15 10.3% 10.1% 11.0%
16 11.0% 10.6% 11.8%
17 2018/09/29 5.5%    
18 7.7% 7.3% 8.1%
19 6.6% 6.5% 7.0%
20 9.1% 9.1% 8.8%
21 2018/10/06 5.7% % %
22 11.3% 11.4% %
23 11.3% 11.5% %
24 13.1% 13.0% %
25 2018/10/13 5.3% % %
26 10.2% 10.0% 11.0%
27 10.6% 10.5% 10.8%
28 11.2% 11.1% 11.4%
29 2018/10/20 3.6%    
30 8.1% 7.9% 8.2%
31 11.0% 11.0% 11.3%
32 11.8% 11.9% 12.6%
33 2018/10/27 5.9% % %
34 11.4% 11.2% 12.8%
35 11.2% 11.1% 13.0%
36 12.0% 12.0% 14.1%
37 2018/11/03 9.9% 9.3% 10.2%
38 12.7% 12.4% 13.3%
39 12.6% 11.8% 12.8%
40 13.3% 13.1% 13.5%
41 2018/11/10 10.6% 10.1% 10.5%
42 12.9% 12.1% 12.9%
43 12.2% 11.6% 13.7%
44 13.4% 12.8% 14.0%
45 2018/11/17 % % %
46 % % %
47 % % %
48 % % %
平均收视率 % % %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