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君-绘画爱情

大君-绘画爱情

大君-绘画爱情简介

top
此剧讲述同时爱上朝鲜美女成瓷炫的殷成大君和晋阳大君,两位王子强烈的欲望和纯真的爱情故事。

大君-绘画爱情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大君-绘画爱情演员阵容

top

主要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尹施允 李辉 朝鲜社交界最好的驸马候补、王位继承顺位第三位,以高贵的身份和绝对的美貌,具备高人气。
陈世娫 成瓷炫 所有人都爱着的朝鲜绝世美女代表,是名门之后,从小以美貌出名,作为朝鲜第一美人,求婚者从朝鲜八道蜂拥而至。
朱相昱 李江 梦想成为第二个李芳远,虽贵为世子深受世人羡慕,却是万年老二,他渴望着成为像太阳那样的王,能获得心爱的女人。

李江周边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孙炳昊 阳安大君 李江和李辉的爸爸,朝鲜国其中一个王子。
柳孝荣 尹娜谦 李江的妻子,权欲旺盛的女人,在爱情与权力之间,她毫不犹疑地争取更多的权力。
秋秀贤 楚腰轻 支持李江成为下任国王,同时暗恋李辉的舞女。

瓷炫周边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李基英 成抑 瓷炫的爸爸。
金美京 竹山安氏 瓷炫的妈妈
韩载锡 成得植 瓷炫的弟弟。
文知茵 侍女 瓷炫的好友,被得植暗恋。在大家族中出生,但她为了逃离家人的控制而选择成为她们家中的侍女。

其他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宋在喜 朝鲜国中的皇帝。
梁美京 大妃沈氏 国王的妻子
尹瑞 雪花 李江的未婚妻,暗恋李辉。
孙知贤 楼诗介 女真族混血儿,李辉的护卫武士。

大君-绘画爱情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空旷寂寥的雪山深处,殷成大君李徽带着侍卫和侍女两名属下艰难而坚定的赶回王,李徽出征北方三年未归,现在终于回来了。王里的主上已经病情沉重,命悬一线,大妃娘娘命令封锁主上病危的消息,现在世子年幼,消息一旦传出后果不堪设想。但依然瞒不住晋阳大君李江安插在皇的耳目,消息很快被送出。与此同时,李徽已经来到城门口,却遭到无端阻拦,并说李徽已战死沙场,现在这个是冒名顶替,侍卫告诉城门守将此乃死而复生的李徽,岂料,守门将领却以不敬之名欲杀死李徽三人,怎奈三人武功高强守门将不是李徽等人的对手,恰在此时李徽看到里慌慌张张出来一名女,随后追赶而去。女将信送给李成,告知主上病危的消息,大妃娘娘控制消息不外泄,尹娜谦和李江以及尹娜谦的哥哥商议下一步行动,尹娜谦分析现在是关键时刻,而大妃娘娘却孤立宗亲和大臣,建议李江夺取顾命之位辅佐幼主,目前在皇的晋阳大君李江兵力和大妃娘娘各一半,当务之急就是立刻进夺得先机,李江同意了尹娜谦的意见,尹娜谦高兴地让哥哥迅速安排,自己则要帮李江准备进朝服,此时却有人来求见李江。来人正是成瓷炫,因为她和李徽是感情深厚的恋人,而李江对其求而不得,李徽去北方的三年多次求亲不成,李江因爱生恨,让弟弟元凌君去求亲成瓷炫,逼迫两人成亲,成瓷炫来找李江恳求他不要让元凌君去求亲,李江却告诉成瓷炫她除非回头跟自己,否则就必须准备做新娘,成瓷炫再次拒绝了李江,并表示自己非李徽不嫁,之后告辞而去。等候在外的尹娜谦看到成瓷炫出来上前就是一记耳光,她原本和成瓷炫是很好的朋友,尹娜谦的这个举动让成瓷炫很伤心,尹娜谦告诉成瓷炫自从她在他面前搔首弄姿那天起,两人便已不是朋友了,尹娜谦每次看到成瓷炫都忍不住妒火中烧,在她看来尹娜谦这次牙根就不该来见自己的丈夫,希望她能跟元凌君成亲,那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折磨。李徽抓住了送信给李奖的女将其杀死,让侍女穿上她的衣服拿着令牌混入中见大妃娘娘,并同时写下血书"徽"字让其带给大妃娘娘。侍女见到大妃娘娘时,大妃娘娘正为现在的时局忧心,就要坚持不下去了,随行的女们看到侍女不知道行李,怀疑是刺客欲将其抓获,侍女武功高强制服侍女顺利将血书交给大妃娘娘,大妃娘娘一看便知是李徽回来了,激动的落泪,赶紧命人去接李徽二人请求接入中,与此同时,李江也坐着轿赶往中。李徽看到大妃娘娘跪地哭喊母后,我回来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大妃娘娘看到跪在面前的李徽激动的抱着他,泪流满面,她没想到这个儿子还能回来,心疼他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本以为已经死了,可是现在却回来了,上天终于把李徽送回来了。而李江来到门外欲强行进殿探望主上,被人拦截,殿内传出哭喊的声音,大妃娘娘从殿里走出来,大妃娘娘告诉李江和众人主上已经驾崩了,李江伤心之余问起顾命之位有谁担任,李徽从大殿走出来告诉李江自己已经接受了顾命之职,并伤心的走上前抱住李江,轻声说着兄长,我回来了,我活着回来了。李江和李徽更换丧服的时候,李江故意告诉李徽成瓷炫即将和元凌君成婚的消息,李徽不顾一切地骑马赶往成瓷炫家里,成瓷炫父母看见李徽的刹那还以为是见到鬼了,李徽要求见成瓷炫却遭到拒绝,成父成抑告诉李徽成瓷炫已经许配人家了。李徽不顾一切的冲进内院大叫娘子,成瓷炫此时已经落发欲出家为尼,听到叫喊声成瓷炫冲出屋门顾不得穿鞋,飞奔至李徽怀里,二人紧紧相拥,激动落泪。时间回到了儿时,李徽自幼生长在中,快乐幸福,而李江则从小被寄养在外,不奉召不得入内,李江满腹怨言,认为同样是王子可是自己却不得享受父亲关爱,母亲爱抚,由于心里怀着巨大愤慨,他不顾人阻拦强硬来到门求见大妃娘娘,大妃娘娘由于照顾生病的世子命李江离开,李江固执的硬要进见主上和母后,即使渴死也要站在门口,此时,李徽走出来抱住这个兄长,告诉他母后在等着他,对于人的阻拦李徽更是一顿责骂,并主动承担因此带来的任何后果,李江得以跟着李徽见到大妃娘娘。大妃娘娘见到李江,责问李成为何不顾制度非要觐见,李江告诉大妃娘娘自己好久不见母后因此思念,大妃娘娘不仅动容,让坐在身侧的李徽去安排李成的住处,岂料,李江却因为李徽不该坐在那个位置让自己跪拜,李徽慌忙跑到李成身边坐下,承认自己的过错和欠考虑。李徽把自己写的思念李江兄长的诗词念给他听,李江却在观察大妃娘娘的神情,看到大妃娘娘欣赏和喜爱的神情更加深了李江对李徽的恨意。李江跟着李徽走出大殿的时候发现有个小女小燕帮李徽擦拭靴子,李徽对这个小燕也比较关心照顾,责怪女不该出来干活,小燕表现出对李徽的爱慕,李徽命小燕回去养伤,等到伤养好要带着小燕去玩。

第2集
李徽和李江都长大了,李徽时常对着小燕死去的河水发呆,虽然已经记不清小燕的长相了,可是这件事却始终无法忘记。这天又在这里发呆,李江来到这里邀请李徽出去射猎,并得意地让李徽告诉父王和母后是安阳大君伯父邀请的,就连父王母后也不敢违拗安阳大君的,李徽却表示不愿射猎。外,成瓷炫坐在轿子里被抬着去进行仪态训练,她却状况百出,先是坐轿居然睡着了,训练的时候还总是踩着裙角摔倒,训练他们的人称赞尹娜谦马上就要成婚了,却依然刻苦训练,而成瓷炫她们这些没有成婚对象的人更应该多训练。成瓷炫告诉人自己不愿意成亲,一番话被其他训练的人嘲讽不想训练可以离开,一天到晚装模作样,完全可以离开回家去的,成瓷炫反唇相讥认为嘲笑自己的人无论如何训练也不能通过的,两人正在争执不下的时候被成瓷炫阻拦,成瓷炫让人进行下一课,此时,成瓷炫却谎称上厕所趁机逃跑了,守在外面的丫鬟阻拦不住她,无奈地随后追赶而去。成瓷炫来到染料坊想要买蓝色的染料,老板看见成瓷炫到来慌忙把染料藏在身后,谎称没有蓝色了,成瓷炫发觉老板藏在身后了,赶紧和丫鬟抢夺染料,双方争执中染料瓶掉落地上,染料撒在了成瓷炫的裙子上和地上,老板大叫着让成瓷炫赔偿,他告诉成瓷炫这是皇中专用的染料,需要100两银子,眼见成瓷炫拿不出银子要用丫鬟抵债,丫鬟抱着成瓷炫不肯撒手,成瓷炫也将丫鬟护在身后,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目睹了全过程的李徽主动站出来,霸道的拽过成瓷炫的衣裙,用手指抹了一些放进嘴里,并对着成瓷炫伸出舌头,这些举动简直吓坏了成瓷炫,岂料,李徽让成瓷炫看一下自己舌头上的颜色,得知是黑色时,李徽确定这是假货,告诉成瓷炫1两银子足够了,并反问老板这些是不是打算卖给书院,得到承认之后吓唬老板卖假货可以送官府的,老板发誓证明是真货,李徽让奇特通知书院取消合作,老板吓得慌忙跪下求饶,只好认可1两赔偿。成瓷炫追赶上李徽向他道谢,李徽却反而讥讽成瓷炫画画的人居然不认识颜料真假,他只是不想看到有人卖假货,不需要跟自己道歉。成瓷炫反问李徽如何知道自己画画的,李徽轻描淡写地说成瓷炫她的拿毛笔的手上全部都是梅花颜料的味道,成瓷炫却要李徽向自己道歉,因为刚才对自己掀起衣裙取颜料,并认为李徽是无理举动,是个无耻之徒,如果知道李徽是哪里的人一定让他付出代价,李徽也反唇相讥认为成瓷炫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径直走到成瓷炫的面前告诉她自己住在官方李家,随时可以来这里找他,李徽为了逗成瓷炫故意装作一副轻浮样,附在成瓷炫耳畔意有所指地让她来找自己,成瓷炫因为李徽的这幅举动更加生气,于此同时李徽也生气成瓷炫居然骂自己是无耻之徒。大殿上,群臣因为册立世弟的事情争执不下,以右议政朴富景为首的群臣认为现在的主上做了世子20年,继位3年,成婚十几年可是中无后,应该从自己弟弟中选择一个作为世弟,稳定国本。以大提学成抑(成瓷炫的父亲)为首的群臣则认为目前议论此事尚早,主上打断双方的争执认为现在国丧不久,以后再议。安阳大君和李江打猎,李江勇猛射杀野猪,被安阳大君称赞已难得遇到敌手,两人将野猪架在寺庙门口烧烤,引起寺庙和尚不满,寺庙主持大叫着冲向李江,却被其他和尚拉下去下去,李江对于戏耍僧侣的事情得意的哈哈大笑,之后,李江又主动赔给僧人钱财表示歉意,僧人害怕不得不接受。李徽和侍从小灵子回到中,小灵子因为没看好李徽让他逃学而遭到大妃娘娘的痛打,李徽为了小灵子跪地求饶。大妃娘娘告诉李徽现在王室混乱,需要他帮助王兄分担,同时告诉李徽实际现在后中的孝嫔娘娘已经怀孕,因为是在国丧期间怀孕的,主上不好意思说起这事,同时也担心有悲剧上演,孝嫔娘娘以养病为由会娘家养胎了。李徽大喜,要求大妃娘娘答应自己以后自己的婚事由自己做主,大妃娘娘认为王室的婚姻不是由自己决定的,李徽劝大妃娘娘自己注定了是大君之命,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但是唯独这样想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大妃娘娘默许了李徽。成瓷炫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母亲带着很多大臣的命妇,在自己房间内吃喝赌博,成瓷炫吓唬母亲父亲即将下朝,吓得其她人慌忙离开。离开之时正好碰到成抑下朝回来,成抑看到许多人觉得有异常跑回房间问责,从地上发现了赌牌,成抑责怪夫人只顾玩牌不顾孩子,弄得成瓷炫满身染料,如此怎么嫁人,母女俩皆是尴尬不已。李江带着狩猎来的许多猎物个主上,并希望主上亲自送给大妃娘娘,因为那样她才会开心。之后,和李徽一起离开,两人谈起了各自的婚姻,李江认为娶谁都不重要,只要能生下后代稳固大君位置就可以了,李徽则认为还是需要娶自己心仪的姑娘才好,并告诉李江自己已经恳求母后准许婚姻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李江看出李徽有了心上人,可是李徽并未承认。

第3集
在赛场上,正当李徽抢到先机时却被红衣队的人恶意刺伤,同时也刺伤了李徽的马匹,李徽跌落马下。而成瓷炫发现哥哥已经看到自己慌忙逃离现场,为了躲避哥哥的追捕她跑进了一间房。岂料,这间房子是李徽更换衣服的地方,虽然听到声响,成瓷炫躲了起来还是被李徽发现,李徽虽然对再次见到成瓷炫很意外,但是依然疑心成瓷炫别人派来的眼线,因为此时成瓷炫穿着婢女的衣服更加引起李徽的怀疑,抓紧成瓷炫的胳膊质问她究竟有何目的。此时,李江却在责怪成瓷炫的哥哥,认为士兵突然离开战场是死罪,但是看在胜利的份上饶了他,只是从此他不再是主力。成瓷炫见到李徽如此责问自己,气的夺路而逃,但是看到手上的血迹这是李徽的血,成瓷炫不放心又转回去为李徽包扎,李徽放下心防抓住成瓷炫的胳膊问她是哪里人,住在哪里。成瓷炫一语不发转身离去,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却看到了李江站在门口,李徽告诉李江这个姑娘是走错房门的人,成瓷炫趁机离开,而李江根本就不相信这些,示意下属跟着成瓷炫。成瓷炫走在大街上恰好碰到父母和兄长,成瓷炫掉头就跑被哥哥得植抓住脖领押回去,这一幕被跟踪的人和尹娜谦看到,尹娜谦认为这姑娘非常可爱,对这件事情也产生好奇,打算亲自去看望成瓷炫打听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与此同时,跟踪的人将事情汇报给李江,李江不怀好意的笑了,认为大提学的女儿却进了大君的房间,看来蹴鞠胜利的庆功宴要更改地址了。孝嫔到了生产的时间,发现是难产,大妃娘娘命令必须保住孩子,太医下定决心让接生的人不必将孩子转过头来,强硬拉出体内。成瓷炫的侍女末端正在屋内做成瓷炫的替身,夫人带着成瓷炫回来,责怪末端不看好小姐还自愿做替身,要把末端找人卖掉,成瓷炫着急的抱着末端不肯撒手,并要挟母亲如果送走末端自己就出家为尼,恰在此时,得植来禀报母亲大君李江来到,要在家里举办庆功宴,食物都是有大君准备,但是自己家里也不能真的空手迎接,夫人吓得惊慌失措慌忙去准备了。得植让成瓷炫进屋静心不要再出来了,成瓷炫却认为如果不是哥哥追赶自己也不至于被家里发现,从而连累末端。得植露出肩膀上的伤痕给成瓷炫看,告诉成瓷炫这是大君打的,差点连命都没了,就因为去追赶这个妹妹,成瓷炫表示很抱歉,得植让妹妹好好在房间里待着不要出来,否则下次被赶走的就不是末端而是这个妹妹了。李江和阳安大君坐在游温泉中,费尽心力一个个挑选美女,要找一个合适的人送往李徽身边,最终选定了有名的艺伎楚腰轻,楚腰轻却高傲的拒绝了这个任务,她认为自己是有名的艺伎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才能支配自己,阳安大君笑言如此美人没有必要便宜弟弟,自己可以先拥有,楚腰轻却说那得要看李徽和李江哪个能得自己的芳心,李江迅速将手中的就被掷向楚腰轻的脸颊,就被的边缘在楚腰轻脸上划下一个细细的血痕,李江告诉楚腰轻她没有选择的余地。楚腰轻并未慌张而是慢慢的拿起酒杯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之后,来到温泉里走向李江主动捧着李江的脸吻上他的唇,告诉李江宴会上见。阳安大君问为什么如此貌美的女人他不留做自己用,李江认为女人貌美且胆大,正是最好的武器,尤其是美人计。小灵子在为李徽擦洗伤口,李徽的眼睛却盯着放在水盆中成瓷炫的手帕,那是她为自己包扎时候用的,此时,李江派人来通知李徽天黑前赶到大提学家,庆功宴在那里举行。李江没到宴会开始就提前来找得植,希望能喝到成瓷炫泡的茶。成瓷炫不得已随着末端去给李江倒茶,却发现李江就是自己在李徽那里看到的人,正要逃脱,得植却看见了成瓷炫,让她来给李江见礼,结果,成瓷炫却一不小心踩到裙摆摔倒在地。李江看成瓷炫为自己倒茶的时候忍不住称赞得植有个漂亮的妹妹,得植却说妹妹就是野丫头,家里人都束手无策,李江却说如果给她翅膀她一定可以便蝴蝶,只是现在还是地蚕而已。此时,李徽来到看到三人在亭子上,就躲在假山之后听三人说些什么。此时,成瓷炫却将茶水撒在了桌子上,责怪得植不该说自己坏话让自己分心,并责怪李江不该责打得植,他只会让属下敬重和害怕自己而已,李江告诉成瓷炫只是希望得植成为猛将而已,成瓷炫却毫不退缩,反说残酷性成就不了猛将。李江见此情形主动向得植道歉,并问成瓷炫是否原谅自己,成瓷炫却说该原谅他的是哥哥不是自己,此言一出,吓得得植赶紧赶走了妹妹,这一番情形让李徽忍不住笑了。成瓷炫离开之后碰到了李徽,成瓷炫受到后面末端的冲撞,收足不稳一下子撞到了李徽怀中,李徽告诉成瓷炫男子汉该道歉就得道歉,并郑重的因为之前的事情向成瓷炫道歉。阳安大君聚集朝臣议事,朴富景认为已经提出了册立世弟的要求,现在就不能退而不进,希望阳安大君出面促成此事,阳安大君自信满满的说不着急,一切都会按顺序来的,只要自己提出就没有人能拒绝,正在众人认为大事必成之时,尹子俊来禀告阳安大君里诞生小王子的事情,众人皆惊。

第4集
李江看到李徽来到撒开了手,而李徽则用异样的眼光看了一眼,跟随李江离开,李徽告诉李江孝嫔已经分娩。李江回到中当面询问这一消息,并问为什么这一的好消息不提前通知大家,李徽则欣喜万分,关心着孩子好不好,长得是不是随主上。阳安大君和李江商议,这件事是谁都没有想到 的,孩子是在国丧期间有的,自己一直在用药物给那些嫔妃,让她们不能怀孕,或许她们意识到这件事是简单的不孕,能在国丧期间怀孕,李江认为这不是男人的欲望而是更加切实的人心愿。阳安大君意有所指的说,虽然能生下龙种,可是长多大就不得而知了。圣旨向众人传达了王子诞生的消息,将优惠政策普及天下,并释放囚犯,减免赋税,在朝堂下的李徽开心的笑了,这些都是他希望看到的美好景象,而李江则气愤难平,脸色铁青的离开。李江心烦意乱的射箭,阳安大君看出他的心事,劝李江一个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孩子,肯定不是李江的对手,江山也不能交给一个孩子管理,自古以来只要有战事就会临时改变主意改选继承,因为一个孩子什么也做不了,同时命人给李江挑选战马送他去北方。李徽命小灵子将蓝色颜料和一个手绢装在盒子里送给成瓷炫,里面的手帕上画着兰花,居然和自己画的一样。尹娜谦来找李江,要和李江解除婚约,她认为与其被人冷待不如独自生活,李江却嘲笑尹娜谦是因可怜的自尊心受伤才闹出这一出的,尹娜谦拿出匕首一死证清白,却被李江阻拦,李江告诉尹娜谦这个匕首成亲时候还给她,尹娜谦告诉李江他不想过着什么都不知道的生活,在别人的左右下决定命运,她希望能和李江过着夫唱妇随的生活,全力辅佐李江,或许李江认为尹娜谦和自己太相似了,李江再次告诉尹娜谦成亲那日再见。李徽未见到成瓷炫的回信,又再次写信告诉成瓷炫如果想学习画马的话,就要去马场,自己会亲自教她。李徽看到女扮男装的成瓷炫简直就是目瞪口呆,成瓷炫解释为了避免绯议不得不如此,岂料,李徽饭说她被皇室的男人抓住胳膊就不怕绯议吗,成瓷炫却对抓着自己胳膊的李江恨的咬牙切齿,认为那种男人欺负自己的未婚妻,简直可以咬死了。李徽教成瓷炫画画的时候,成瓷炫则认真的跟随李徽学习画马,可是怎么也画不好,不禁有些泄气了,李徽重新给她换了一张纸,握住成瓷炫的手亲自教她绘画,成瓷炫害羞之余嗔怪李徽不该动手,只要动嘴教自己就行了,李徽却反说动口已经不行了,拉着成瓷炫的手走向马匹,当看到成瓷炫坐在马背上发抖的样子,李徽跳上马背跟她一起共乘一骥,两人欢快的任意驰骋。李江的人向他报告李徽出现在马场,身旁有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李江命人去告诉楚腰轻再给她一次机会,并一定摸清同行男人的身份来历。楚腰轻来马场等候李徽,声称是要请他作画,李徽却不愿前往青楼,而站身旁的成瓷炫对此却很感兴趣,非要到青楼去一次,这样就能画出美女图了,李徽不放心成瓷炫一人前往只得跟随楚腰轻来到青楼。楚腰轻安排了好几个人伺候两人,李徽对楚腰轻极力维护,主动替她挡酒,那些妓女又主动抚摸成瓷炫,逼得成瓷炫只得谎称去茅厕离开了,待离开之后,李徽大发雷霆赶走了楚腰轻几人。来到外面的成瓷炫却看到了父亲迎面走来,慌忙转头假装喝醉,成抑没有认出成瓷炫,但是对这种在青楼喝醉酒的人很有看法,认为是丢脸。实则,今天是阳安大君将成抑邀请到这里的,阳安大君认为当年自己被撤下世子之位的时候,只有成抑反对,对此他一直不忘,成抑却说那次不是因为阳安大君,而是为了稳定人心,他不希望撤掉长子该立幼子,同时告诉阳安大君既然已经从世子之位下来了,就不要在做妄想,好好辅佐主上才是。同时在青楼的李徽实则已经看出了楚腰轻的心思,让她不要做任何妄想,并要带着成瓷炫离开,成瓷炫不明所以非要拉着李徽继续听人演奏乐器,但是看到李徽专著的眼神时成瓷炫又有些吃醋,端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末端假装扫地实际着急的等着成瓷炫回来,这一切被得植看在眼里,猜想成瓷炫已经出去了,要去成瓷炫房间确认,末端慌忙抓住得植求饶,如果再有一次自己就被真的赶走了,得植看到末端抓着自己的手,也顺势抓住末端的手,告诉她有事都可以来找自己,自己始终站在她身边。李徽背着喝醉酒的成瓷炫回家,一路上她不停絮叨那个女人长的如何貌美了,乐器奏的多好听了,就算自己是男人也会被迷住之类的话。李徽让成瓷炫闭嘴,她又不是男人是不会了解男人的。末端好不容易等到成瓷炫,她已经喝的大醉,末端慌忙把她扶进院子,却恰好碰到得植和母亲来到,得植慌忙上前挡住成瓷炫,谎称这个男人着装的人是自己的朋友掩盖过去,同时不忘提醒末端欠自己一个人情。楚腰轻向李江禀报那个跟随李徽的是个男扮女装的人,并且是隐瞒皇室身份的陪伴,李江显得有些惊讶,没想到李徽身边会有女人。之后,阳安大君告诉李江成抑的意思只希望政局稳定,不希望宗亲的人参与干涉,接下来只需要装一下就可以了。

第5集
李徽和小灵子划着船来到大船附近,李徽大声叫成瓷炫到小船来,李江却紧紧抓着成瓷炫的手腕不松开,岂料,成瓷炫挣脱李江的手跳入江中,李徽和李江皆大惊失色,李徽不顾一切跳进江中救出了成瓷炫,坐在小船上的一刹那,两人仿佛经历了生死一般紧紧的抱在一起,而李江目睹这一切,妒火中烧,掀翻了桌子上的吃食。上岸后,李徽将成瓷炫横腰抱起来到岸边的木屋,为成瓷炫点火取暖,同时让小灵子去找末端要成瓷炫的干净衣服。李徽生气成瓷炫不该不顾及自己的感受来和李江约会,成瓷炫解释说本以为是李徽派人来接,自己又急于见到李徽问几个问题,所以才上错了轿子。成瓷炫问李徽为什么事事都满足自己,为什么骑马画画都教自己,李徽告诉成瓷炫不止是这些,所有的东西他都希望能给成瓷炫,成瓷炫依然问李徽这是什么意思,李徽冲上前吻住了成瓷炫的唇,告诉成瓷炫这就是自己的意思。李江离开江面之后满面怒气的来到青楼,楚腰轻出面迎接李江询问为什么不提前打招呼就来了,李江不由分说拉着楚腰轻就进去房间,更是不由分说的将其按在墙壁上欲亲吻,楚腰轻却推开李江自己主动褪去衣衫,李江的脑海中闪现的是成瓷炫挣脱自己的样子,以及成瓷炫和李徽小船相拥的画面,楚腰轻看出李江似有心事,主动将李江拉近自己身侧,李江将所有的不满和气愤都发泄在了楚腰轻这里。李江穿好衣服之后告诉楚腰轻,从此以后她就是自己的人了,至死也要为自己效力,楚腰轻却告诉李江自己需要考虑一下。看着李江坐轿远去的背影,楚腰轻说自己不输于任何人,但是对于李江所给自己的,自己都会带着感谢收下。李江回到家里就发现李徽已经等着那里,未来得及说话,李徽就冲上前狠狠在李江脸上打了一拳,嘴角立时溢出献血,李徽好不后退,让李江以后远离成瓷炫,李江却说这是误会,并不知道李徽爱慕成瓷炫,并坦诚告诉李徽小时候那个小燕就是自己杀死的,李徽气的眼含热泪告诉李江这些年自己一直为他隐瞒这件事,其实也是李江自己一直不肯承认,李江认为自己是王者就该又被庇护的权利,李徽大声地告诉李江他不是王,不但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李徽和成瓷炫开始了密切的交往,通过小灵子和末端传递来往书信,成瓷炫也将李徽的每一封书信都放在了装颜料和手帕的盒子,这都是李徽送给自己最珍贵的礼物。孝嫔逐渐康复,她对于当时大妃娘娘决定留下孩子性命的事情一点也不恨,她认为那也是自己的决定,如果孩子没了自己活着也是生不如死,因此摆脱父亲看顾孩子茁壮成长。转眼到了李江和尹娜谦成亲的日子,成瓷炫也来到尹娜谦房间为其祝福,并送出了自己亲手制作的挂坠,尹娜谦告诉成瓷炫自己会好好珍藏的。此时有丫鬟来报说大君门都来了,其中一个女孩说有一个大君是自己想嫁给的人,已经告诉父母了,这个人就是殷成大君,并指着李徽告诉成瓷炫这就是殷成大君,成瓷炫立刻傻在那里,回想过往的片段,只怪自己太傻没有认出来,李徽看到成瓷炫的慌忙点头打招呼,成瓷炫却转身离开,李徽随后追赶,这一切都落在李江眼中,眼神中充满了怒气和苦涩。成瓷炫对追赶上自己的李徽大发脾气,指责李徽欺骗自己,并说出那个女孩要嫁给李徽的事情,李徽向成瓷炫道歉自己的欺骗,但是对于那个女孩子的事情他却是一点都不知道,成瓷炫流着眼泪告诉李徽以后对自己就当不认识吧,之后转身离开,正当李徽追赶之时却被一人拉走。在更换衣服的时候李江有些难过,阳安大君问此时李江心情如何,李江说自己希望拥有别的,而且非常渴望,渴望拥有别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阳安大君觉得楚腰轻只是妓女没必要太看重,李江告诉阳安大君自己想要的不是楚腰轻,就算楚腰轻在自己怀里十次也抵不掉那种苦衷,阳安大君告诉李江不管他想要什么,自己一定会帮他的。成瓷炫回到家将所有李徽写给自己的信劝撕毁了,可最终还是无法将画兰花的手帕烧毁。洞房花烛,李江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喝,同时把匕首还给了尹娜谦,并问她现在当上大君夫人感觉如何,尹娜谦觉得自从见识了李江的男子汉做派,她就一辈子也不会后悔这个决定,李江却说后悔也无用,推开案子将尹娜谦按倒在地,似乎这样才能减轻内心的痛苦。尹娜谦一觉醒来发现身旁已没人了,而李江就孤独的站在院子当中,看着天上的月亮,他的痛苦似乎没有一丝减轻。成瓷炫对于李徽送的信一概不收,李徽决定亲自去找成瓷炫。李徽谎称是来找得植的混进成瓷炫府中,让小灵子去告诉成瓷炫自己在后院等她。李徽在后院不停的变换姿势,希望能以最帅的姿势见到成瓷炫,岂料,紧急跑来的却是得植,得植收到管家的信之后慌忙来见李徽,得植表现了极大的热情,拉着李徽去自己的房间,李徽示意小灵子再去找成瓷炫。末端劝成瓷炫去见李徽,在她看来李徽是王族,但是为了成瓷炫都已经混到府中来找了,成瓷炫却认为王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把别人当笑柄,只想操纵别人,跟这样的人接触多了就会受伤。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大君-绘画爱情收视率

top
集数 播出日期 AGB收视率 TNmS收视率
大韩民国(全国) 首尔(首都圈) 大韩民国(全国)
1 2018/03/03 2.519% 2.619% 1.8%
2 2018/03/04 3.058% 3.288% 2.5%
3 2018/03/10 1.994%   2.2%
4 2018/03/11 2.042% 2.0%
5 2018/03/17 1.961% 1.5%
6 2018/03/18 1.468% 1.8%
7 2018/03/24 1.748% 1.7%
8 2018/03/25 2.634% 2.607% 2.7%
9 2018/03/31 2.684% 2.599% 2.8%
10 2018/04/01 2.936% 3.088% 2.4%
11 2018/04/07 2.488% 2.831% 2.8%
12 2018/04/08 2.947% 3.168% 2.8%
13 2018/04/14 2.972% 2.429% 3.3%
14 2018/04/15 3.699% 3.603% 3.8%
15 2018/04/21 3.560% 3.764% 3.4%
16 2018/04/22 4.188% 4.228% 4.0%
17 2018/04/28 3.612% 3.708% 3.0%
18 2018/04/29 3.882% 4.135% 3.5%
19 2018/05/05 3.432% 3.547% 3.7%
20 2018/05/06 5.627% 5.681% 4.1%
平均收视率 2.973%   2.79%

大君-绘画爱情原声音乐

top

Part.1(发行日期:2018年3月3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沿着这条路走(이렇게 길 따라) 金延智 04:18
2. 沿着这条路走(Inst.)   04:18

Part.2(发行日期:2018年3月11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1. 爱情真坏(사랑 참 못됐다) 孙胜妍  
2. 爱情真坏(Inst.)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