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使者/Black简介

top
《Black》将讲述宋承宪饰演的地狱使者爱上人间女子而违反天条,被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抹除而发生的故事 。宋承宪饰演在罪犯中被称为“阴间使者”的韩武江,总是喜欢从头到脚一身黑色的装扮,是一个冷血的角色,兼具反转魅力。高雅拉饰演能够预测死亡的平凡女子姜河蓝,表面上看起来有些难以沟通,实际上心地柔弱、充满泪水。李艾儿饰演急诊医生尹秀婉,身世神秘。金桐俊饰演财阀二世吴万洙,性格明朗亦有一点卑劣。

地狱使者/Black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地狱使者/Black演员阵容

top
主要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宋承宪
(童年:崔胜勋)
Black/韩武江 支援队新人,进重案组是为了查出20年前案件的真相,死后被地狱使者NO.444附身。
金俊(韩武灿)遭遇意外死亡后,将姜厦滥送给金俊的手链戴在手上作为纪念,所以被姜厦滥中误认成童年时的初恋对象“小俊哥哥”。
高雅罗
(童年:玉艺璘、崔明彬)
姜厦滥 金俊(小俊哥哥/韩武灿)小时候的朋友。
父亲是被地狱使者附身的姜秀赫,因为是人类与地狱使者的混血,所以能透过看见并触摸地狱使者的影子来预测死亡。
李伊
(少年:宋秀贤)
尹秀婉/金善英 韩武江的前女友,皇家医院医师。身怀20年前的秘密
金桐俊
(童年:李丞佑、李建夏)
吴万秀 财阀二世,私生子,父亲与20年前案件有关。皇家生命保险(原为千寿生命保险)代表。喜欢姜厦滥。
地狱使者
演员 角色 介绍
金太祐 地狱使者 No.444 附身在韩武江身上的地狱使者。
认为自己是纯天然地狱使者,事实上是"失踪者",因死亡后尸体未被世人找到,所以不存在任何记忆脸孔于世间。
附身在韩武江身上是为了找出逃跑的地狱使者济秀东,但不小心爱上姜厦滥,发掘20年前秘密的同时也发现20年前被车撞死的人其实不是金俊而是别人,最后发现真正的金俊就是自己。 007和416偶然发现另一名使者附身自己的身体后同样不能离开,因而得知肉体对灵本身存在记认 ,一旦灵重新返回自己的身体便会被紧紧抓住不放,使灵无法自由离开
由于韩武江20年前接受了来自金俊的心脏移植手术,因此444一直不能离开韩武江的身体。
赵在允 地狱使者 No.007 Black/地狱使者444的朋友,亲眼目睹李舜臣将军死亡
李圭福
(少年:郑俊元)
地狱使者 No.416 Black/地狱使者444的朋友,原名为张贤秀,是姜厦滥小时候认识的哥哥的朋友。
  前任地狱使者 No.444 无血无泪的程度为历代444之最,附身在姜秀赫身上。在拯救妻子时把疑犯枪杀掉,触犯使者不能杀害人类的禁忌,死后被判处消灭。
朴胜泰 金美丽 附身在闵在勋身上、逃亡百年的地狱使者,不断杀人替换身体以逃过捉鬼队的追缉,因此一直没有被发现
多次想杀害Leo和韩武江,使附身在上的济秀东和444失去记忆
姜厦滥无意间在医院看到闵在勋身内的黑影,被韩武江迫供现身,并告诉韩武江20年前姜刑警到医院向闵在勋查问尸体掉包一事。最后告知韩武江天界最高刑罚是被否定存在,而不是消灭。
瑞云厅强烈认知支援队/重案3组
演员 角色 介绍
金元海 罗光坚/疯狗 刑警,韩武江的搭档。姜厦滥父亲二十年前的同事,因发现20年前秘密,惨遭金英硕杀害。
郑石勇 奉万锡 认知支援队队长,因被韩武江称为老短腿而经常生气。
李哲民 吴昭泰 刑警
许在浩 朴贵南 刑警
其他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金宰英 LEO (参见第六集) 本名金宇植。姜厦滥喜欢的明星,金英硕的儿子。被济秀东附身。
朴斗植 济秀东 Black/444 的搭档,逃跑的地狱使者。
金家恩 济秀珍 济秀东的妹妹。
李冠勋 Chen 受雇于崔根浩的杀手。
李孝济 金俊/韩武灿 韩武江同父异母的哥哥。姜厦滥的初恋。
徐映花   金俊的母亲。
李道京 吴千寿 吴万秀与吴万浩的父亲。“千寿生命保险”创办人。
金永善   吴万秀的母亲。
崔闵喆 吴万浩 吴万秀同父异母的哥哥,皇家生命保险理事长。
崔元洪 吴尚民 吴万浩的儿子。
池秀媛 朴智秀 韩武江的母亲(金俊的首尔妈妈),皇家医院医师。为了救韩武江的性命而狠心摘下被姜厦滥误伤的金俊的心脏,只因金俊与韩武江一样都是罕见的Rh阴性A血型。
金正英 崔顺贞 姜厦滥的母亲。因为发现结婚多年的老公(姜修赫)其实是被地狱使者所附身,心中感到害怕而离开他与夏岚。
金亨民 姜秀赫 姜厦滥的父亲。生前为警察,曾与罗光坚共事。
朴正学   姜厦滥的养父。对姜厦滥的母亲时常拳打脚踢,但为了儿子的病愿意捐出骨髓。
高承甫 勋硕 姜厦滥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李海荣 闵在勋 韩武江妈妈的同事,皇家医院医师。20年前已被逃亡超过100年的地狱使者-金美丽杀害后附身。
禹贤 王永春 手背上画着蜘蛛纹身的男子。杀死姜秀赫、克拉拉及其他多人的凶手。
林慧珍 金福熙 王永春的小姨子。
吴超熙 Tiffany/李英熙 在圣托里尼酒吧工作,与吴万秀及单浩博熟识。
李龙女 妈妈 Tiffany的母亲。
李高恩 孝珍 Tiffany的女儿。
金奇楠   吴万秀的秘书。
裴正花
(童年:金宝璟)
韩珍淑 皇家生命保险设计师,在冰库中被冻死,起初误判为被扼死(第3集)。
尹承勋 单浩博 韩珍淑的丈夫,在圣托里尼酒吧工作。
孙荣顺   巴士上的老奶奶。
李斗日 金英硕 国会议员。20年前为电视台PD,曾到武珍市取材。偶遇被骗与吴千寿从事性交易的金善英,拍下影片欲揭发此事却因武珍时代购物超市倒塌去采访新闻而中止。韩武江发现20年前的真相是金英硕在采访的过程中性侵未成年的金善英,并不小心按到录影,为了不让带子曝光,不惜杀害众多知道20年前真相的人,最后在韩武江的设计下金英硕把所有事情讲出来,被韩武江用直播的方式公开给大家知道,这方法是韩武江借鉴承哲父亲的。
康文庆   警察署长。
崔范浩 宋载根 武珍署厅长。
金泰律 金建英 武珍市爱心小学特教班的学童,患有身心障碍。
江泰琼   金建英的母亲。
周锡泰 金哲秀 金建英的父亲。任职巡警。
许泰熙   武珍市爱心小学特教班老师,金建英的班主任,在国外曾有猥亵儿童前科。
徐恩帅 恩惠 金建英的玩伴,被班主任软禁及绑架。
车晴华 Clara 20年前,金善英与韩珍淑口中的克拉拉大婶,是罗光坚的爱人。从事性交易工作,并诱骗金善英与韩珍淑加入;得到罗光坚的资助后突然失踪。
严智万   押送逃兵的陆军宪兵队员。
洪成德 江东哲 牧师。武珍“时代购物超市”倒塌事件真相调查委员长。私下收受“千寿生命保险”吴千寿致赠的后援金,却将事实推给朴承哲的父亲,致使所有遗属对朴父不谅解。
宋闵亨 禹炳植 武珍“时代购物超市”建筑工程负责人,20年前于建物倒塌后据媒体报导,禹某欲逃亡国外途中遇交通事故身亡,但有证据显示他还活着,并在菲律宾和小三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在朴承哲的母亲不断的追查下,证实禹炳植仍然活着,但因患上重病而不能将真相公开,朴承哲的父亲绑架禹炳植的儿子并设下假的炸弹装置,并利用直播形式企图引禹炳植现身。金英硕得知后通知李冠勋到现场更换真的炸弹装置,并报警指朴承哲的父亲曾购买炸弹,最终禹炳植的儿子被炸死,朴承哲的父亲在警方乱枪扫射下惨死。朴承哲的父亲死前紧握字条并交到韩武江的手上,希望韩武江能为其寻冤得雪,韩武江根据字条上的缐索找到朴承哲的母亲拍下的所有相片,并从市内高处洒下,揭露禹炳植仍然在生。金英硕命令李冠勋把禹炳植灭囗,再制造成自杀身亡。金英硕承认20年前为禹炳植制造交通意外的假象。
李俊叙 朴承哲 20年前于武珍“时代购物超市”倒塌时遇难的学生,姜厦滥认识的哥哥。
李㳠 孙炳浩 Tiffany指控吴万秀性侵不遂欧打成伤的证人之一,另一证人为Leo。吴万秀向Tiffany认错道歉,阻止了Tiffany携女自杀的行为。而后Tiffany发现真实的犯人并不是吴万秀而是另有他人。
崔英   吴万浩的司机,作证拆穿了吴万浩的不在场证明。
姜寅淇   刑警。
延济旭 李秉泰 韩武江的后辈,和韩武江一起追查金善英被性侵的录像带下落。
车敏赫 车敏赫 皇家医院住院医师,吴千寿的主诊医师,对薄菏有敏感症。在部队担任军医时对于吴万秀的同母异父弟弟庆秀之死做了伪证。
朴基灿   催眠师,重案3组众人请来试图以催眠方式让韩武江恢复记忆
权赫洙 崔根浩 前武珍市长。无独有偶,与金英硕一样在武珍“时代购物超市”倒塌时犯下性侵的勾当,也被拍下录像带。在命令李冠勋制造金英硕的自杀后,让李冠勋跟踪尹秀婉/金善英到机场,以确认她离国。却发现尹秀婉/金善英忽然掉头并找到一直藏身的李隽泰把他们捉走。姜厦滥致电重案3组告知第4人和带子的事,被李冠勋盗听。崔根浩让李冠勋捉拿姜厦滥,拿回带子。重案3组三人众赶到现场拯救姜厦滥及捉拿李冠勋,却被崔根浩的手下和李冠勋制服并带到崔根浩的大宅游泳池以死胁迫姜厦滥说出带子的事。崔根浩最终死于韩武江的枪下。

地狱使者/Black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2017年九月的武庆山现场,韩武江随着前辈冒着暴雨来到一处密林,发现了一具被掩埋的尸骨。晚上,前辈吩咐韩武江到快餐店买汉堡,店中,服务员夏江岚正在为前男友点餐,店长粗暴地摘掉了夏江岚的墨镜,而墨镜外的世界里,夏江岚看到了前男友背后的死亡阴影,夏江岚请求他晚点再走,前男友却不屑一顾,而走出门的那一刻,却被卡车碾死。夏江岚回到家,对着电视机说起这件事,伤心地大哭,原来能预见人的死亡,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早上,夏江岚乘坐飞机飞往芬兰散心,睡着的时候墨镜滑落到地上,身旁的小女孩悄悄捡起戴了起来,姜夏岚发现墨镜不见,寻找时发现小女孩的身后再次出现黑影,正是女孩死后的样子,姜夏岚惊恐地望着乘客们,也全部被黑影笼罩,姜夏岚预感飞机要出事,发了疯一般嘶吼着阻止飞机起飞,但乘务人员押送她下了飞机,不过多久,飞机失事,乘客无一生还。警察们通过尸检,发现深林中埋葬的是一具十年前的女人尸体,但排查了所有十年前的失踪人口均未发现相符的女性,前辈吩咐韩武江将发现的硅胶拿到整形医院检查,临走前,姜夏岚被警察押送来,韩武江看到姜夏岚,好奇地到审讯室观望,审讯室中皇家生命保险人员韩珍淑也赶来保释丈夫,两方一言不合打了起来,混乱中韩珍淑不小心倒向姜夏岚,姜夏岚再一次看到了韩珍淑死后的黑影,突然瑟瑟发抖,告诉警方她看到了死后的影子,所有警察都不肯相信,只有韩武江与一旁为纠纷案作保险的人员吴万洙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女人。晚上,韩武江来到审讯室,姜夏岚告诉韩武江自己能看到黑影的事情,而韩武江却没有相信,早上,姜夏岚走出警局,让韩武江送她回家,路过江边大桥时,里奥的经纪人如约站在栏杆边闹自杀,姜夏岚再一次看到了黑影,告诉了韩武江,而韩武江却不屑一顾,送回家后,韩武江再一次经过那里,却亲眼见证了他入水的那一刻。晚上,韩武江趁着醉意敲开姜夏岚的门,请求她跟着自己一起工作,并鼓励她拥有的并不是诅咒,而是能解救的超能力,姜夏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对她说话,有些动容,但还是将韩武江关在门外。韩武江来到整容医院查看检查结果,才知道尸体做了变性手术,当看到照片的那一刻,韩武江惊呆了,立即开车来到一处工厂,就在以前,自己亲眼目睹这个人对着一位女生拳打脚踢,质问"带子"的下落,韩武江找到遗落的胸牌,根据上面的信息,来到到学校寻找一位叫做金善英的女孩。原来,韩武江在整容资料上看到的照片正是她的妻子秀婉,原名金善英。妻子一直用秀婉的身份活到现在。姜夏岚决定减掉厚重的刘海,试着用眼睛发现黑影救人,路上,他预测到一位大叔的死亡,于是一路紧紧追随,发现他来到警局附近,于是打电话给韩武江,决心一起救人,韩武江正沉浸在被妻子欺骗的抑郁中,无心与姜夏岚合作,无奈之下,姜夏岚决定自己动手,假装被大叔殴打拖延时间,正当大叔逃跑时,韩武江赶来逮捕了大叔,挽救了性命。抓到大叔后,韩武江正准备离开,姜夏岚告诉她事情还没有结束,她发现大叔涉及到人质案。姜夏岚根据记忆,锁定了购物中心的位置,找到了记忆中正在哭的女人,发现与她纠缠的前男友与姜夏岚记忆中的描述一样,是个带枪的逃兵,正在躲避追捕。韩武江让女人联系男友,在店中将他抓捕归案。完成任务的姜夏岚心情大好,来到桑拿洗澡,洗完后发现手机有许多韩武江的未接来电,姜夏岚匆忙赶到警局,韩武江早已离开,姜夏岚在韩武江的位子上发现了一张带着红绳的照片,正是她小时候为小俊哥哥亲手做的那条。军官带走了逃兵,却并没有发现枪支。恰巧电视台进行广播,原来真正的犯人依旧在外,韩武江代替大叔成为了人质,中枪倒地。韩武江被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半夜,韩武永在停尸间,却突然冷漠地苏醒。

第2集
夜晚,一位医生偷偷来到停尸间,正准备下刀时,韩武永突然睁开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医生看,医生吓得屁滚尿流,韩武永轻蔑地嗤笑了一声,起身扭了扭身上僵硬的关节。韩武永的妈妈来到手术室,秀婉正沉浸在韩武永死亡的悲伤中无法自拔,突然,医生跑来告诉她们,韩武永活过来了,母亲欣喜不已,与其他医生跑去确认,韩武永洗了洗身上的血迹,换上一套黑色衣服,踱步在医院的长廊,而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不再恭敬和善,而是冰冷而骄傲。姜夏岚得知韩武江的是他童年的小俊哥哥后,对他的死歉疚不已,在家中准备自杀,而踢开箱子的那一刻,新闻插播一条急讯,在购物广场被枪杀的人质奇迹生还,姜夏岚直到韩武江活下来后,想要挣脱绳子,却够不到箱子,意识逐渐模糊,再一次醒来,吴万洙和一条狗正在身边看着她。吴万洙说明自己的来意,那天在警局得知姜夏岚预知了飞机失事的消息,牵着宠物狗十犬来到姜夏岚家求十犬的性命,才恰巧拯救了吴万洙的性命,姜夏岚以预测狗命为条件,请求吴万洙开车送她到医院,半路,姜夏岚看到马路旁头痛欲裂的韩武江,立即下车上前焦急地询问他的情况,而此时的韩武江粗暴的推开姜夏岚,走了没几步便倒地昏迷,姜夏岚急忙将韩武江送到医院。母亲与秀婉向姜夏岚道谢之后,被神经外科医生叫到了诊室,韩武江的各项指标都恢复正常没有大碍,科长也来到诊室,得知韩武江没有大碍后,抱着爱人关系的母亲安慰着,而脸上,却是阴沉的表情。科长悄悄来到病房,在韩武江的药瓶中注射针剂,还未打完,接到电话后便匆匆离开,电梯中,科长无意间与上楼赶来的姜夏岚相撞,科长一把夺过姜夏岚捡起的针管钻进电梯。姜夏岚来到病房门口,秀婉正握着韩武江的手熟睡,韩武江醒来,看到身边的妻子,却丝毫不认识,粗暴地甩开秀婉的手,秀婉醒来关切的询问伤势,并为自己隐瞒身份的事情道歉,而韩武江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一把抓过秀婉的手,让她摸他的心脏,秀婉不知何意,韩武江再一次甩开,赶走了秀婉。姜夏岚来到医院,细细端详着韩武江的睡颜,认出他正是自己小时候喜欢的小俊哥哥,正要将他甩丢的红绳绑在手腕上,却被他一把掐住脖子,姜夏岚以为被玩弄感情,生气地走了,韩武江翻出夹克中水晶球一样的东西装在身上,套上衣服便要离开,却又被回来的姜夏岚紧紧跟在后面直到上公交。公交车中,韩武江大闹乘客,混乱中趁机下车,钻进路边废弃的柜子,一瞬间就来到了警局的洗手间。前辈素泰看到韩武江急忙上前询问伤势,韩武江却一改往日谦卑的态度,拉过素泰命令他找到一处地址,拿起字条便离开警局。韩武江来到一位阿姨的煎饼摊身后紧紧跟随,想要找到他所找的人,不久,受保护费的喽啰出现,韩武江错认,帮助阿姨制服了喽啰,才得知认错了人,随后又将赶来的帮手打翻在地,又找到那个人妹妹的学校,却因为下身裸露闯进女厕所,被人当做变态再一次回到警局。前辈罗警官在电话中呵斥韩武江快速来到案发现场,韩武江担心附身的这个人被炒鱿鱼影响计划便赶了过去。精神病院中,一个女人身中数十刀当场死亡,素泰在卫生间发现了罪犯未烧干净的照片,上面却是韩武江年轻时还是小俊的照片,班长立即命令素泰检验DNA。韩武永此时赶到医院,护士告诉他现场地点后,将七号病人脸上有刀疤的线索也告诉了韩武江,韩武江来到尸体旁,性情大变,不再呕吐,而是十分冷静精准地判断了凶手并非精神病人而是有意为之。姜夏岚回到公寓发现继父偷偷退掉了房子拿走了保证金,急忙来到家中寻找,无意间发现了母亲珍藏起来的父亲的警察证件,里面有一张名为千秀生命的公司写给母亲的纸条,告诉母亲父亲并非失足死亡,姜夏岚想到小时候父亲回家,姜夏岚发现父亲背后的黑影,有一个手背上纹着黑蜘蛛的人将父亲从高楼推下。夏江岚找到正在医院工作的母亲质问她为什么没有与公司的人见面,母亲却咬牙坚持自己不想得知真相,爱上父亲生下女人都是自己犯下的错误,姜夏岚受伤至极,跑出医院自己寻求真相,但始终无法查出纸条的地址。无奈之下,姜夏岚回到家,找到小俊给自己寄来的信上的地址,却碰到继父拿走了自己唯一的积蓄。姜夏岚伤心欲绝,在梦中梦到消失的小俊,醒来便开始怀疑起现在韩武江的真实身份。原来,韩武江被人质挟持时,早早被凶手雇来的狙击手盯上,一枪毙命,而这起命案却是阴间使者们的失误,为了找到杀害韩武江的真凶,地狱使者附在他身上,决心找到幕后的真凶,蔡秀东。

第3集
在人类所无法触及的领域,隐藏着成千上万的阴间使者,一部分是违背天命自杀而变,一部分则是拥有高贵地狱血统的高贵使者,444号便是其中之一,而他却被不幸与蔡秀东——也就是在江边跳江自杀的经纪人分成一组,蔡秀东胆小怕事,时常耽误了索命的任务,444号忍无可忍,为了与他分开,444将索命的水晶球给他,让他独自完成任务,借此与他分开。而独自做任务的蔡秀东却中途逃跑,附身尸体在阳间游走,444自知闯下大祸,拿着蔡秀东丢下的水晶球来到人间四处寻找,经过购物广场时,韩武江正好被击毙,而就在附近,水晶球有了反应,为了找到蔡秀东免去惩罚,444决定附身韩武江,找到蔡秀东。正当附身的韩武江在江边思考蔡秀东消失的线索时,不小心被自行车推搡,水晶球滚落到马路中央,韩武江立即跑过去,小心地打开,发现里面指引他索命的人,正是姜夏岚,韩武江愣住了,就在这时,姜夏岚坐出租车经过,看到车子向韩武江疾驰而来,急忙跑过去,两人滚到了一边,姜夏岚看韩武江平安无事后便晕了过去,韩武江将姜夏岚送回家,看到房间还没有取下的上吊绳,于心不忍,而且急于找到蔡秀东,便决定过段时间在解决姜夏岚的问题。夏江岚醒后,照着地址来到了韩武江搬走的家,顺着门缝的光,发现韩武江正在家中用胶带封住了全部的柜子,姜夏岚打电话给韩武江,韩武江看后粗暴地挂断,姜夏岚失望地离开了。突然,444的两个朋友057和古代使者寻着遗落的柜子爬了进来,告诉韩武江最近被地狱通缉非法附身人类,劝告韩武江尽快找到蔡秀东,学着韩武江生前的样子,不要再随自己的性子胡闹。韩武江无奈地答应了。混混们来到一个男人的家,正准备搬走东西抵押债务,正当混混们搬走冰柜时,一个女人浑身僵硬,死在里面。混混们立即报警,罗警官等人立即来到现场进行调查,这时,韩武江一改往日的衣装,西装革履地来到现场,细心观察尸体的情况,正当这时,欠债的男人抓住附近的女人做人质,极力解释冰柜里的人不是自己杀的,韩武江举起枪,毫不犹豫地打中了两人中间的部位,给予警察解救人质的时间,抓走男人后,罗警官看到被枪打穿的报纸,不禁感慨,当年的韩武江连枪都不敢举,如今却干脆利落。男人正要被逮捕接受调查,韩武江制止了警察的行动,她掀开尸体的勒痕中指部位少了一截,而男人的手指完好无损。警察们大吃一惊,如今的韩武江突然有了如此精准的分析能力。韩武江回到警局,精确地分析出了尸体真淑的死亡时间是在一个月,凶手为了警告某人才活活冻死了真淑,很快将会有第二次杀人行动。正如韩武江所言,秀婉正躲在房间里对着网上的尸体照片瑟瑟发抖,一边愧疚一边担心真淑会暴露自己的位置,突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在秀婉的脖子上,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笑着交出了秀婉的真名,并诚实地告诉秀婉冰柜杀人一案并非他所为,要求此番前来是要求秀婉为她做一件事。姜夏岚在家中看到还未收拾的上吊绳,想起了那天救她一命的吴万洙,来到吴万洙所在的皇家生命,姜夏岚惊奇地发现当年的千秀生命早年被皇家生命收购,姜夏岚找到吴万洙,请求他查询一下写纸条的李政培员工资料以及他父亲的保险状况,但因为年代久远,当年的资料均没有电算化,吴万洙热心地帮助姜夏岚找人一一查阅纸质的资料。韩武江与罗警官一同来到真淑生前工作过的皇家生命,调查是否有断指的员工,就在这时十犬嗅到韩武江身上的死亡气息,咬伤了韩武江,吴万洙急忙送到诊室进行赔偿,韩武江恢复后正要离开医院,一个中学生样子的人经过,韩武江本能地避开,两人擦肩而过后互相错愕一阵,这个中学生,早已经死亡,韩武江认出这是一个自杀的地狱使者,于是假装打电话,才瞒过了地狱使者。吴万洙回到家,因为真淑死亡的的丑闻披露被大哥狠狠教训了一顿,吴万洙为了还皇家生命的名誉,决定调查真淑的案子,吴万洙看到地上真淑的资料,发现他正是那天在警局见到的那个女人,而姜夏岚一眼便预知了他的死亡,吴万洙更加确定了姜夏岚的能力。吴万洙找到正在躲避房租的姜夏岚,劝告她进入皇家生命,以她的超能力阻止皇家生命入保的人遭遇不测,姜夏岚吸取了韩武江得劲教训,拒绝了吴万洙的要求。吴万洙不肯放弃,找到了姜夏岚所找到的手背蜘蛛纹身的人的线索,姜夏岚只好答应吴万洙正式入职。韩武江一一拨打真淑客户里的名单,无意间发现秀婉也名列其中,罗警官感到奇怪,带着韩武江一起来到医院进行试探,这让秀婉更加不安。韩武江来到蔡秀东妹妹的学校,偶然间遇见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学生,得知他曾经自杀后,怀疑蔡秀东隐藏在这个学生身体内,于是来到教室查找,而姜夏岚恰巧来调查皇家生命客户的生死情况,无意间发现了学生背后的黑影,韩武江立即锁定了那个学生,威逼他走出身体,而他并非蔡秀东,而是7644号。7644认出444号,借此威胁他,韩武江假装害怕,等待7644进入人身后,将他扔到楼下,消除了他的记忆

第4集
亲眼目睹姜夏岚的超能力之后,韩武江发现这个女孩正是自己寻找蔡秀东的好帮手,于是晚上找到姜夏岚,态度突然转变,言辞恳切地请求姜夏岚陪在自己身边,而姜夏岚却不肯再用眼睛救人,无论韩武江如何劝说,夏江岚都斩钉截铁的拒绝。吴万洙偷偷看望病重的父亲,却被哥哥无情地赶了出来,吴万洙望着病房里微弱的灯光,流着泪暗暗发誓,阵型皇家生命,就在这时,吴万洙在医院花园的走廊上看到了喝得烂醉的姜夏岚,姜夏岚得知韩武江失忆后,跑到病房确认,抑郁至极,趁着酒醉将自己的不满全部发泄了出来,吴万洙看到后,将姜夏岚背回了家。韩武江躺在床上,做起了死去的韩武江儿时的梦,那是他消失后的记忆,小时候的韩武江和一个小男孩在废弃的工厂中躲藏着一个脸上刀疤,手背纹着蜘蛛的男人,两人将男人打晕才得以逃脱。朋友看望韩武江,提醒韩武江一直穿黑色衣服,才不会被姜夏岚发现自己地狱使者的身份。素泰从邮箱中拿出本月所有人花费的账单,无意间看到韩武江被射杀那次的超速罚单,苏坦感到十分奇怪,当日韩武江正在购物广场被挟持,而韩武江超速的地点与购物广场方向截然相反。正思考着,英才警署的人员来到警察局,当天射杀韩武江的狙击手突然在家中放煤气罐自杀,生死未卜,而此人最后一次通话的对象则是韩武江,而如今的韩武江是地狱使者,全然不知此时的前因后果。英才署无计可施,只好离开。临走前英才署接到电话,剧集韩武江的人已经醒来。来到医院后,两人单独待在病房,可没过多久,狙击手便浑身抽搐,不省人事。自从真淑被杀后,秀婉天天不守舍,就在之前,秀婉打电话劝告自己将之前的带子拿出来狠狠敲诈"那个人"一笔,而秀婉原本以为正是"那个人"拿走的带子,如今知道不是之后更加不知道带子的下落,秀婉努力保持冷静,换下工作服离开了医院。韩武江回到家,想起狙击手在医院所说的话,他告诉韩武江,自己的狙击并非误杀,而是被威胁做事,枪对准的正是韩武江,韩武江得知自己附身的人并非是姜夏岚所害,而是拥有必死的命运,韩武江想要借此让姜夏岚摆脱阴影,帮助他找到蔡秀东,韩武江想要向姜夏岚证明却无从下手,突然,韩武江想起素泰拿到的罚单上,韩武江曾在与商场截然相反的地方超速,于是回到警察局,根据地址来到交通所,调出了韩武江去商场前的行踪,这才发现韩武江之前还去过酒店,韩武江突然想起,自己在抓蔡秀东时,自己曾经在酒店偶遇过他。韩武江立刻打电话约姜夏岚见面,通过停车场人员的证词,证明韩武江的死并不是姜夏岚造成的,而是无法躲避的命运。韩武江本以为姜夏岚会卸下包袱做他的眼睛,但姜夏岚却还是犹犹豫豫,低头看表,去往武镇的车快要来不及,姜夏岚还要去那里观察保险的客户,于是将小时候两人合影的照片拿了出来,急匆匆地走了。罗警官在翻查真淑的遗物时发现了一笔十亿的转账记录,罗警官按照地址来到武镇寻找线索,发现了那一条街附近的监控,罗警官等待监控调出的时候,顺便看望当时一起共事的老上司总长,总长十分热情,让罗警官将监控直接发来查看,但画面十分不清晰,罗警官只好用优盘拷贝下来,与总长告别,罗警官走后,总长翻看监控时,一个人影另总长惊吓不已。姜夏岚在武镇想要观察总长是否黑影,总长突然急匆匆出门,阴差阳错错过了见面。朋友提醒韩武江,这个身体一定要保护好,韩武江生前被人暗害,如今肯定会继续实施计划,突然电话响起,韩武江接起电话,里面的人却并没有理会韩武江,而是听到了两个人对话的声音,是狙击手,韩武江意识到狙击手出事,立即赶到医院,一位黑衣人举着针管,正坐在那里等待时机,两人厮打起来,韩武江打败他后,却意外中针。姜夏岚坐车追赶总长的车,总长在前面突然一阵刹车,一个脏兮兮的小孩突然摔倒在总长面前,总长急忙下车查看,小孩却突然逃跑,姜夏岚趁机记录下了总长的命运,工作完成后来到超市买东西,无意间再一次看到了那个孩子在偷巧克力,姜夏岚将孩子送到警署,等待的时候,姜夏岚突然看到了孩子的阴影,被人装在箱子里活埋,姜夏岚担心极了,过了一会,孩子的父亲金巡警来接孩子,姜夏岚再三叮嘱一定要让孩子在家。总长来到真淑的家中,翻看真淑以前的照片,看到原样后震惊不已,而黑影也随之出现。韩武江为了了解附身的这个人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来到之前秀婉去过的地下室,发现了一片录像带,秀婉整容前的真身,金善英出现里面,做完自我介绍后,脱下了衣服。

第5集
姜夏岚坐在公交车上,满脑子都是那个被活埋小男孩的命运,考虑再三,决定找到韩武江,答应与他合作的请求,韩武江得知后十分高兴,但答应后的姜夏岚立刻拉着他的手准备去解救那个小男孩,韩武江关心的是存在于人的身体里蔡秀东的灵,而并不是将死之人的黑影,于是并没有理会姜夏岚的请求,回到了家里,姜夏岚无奈之下决定自己去救男孩,而回到家后,朋友提醒韩武江,放任姜夏岚解救孩子后,等于自己干扰了人类的生死,遭受惩罚,意识到麻烦的韩武江立刻跑出门寻找姜夏岚,而姜夏岚早已不知去向,韩武江跑回警局,向素泰请教如何定位,这才发现姜夏岚正在自己的手机定位中。姜夏岚偷偷来到男孩家附近,寻找是否有在黑影中看到的手缠绷带并盖着印章的人出现,不一会,姜夏岚感到饿了,于是拿出香蕉垫了垫肚子,这时,男孩的班主任出现了,想要顺道接男孩上学,而男孩因为吃巧克力腹泻无法出门,班主任正要离开时,姜夏岚拦住班主任正要询问时,自行车不小心踩到香蕉皮,将班主任撞倒,姜夏岚立即将班主任送到医院包扎,而看到护士绑在手腕上的位置,姜夏岚怀疑是他害死了男孩,而绷带却并没有印章,另姜夏岚疑惑不已。姜夏岚一路跟踪班主任来到教室,班主任十分和蔼可亲地与孩子们上课互动,姜夏岚正准备离开,突然一个小孩提议让班主任在自己的作品上盖章,盖章的过程中,图章不小心掉落,孩子们捡起来,调皮地在班主任绷带上盖了一个,所有特征全部吻合,姜夏岚确定他就是凶手,于是用手机拍下照,悄悄离开了教室。总长在办公室,望着监控发呆,多年前,自己还是个巡警时,与姜夏岚的爸爸秀赫巡查时,看到了年轻的真淑,真淑患有小儿癌,行走不便,头脑简单。一脸兴奋地告诉自己她要去见一个朋友。回想起这些,总长盯着监控中戴着金手表与真淑见面的人,一边翻出了自己多年前的记事本,曾经有一个叫正武的人做未成年人性交易,坑害过真淑,而却在逮捕前逃跑,总长十分担心,难道他再次出现,杀害了真淑?总长来到医院,看望吴万洙的父亲,在电梯上,遇见了复诊的秀婉,看到总长后,秀婉害怕地捂上脸,多年前,真淑口中的朋友正是自己,而看到看到真淑背后的警车,秀婉警惕重重。多年后,总长看着整容后的秀婉,却并没有认出。来到病房,总长看着老朋友,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那时两人事业都蒸蒸日上,吴父在饭店向自己炫耀着新买的纹有蝴蝶图案的金手表,有天吴父突然找到总长,坦白自己接受真淑性招待的事情,恳求总长放过自己。总长心软答应了请求。正回忆着,吴万洙大哥走了进来,总长询问大哥是否看见过那块金手表,大哥告诉总长现在在他手里。总长暗暗吃惊,怀疑大哥就是那天见到真淑的人,于是故作镇静离开病房想要找人调查,而大哥看总长神情怪异,立即警觉起来。在回家的路上,总长被卡车撞翻,倒在路边奄奄一息,卡车的司机下车后露出没有中指的手,向上头报告情况。韩武江根据定位来到姜夏岚蹲点过的男孩家,手机突然没电,姜夏岚的行踪再次中断,突然,男孩一个人走出家门,身后跟着两个地狱使者,韩武江确定他便是姜夏岚口中的男孩,于是跟着他来到一座公寓内,只见男孩爬楼翻进一个窗户,不停叫着"恩惠"的名字,而这一切被远程监控的班主任发现后,立即出门赶回家中。路上,姜夏岚一边跟踪,一边联系吴万洙查找班主任的身份背景,才发现他曾在法国犯下过对智障儿童性侵罪。姜夏岚跟着班主任走进公寓,发现老师正驮着箱子开车准备离开,姜夏岚用身体挡住车,命令老师打开箱子放人,班主任用车窗夹住姜夏岚无法动弹,紧要关头,韩武江出现两手重重挡住车,制服了班主任,姜夏岚打开后备箱,里面却是一个女孩,原来,早在几天前班主任用小狗诱惑男孩的朋友恩惠并实施了强奸,男孩为了找恩惠被班主任发现,早已将他推下楼,被送进医院。姜夏岚再一次来到男孩家中确认没事后放心地离开,半路,韩武江陪着姜夏岚来到两人一同上过的武镇小学,满满的记忆在姜夏岚脑中铺展开来,不知为什么,附身韩武江的444号,却总能看到韩武江过去的记忆。回到车上,看着满身伤痕的姜夏岚,韩武江不知为何心疼起来,还算善良美丽的女孩,究竟是为什么而死。罗警官接到总长的死亡通知后,来到总长家中参加葬礼,后辈们将总长的车中的东西整理出来,罗警官在这些东西中发现了记事本,还有一张印有真淑家酒店的甜南瓜图案,罗警官看到图案突然跑到一家废弃的房屋,这家屋子的招牌也刻印着甜南瓜,而这个图案,正是服务员时的真淑的老板克拉拉所画。韩武江回到家,朋友们质问韩武江为何阻止了男孩的死亡,韩武江摇摇头,原来,姜夏岚临走之前,因为男孩身上的黑色袜子,并没有看到黑影,男孩到了晚上,还是未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地狱使者/Black收视率

top
集数 播出日期 AGB收视率 排行 TNmS全国收视率
韩国(全国) 首尔(首都圈) 所有节目 戏剧节目
1 2017/10/14 2.141% 2.416% 3 2 2.0%
2 2017/10/15 3.876% 4.170% 1 3.5%
3 2017/10/21 3.963% 4.715% 2.7%
4 2017/10/22 4.318% 5.080% 3.7%
5 2017/10/28 3.595% 4.229% 2.9%
6 2017/10/29 4.087% 4.714% 3.6%
7 2017/11/04 3.850% 4.427% 3.0%
8 2017/11/05 3.247% 3.727% 2.6%
9 2017/11/11 2.966% 3.636% 2.3%
10 2017/11/12 3.409% 4.245% 2.4%
11 2017/11/18 2.535% 2.795% 2 2.1%
12 2017/11/19 3.074% 3.613% 1 2.9%
13 2017/11/25 2.532% 2.707% 3 2 2.4%
14 2017/11/26 3.038% 3.234% 1 1 2.8%
15 2017/12/02 2.453% 2.395% 2 2.0%
16 2017/12/03 3.470% 3.810% 1 2.6%
17 2017/12/09 3.085% 3.403% 2 2.2%
18 2017/12/10 4.181% 4.518% 1 3.4%
平均收视率 3.323% 3.769% - 2.73%

地狱使者/Black原声音乐

top

Part.1(发行日期:2017年10月15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Take Me Out 南太铉 04:30
2. Take Me Out(Inst.)   04:30
 

Part.2(发行日期:2017年10月29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Like A Film leeSA 03:38
2. Like A Film(Inst.)   03:38
 

Part.3(发行日期:2017年11月26日)

曲序 曲目 演唱 时长
1. Anotder Me Min Chae 04:35
2. Anotder Me(Inst.)   04:35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