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的新娘

太阳的新娘

太阳的新娘简介

top
此剧讲述了28岁女主人公为了拯救重病弟弟和入狱父亲而自愿嫁给63岁有钱集团会长,从而卷入了一系列豪门恩怨的忘年三角恋故事。
莲潭集团水上乐园会长李江路(韩振熙扮),拥有超过9000亿韩元的韩国富豪,因为妻子对自己财产的欲望而导致儿子坠海而死,一气之下与老婆离婚,在日常生活中由于女儿及儿媳经常去前妻家,于是对两人极其严苛,因此与她们的关系不是特别好[2] 。
郑仁淑是李江路的前妻,虽然两人离婚但却一直暗中破坏干预李江路的一切事物,哪怕李江路接受女记者采访,都会将记者叫来询问。非常害怕李江路将资产给其他女人,因而为了得到前夫的财产不择手段,甚至连李江路身边的律师和保安都要收买。她非常渴望李江路能够重新与她复婚,但却遭遇李江路的狠心对待。
金孝媛家境贫寒,她为了照顾家庭一边在冰激凌店工作一边在莲潭集团水上乐园俱乐部作为实习职员。金孝缘的弟弟得了心脏重病,需要做心脏移植才能生存下来。家里需要巨额医药费,而孝缘的后妈却要她辞掉一份工作照顾弟弟。一次意外,孝缘喷漆时不小心喷到了李江路身上,李江路遇上了开朗善良的女职员金孝媛,他慢慢留意起这个爱笑、做事认真的女孩。金孝缘花了很长时间除掉了西服上的油漆,然而她却并不知道这个“顾客”的真正身份。李江路为了听取底层职员与众不同的经营方式和理念,而金孝缘也为了得到李江路“顾客”给的兼职外快两人开始不断见面。然而当弟弟的高额医药费最终使孝缘病倒在公路上的时候,恰巧李江路看到。李江路于是派律师调查金孝缘的事。
金孝缘的父亲金学奎投资失败,为了医药费带走了房契,因为冲动还进行了抢劫。要负法律责任必须坐牢,孝媛感觉到了无助和绝望。走投无路的金孝缘却并没有求助自己喜欢的James,李江路知道事情真相后安排自己的家族医生医治孝缘的弟弟,花钱摆平金孝缘父亲的牢狱之灾。当李江路突破世俗提出喜欢孝缘希望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金孝缘为了父亲和弟弟答应了这位相差35岁的追求者。为了金钱选择放弃了与James这段不到几天的恋情。

太阳的新娘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太阳的新娘演员阵容

top
主要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张新英 金孝媛 自从继母来到这个家,有了弟弟后,要看继母的脸色过活。她认为家人才是最重要的,为了救有先天性心藏病的弟弟和即将入狱的父亲,放弃自己的未来和爱情,嫁给了年纪可以当自己父亲的莲潭集团会长李江禄。李会长的前妻处处都在干涉她,还有比自己还大的媳妇林美善,跟和她同年龄的女儿李艺莲,只能小心翼翼独自面对。当她觉得自己在这个家毫无尊严时,开始了一连串的反击。
郑恩宇 崔镇赫 小时候因为一次意外的火灾失去了双亲,他亲眼看到李江禄会长故意纵火,这个记忆深深埋在心底。后来他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当时只有五岁。学生时代他就在风险投资领域获得成功,之后以他自己主导的基金为基础,成为韩国罕见得掳获美国杂志瞩目的年轻企业家。美国有很多企业想挖他过去,但是他却执意要回到韩国,为了报复在他父母的土地上,成功建造莲潭主题乐园的李会长,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韩振熙 李江禄 莲潭集团会长,从建设公司基层员工做起,现在是成就温泉主题乐园及各大事业的传奇人物。年轻时,娶了国会议长的独生女郑仁淑,但他与妻子的感情很不好,处于长期分居的状态。唯一的儿子在不满母亲对事业的野心,和母亲大吵一架后却意外落海失踪,忍无可忍的他选择与妻子离婚。目前他与女儿艺莲、媳妇美善及孙子俊书一起生活。
延美珠 李艺莲 李江禄的女儿,她强烈的欲望与冷酷自私的个性让人很难接近她。自从哥哥失踪后,她认为只有她才有资格继承莲潭集团,所以为了让爸爸认同自己的能力,进入公司想有所表现。
宋侑河 白敬宇 艺莲的保镖,接受艺莲任何的蛮横,又理解她的朋友兼恋人。孤儿出身,从小生活困苦,高中时期就能打好斗,后来成为黑社会一分子。 当他陷入一场冤案时,朴律师出手救他一命,从此他视朴律师为恩人,为他卖命。
其他人物
演员 角色 介绍
孟床训 金学奎 孝媛的父亲,心地善良,但就是太软弱无能,总是会带给孝媛麻烦。他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所以面对女儿孝媛总是很愧疚。
文熙景 孔庆淑 孝媛的继母,在老公面前装出一副很爱孝媛的样子,常把对孝媛的爱挂在嘴边,私下却榨孝媛辛苦赚来的钱。为了救患有心藏病的儿子,甚至瞒着老公,要求孝媛嫁给李江禄。
金青 郑仁淑 李江禄的前妻,70年代政治家的女儿,个性傲慢,目中无人。虽然离婚已经10多年了,但是依然掌控李江禄的行踪,干涉他的生活。离婚是今生最大的羞辱,为了弥补这个缺陷,她以华丽穿着打扮过度展示自己的雍容华贵。
方银熙 林美善 李江禄的媳妇,为了保住这个位置,对公公婆婆总是逆来顺从,不敢表达自己的意见。在莲潭当秘书时,因为郑仁淑的偏爱而成了李会长的媳妇。只有高中学历,家境清寒,直到今天娘家的生活费还是得靠婆婆的支媛,所以她在婆婆面前总是卑躬屈膝,也常被离婚后住在外面的婆婆使唤。
孙炳昊 朴太浩  
高美永 车秘书  
金光仁 金秘书  
刘智容 黄室长  

太阳的新娘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孝媛在冰激凌店工作,它对工作一直很上进,服务很好。这天,她接到电话知道弟弟有民生病住院了,就赶紧过去哄弟弟开心,姐弟俩关系一直很好。孝媛妈看到她请假回家就很生气她不工作,怕转不了正,挣不了钱,说她父亲受伤了,现在弟弟又生了病就责问她,孝媛拿了自己的工资给妈妈,可她脸上还是很不好。这时,孝媛爸回来了得知女儿将要去莲潭集团实习就很开心,孝媛妈也不得不假装起了开心,藏了孝媛给的钱。  孝媛去了莲潭集团实习,听同事介绍着集团的美景很开心。孝媛看着职员们的跳水表演时,最后看到了一个帅哥,他脱下了衣服吸引着观众的眼光,完美的跳了水,吸引了大家的眼球。艺莲是莲潭集团社长的女儿,她很酷,喜欢射击,但她在集团里只是个一般员工,这天上班她迟到了,被主管责骂。这时,大家得到消息知道JP来了就很开心都跑了过去。JP是莲潭集团的会长,大家都很崇拜他,恩真忙着迎接JP可主管要她去开门,可是她为了看JP就让孝媛帮忙做自己的事情。会长李江路想要艺莲嫁到清原会长家,艺莲不得已同意了。李江路会长车开到了公司恰巧碰到了前妻艺莲的母亲郑仁淑,可是,两行擦肩而过谁也不理谁。艺莲劝母亲换一栋楼办公,怕母亲见到父亲会尴尬,可是母亲不同意。李江路会长的儿子失踪了,一直找不到,只留下了孙子俊瑞和俊瑞妈妈,她一直住在李会长家抚养着儿子。  孝媛在拿钥匙时不小心跑到了男更衣室,看到有人在洗澡就吓了一跳,说自己只是要取钥匙。男子非得要她自己过去拿,孝媛只好捂着眼给拿了出来,孝媛很生气他不帮自己拿,可他说她很有趣。恩真和孝媛到塔罗牌处算命,孝媛拿到的是女王牌,可是会因为女王的命运而死,最后一张牌孝媛没有揭开,所以最后的结果她并不知道就走了。  李江路坐在车里上班时,看到了一个青春洋溢的女孩孝媛是一路跑着去上班,可是却在门口给脱下换了高跟鞋,他感觉到了年轻,一直在看了很久。孝媛在集团里打扫卫生,很拼命,恩真和孝媛玩起了女王和侍女的游戏,两人子啊打扫着游泳池玩着闹着很开心。李江路又再一次看到了孝媛开心的大笑着。

第2集
李江路又再一次在游泳池看到了孝媛开心的大笑着,没有听进去助理的回报,问起了实习生的情况。孝媛去医院问起了弟弟的情况得知了弟弟有民身体不好又出现了别的症状,还要继续检查。艺莲妈妈要艺莲不要再做职工的工作,可被嫂子插嘴说做着玩,母女两人又都指责起了她。李江路回到家看到俊瑞和俊瑞妈妈不在家就很生气,俊瑞妈妈赶紧向他解释自己是看婆婆难受去安慰她。  李江路脸色不好,要她们两个不要再去自己前妻那里,俊瑞妈妈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艺莲一个人坐在屋里发呆,嫂子过来问她关于晚上去婆婆那里吃饭的事情,说自己跟艺莲是一伙的。可艺莲向来高傲,不理她睡了。第二天,嫂子就让保姆给婆婆打电话说自己病了,没法去她那吃饭了。恩真一直在孝媛家租房住,这天,孝媛妈妈要增加八十万韩元的房租恩真很生气跟孝媛妈妈吵了起来。  孝媛赶紧从中调解拉了恩真出去,恩真一直指责孝媛的继母是强盗还对孝媛不好,自己贪图享受。孝媛一直劝着她不要乱骂,可她却越骂越爽。孝媛妈因为孝媛减少了兼职才多收了房租,可她一直瞒着家人在交投资的钱。孝媛早上跑步上班,James骑着摩托要送她,可她不同意。James在公司里要跟孝媛和好,可孝媛要他道歉,James不同意。因此在孝媛打扫卫生时,James屡次过来帮忙,两人和好了。  艺莲遇见了老朋友,两人一起吃了午餐,艺莲说起了自己哥哥失踪的时候,自己看到了父亲的遗书,感觉父亲冷落自己的理由不单纯是因为像妈妈,因为遗书上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名字,他不想给自己一分钱。艺莲从此之后,就变了就下定决心要拿回莲潭。李江路对于女儿艺莲所做的企划方案及经营方式很不满意,艺莲通过自己的实际调查说服了他,李江路最后同意了并要她不要再去前妻家里。李江路跟助理表示自己是想让艺莲放弃,为了不让她试图取代哥哥的位置。  艺莲妈妈对于儿媳和女儿没有陪自己吃饭很生气,就想夺回一切,就打算培养一些人作为自己的势力,想要跟李江路作对。孝媛和James被调到了kids club,两人很开心,依旧相互吵着架,斗着嘴,也相互帮忙着。孝媛在俱乐部里工作的很开心,在喷漆时不小心喷到了李江路身上,她不断道歉说自己会帮他洗好,并给了他自己的名字。李江路要助理查一下孝媛的履历。

第3集
李江路让金秘书找出孝媛的人事记录,孝媛却正在想各种办法去除掉李江路衣服上的油漆。孝媛妈因为要投资提前跟恩真要房租,恩真不给她就抢了恩真的卡。朴律师说给景宇爸邮寄的钱都被退回来了,让景宇找找他父亲。景宇被安排到莲谭保安组,被介绍给艺莲认识,艺莲觉得没有必要认识其他部门的人很不屑,却因为景宇对她的关注。郑仁淑要出书里面写着关于李江路家的一切事情,李江路听说后很气愤。艺莲一直想向爸爸证明自己的实力,母亲劝说她沉住气,等到时机成熟再行动。James和孝媛一起工作,孝媛无意讲述着自己的故事,James听着越发觉得孝媛的可爱之处,一直盯着孝媛看,孝媛想要缓解尴尬两人却无意碰到彼此更尴尬。James帮孝媛拿着沉重的包送她回家,说自己从小住在外国长大这次是趁放假来韩国打工的,两人说笑着和解了之前的误会,开心的一起走回家。经过各种尝试,孝媛终于成功将衣服弄干净,孝媛开始找客人的记录要还给他衣服。因为郑仁淑要出书骂李江路,李江路的家人都感到很郁闷和丢人。

第4集
恩真发现孝媛看着包会心的笑觉得她是在恋爱,孝媛却不告诉恩真他是谁。James合同到期去辞去工作回美国,这让刚刚对James有好感的孝媛有些失落。James找到孝媛向她解释自己离开的原因,两人像朋友一样聊天,James对于还不了解孝媛就离开很遗憾,要每天问孝媛一个问题,孝媛却说以后就没有机会问了,明天你就要走了。李江路对于郑仁淑出书一事手足无措,朴律师劝阻郑仁淑也无果。孝媛因为James的离开心情很不好,James却为了孝媛决定暂时留下,骑着摩托车载孝媛去上班。网上都疯传李江路的风流史录,大家都佩服李江路的女人之多。艺莲劝李江路输给郑仁淑一次,使郑仁淑不要让家里这么丢脸,李江路却反说艺莲跟郑仁淑一模一样。李江路派人翻乱郑仁淑的办公室以给她威胁,却刺激郑仁淑决定速战速决三日后就出版书,并且会出一系列的书。孝媛无意间见到李江路,孝媛取来西服还给李江路,并且给了李江路一张一对一职员向导的票。李江路看着金秘书找来的孝媛的简历。孝媛很高兴James可以留下来,James告诉她自己留下来是因为对她好奇。艺莲从酒吧出来遇到景宇,看到艺莲喝醉了要开车景宇组织了她,并且帮她叫了代理。James告诉孝媛自己要加班到很晚不能一起回家了,孝媛却等在James下班的路上,James很高兴的跟孝媛说说笑笑的回家……

第5集
家人都看出孝媛的心情和气色很好,怀疑她恋爱了。孝媛带了两人份的便当,James很高兴孝媛想着他做了这么可爱的事情。郑仁淑要艺莲、俊瑞妈都参加书的出版纪念会,俊瑞妈觉得很为难。James为孝媛做的好吃的午饭很满足,约孝媛下午休息时间来游泳池喝下午茶。孝媛作为导游带李江路游览了主题公园,因为不知道李江路的会长身份,孝媛表现的很自然,李江路也对孝媛产生了好感。李江路阻止不了郑仁淑出书,亲自见郑仁淑问她到底要什么,郑仁淑希望李江路在继承人的问题上下决心。孝媛来到游泳池看James游泳,为了捉弄孝媛,James假装溺水,孝媛情急之下跳进水中救James,却忘记了自己原本不会游泳。孝媛醒来,James因为孝媛不会游泳还跳进水中救自己很感动,拥抱了孝媛。孝媛妈发现自己的投资被骗,不敢告诉家人。孝媛接到医院的电话,因为出现了捐赠者有民可以接受手术了,孝媛很开心的跟James道别回家。孝媛妈告诉孝媛爸自己投资被骗,把孝媛攒的有民的手术费都投资进去了,孝媛回家告诉爸妈有民可以手术的消息了……

第6集
孝媛爸爸妈妈和孝媛到医院办理了有民手术的相关手续,孝媛爸爸因为不想让女儿太过辛苦劳累,决定向她保密关于投资失败的事情。孝媛妈妈无措的看着孝媛爸,孝媛爸告诉她不要担心他会去想办法筹钱的。孝媛高兴的到无菌病房看望准备接受手术的有民,孝媛告诉有民他就要接受捐赠者的心脏,做了心脏移植手术后他就可以和姐姐孝媛一起出去旅游了。  James来到孝媛的办公室发现孝媛不在,恩真告诉他孝媛家里有事今天上午不能来上班,James要恩真转告孝媛他来找过她。孝媛来上班后听说James来过高兴的想起James还在关心自己。恩真看出那个令孝媛欢喜和发愁的人就是James。  郑仁淑就要去参加名贵夫人的茶话会,在去茶话会之前她决定去商场选购一套首饰。她叫来了女儿和儿媳陪自己去商场,可是那里却没有适合她佩戴的首饰,商场服务人员答应明天新来的款式一定给夫人保留。  孝媛来到和James一起工作的新项目儿童活动中心,两人高兴的一起整理房间。忽然James的皮夹掉到地上,孝媛随手帮他捡起,看见了James全家的合影照,谁知James却满脸不悦,一把抢过了皮夹,孝媛急忙道歉不是有意看他的皮夹,James没有说什么,只是更加努力的干活。  艺莲把白景宇替自己叫的代驾的钱还给了他,白景宇不客气的收下。白景宇的疏远令艺莲也十分不舒服。孝媛忽然接到李江路的电话,孝媛依旧热情的称呼他为顾客。李江路约孝媛见面,孝媛问起有什么可以为他服务的,李江路提出给孝媛一次兼职的机会,那就是以员工的身份角度说出对莲潭公司的意见。孝媛对于兼职简直是轻车熟路,立刻答应为李江路整理并约好明天交给他。  孝媛爸为了儿子有民的性命到处去借钱,可是因为他没有工作却没有任何一家信贷公司愿意贷款给他。孝媛妈等在家里许久也不见丈夫回来,不禁又是着急又是担心。  孝媛下班后到医院去照顾弟弟有民,忽然接到James的电话,James约她出去见面,见面后James用小故事影射两人互相之间应该说出心底的秘密。James告诉了孝媛他小时候的经历,因为妈妈去世,他5岁的时候被美国的一个家庭收养,可是他却从来感觉不到那是他的家,他总是融合不到这个家庭中去。而孝媛也交换了自己的秘密,她告诉James她的弟弟先天性心脏病,而那天在车站就是接到了有人捐赠心脏的消息。交换了心中的秘密后,两人感觉更加亲密。  艺莲难过的向妈妈郑仁淑诉苦,因为爸爸李江路要她去相亲。妈妈告诉艺莲因为时机还不够成熟,她们还不能正面和爸爸作对,所以她就要听从爸爸的意见去相亲。艺莲见诉苦无用十分苦恼。大嫂不小心打破了杯子,艺莲和郑仁淑都十分不满俊瑞妈妈,她们从心底就瞧不起这个秘书出身嫁入他们家的女人。  奔波了一天的孝媛爸没有搞到一分钱的借款,回到家里面对孝媛妈的询问,孝媛爸表示明天会更加努力一定筹到有民的手术费。孝媛回到医院陪伴弟弟,有民看出姐姐孝媛在恋爱,因为她的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孝媛承认自己陷入爱河并且答应等有民好了和James一起陪有民去莲潭水上乐园游玩一天。  第二天孝媛拿着自己总结的意见去见李江路,她总结出30多条,李江路听了十分赞赏她的想法。艺莲和俊瑞妈回到家里听到李江路的笑声从书房传来,大婶告诉她们朴律师在家里,艺莲去告诉妈妈李江路最近很奇怪,心情好像很不错,竟然在家里听到他的笑声。  李江路发现孝媛没有佩戴任何首饰,他亲自去商场为孝媛购买了整套首饰。接到商场的通知郑仁淑带着艺莲来到商场,服务员却告诉她们订购的首饰被李江路买走了,因为服务员并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婚,还以为李江路买了要送给郑仁淑的。郑仁淑听了这个消息,忽然意识到李江路可能有了女人。

第7集
郑仁淑听说了李江路买走了她订购的项链十分恼火,她判定李江路有了新的女人。李江路去了骑马场准备骑马,朴律师表示不会骑马所以不准备陪着会长,李江路吩咐骑马场的人员准备一匹温顺的马,因为他要邀请一位女士陪着自己骑马。郑仁淑找来朴律师问起李江路的女人问题,朴律师回答李江路从来没有提起过女人。郑仁淑要朴律师把他那个朋友白景宇安排到李江路身边做他的贴身保镖。  孝媛爸请求医院宽限预支手术费用的时间,医生却告诉他如果过期不能交钱,就要安排下一位病患接受移植手术了,那样的话有民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了。孝媛爸为了儿子的性命,决定再次出去努力筹钱。  白景宇到公司上班刚准备进电梯,却被艺莲关了电梯门,景宇见到艺莲对自己如此深的敌意心中不悦。朴律师找艺莲见面通知她相亲的日子定下来了就是明天。艺莲表示不满,朴律师劝说艺莲必须要接受李江路的安排,因为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就要先付出。艺莲不高兴的走进电梯,到了一楼因为还在想事情忘记下电梯,此时正好走进电梯的景宇关上了电梯的门。两人在电梯内发生争执,景宇不客气的告诉艺莲不要惹恼了自己。  朴律师安排白景宇到李江路的身边做保安并且要他争取到做他的贴身保镖,景宇表示自己一定会努力。  James带孝媛到莲潭附近的小山上远处观看莲潭水上乐园,美丽的景色尽收眼底。孝媛笑着说出她也经常来这里。James教孝媛张开双臂感受身边的微风吹过,James从后面抱住孝媛,孝媛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这一刻的温柔。两人回到公司却忽然见到一个走丢了的孩子哭着喊妈妈,孝媛急忙上前安慰孩童,并且要James帮忙,James看见眼前的儿童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失去母亲的一刻,眼泪顿时溢出他的眼眶。孝媛处理完小朋友的事情后忽然发现了James的状态不对,James带着孝媛来到了小时候自己被领养的时候走过的桥。  孝媛了解了James内心的伤痛,她安慰着James今后还会陪他一起来这里,一起走过那座桥。James紧握孝媛的手,心中感觉十分温暖,从此不再担心被伤害,也不再担心被抛弃。  孝媛爸回家偷拿了家里的房契和孝媛妈的印章来到私人信贷公司,可是信贷公司却只肯贷款给他三千万,孝媛爸情急之下动起了抢劫的念头,趁信贷公司人员吃饭的时候动手打开了保险柜的门,被信贷公司的人员打晕送进了警察局。孝媛妈在家里等待孝媛爸不见回来,恩真无意间说起孝媛爸下午回来过,孝媛妈忽然想起家里的房契,进了房间一看果然都不见了。  艺莲来见妈妈妈妈诉苦,可是妈妈不理解她,坚持要艺莲听从李江路的安排去相亲,艺莲生气的离开了郑仁淑的房间,嫂子劝说艺莲早日相亲离开这个让人难受的家,艺莲误会嫂子企图赶走她而企图继承全部家产,讽刺嫂子是秘书出身,嫂子不悦,向车秘书大吐苦水。  孝媛和James一起散步,孝媛忽然接到电话,医院通知她安排了有民明天手术,孝媛接到通知高兴的跑去了医院。孝媛到了医院后,医生却告诉孝媛他们家至今还没有交上手术费。孝媛妈赶来医院,告诉孝媛她的爸爸带走了房契,孝媛不明白为什么她已经攒够了钱还没有钱交给医院做手术费。  忽然孝媛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孝媛急忙和妈妈一起来到警察局,看到被关在牢房里的爸爸,孝媛哭了起来。因为爸爸的冲动,爸爸金学奎要负法律责任,而这些事实的调查也需要一些时间。听到这个消息,孝媛妈立刻感觉崩溃,孝媛也感觉到了无助和绝望。

第8集
听说爸爸因为抢劫而被关进警察局,孝媛和孝媛妈立刻感觉晕头转向,她们急忙去牢房看望爸爸。得知爸爸就要被拘留等待审理,孝媛无奈的填写了表格争取为爸爸取得担保。  出了警察局母女俩又来到医院看望有民,孝媛妈把全部责任都推给孝媛,让她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救弟弟有民。孝媛勇敢的担起重任,开始出去到处借钱,可是经过一夜的马不停蹄,孝媛只借到了区区不到一千万,距离手术费用一亿韩元相差甚远。  第二天孝媛依然为了弟弟的手术费四处奔波,可是仍然毫无进展。孝媛到了公司请求预支工资,却被主管责骂,身为实习员工的她根本就没有资格提出这样的要求。  艺莲被李江路安排去和张会长的儿子见面,可是见面后才知道张会长的儿子是个有过瑕疵的人,因为他有一个4岁的儿子,虽然在法律上是未婚,因为他并没有举办过婚礼。艺莲知道自己的爸爸为了生意竟然让自己和这种人相亲,气愤的离开了茶楼回到公司找爸爸理论,可是李江路并不在办公室,艺莲气愤的拿出高尔夫球杆准备动手砸李江路的车,却被白景宇阻拦住,艺莲斗不过白景宇,只好暂时放弃。  Jamse告诉孝媛因为美国公司的原因他要回去一趟,不过过一段时间他还会回来看望孝媛,孝媛虽然感觉失落,还是笑着鼓励Jamse应该回去。孝媛把整理好的资料交给李江路,李江路拿出准备好的项链送给孝媛说是兼职的工资。孝媛并不知道这个项链是昂贵的名牌,笑着收下了。李江路看出孝媛有烦心事,可是孝媛却并没有说出来。  孝媛拿着项链给恩真看,恩真听说是兼职的工资也没想过会是昂贵的项链,孝媛随便的把项链送给了恩真。孝媛接到医院的电话要她过去,孝媛赶到医院,医生告诉她要马上交手术费,不然医院不会同意为有民做手术。孝媛立刻满大街去找招工的广告,只要有高薪的工作她都想去试试。可是跑了一整天依然没有任何成效。  李江路来到骑马场骑马,却意外的遇见了郑仁淑,他并不知道其实郑仁淑是打听好了他骑马的时间故意在此等待。李江路为了不和郑仁淑发生正面冲突做出让步,主动退出了骑马场,把场地让给了郑仁淑。可是郑仁淑见到李江路的反应,更加肯定他有了女人。郑仁淑要陈秘书去查李江路身边的女人。  Jamse几天不见孝媛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孝媛却要恩真不要告诉他。Jamse无奈只好发了简讯给孝媛要她感觉困难的时候就来找他。孝媛奔波一天疲累交加,见到了Jamse的简讯来到公司门前准备见Jamse,却终于支持不住晕倒在地。李江路乘车回到公司忽然见到孝媛晕倒在自己的车前面,立刻下令将她送去医院。  恩真接到电话,急忙去医院照顾孝媛。李江路要朴律师打听孝媛的事情,知道了孝媛家里遇到的困难,李江路立刻命令朴律师联系医院他要做孝媛弟弟有民手术费用的担保人。

第9集
孝媛从医院醒来,第一时间想到有民,她摘下自己的吊瓶针管直奔有民的病房。孝媛见到医生,医生却告诉她们医院已经决定替有民做手术,孝媛和恩真感觉莫名其妙,不知道医院为什么突然答应替有民手术。  艺莲喝的酩酊大醉回到妈妈家里,郑仁淑听说李江路竟然让女儿艺莲和一个有孩子的男人相亲,也十分生气。可是郑仁淑却想不出什么办法对付李江路,只好安慰女儿暂时听从爸爸安排,艺莲却咬牙切齿的说出绝对不会原谅爸爸。艺莲住在郑仁淑家里,第二天俊瑞妈告诉她们李江路也是一宿未归,郑仁淑感觉李江路被女人迷住了,更加坚定查出那个女人是谁的决心。  有民被推进手术室,孝媛和妈妈在外面焦急的等待。医院劝说孝媛接受治疗,因为为了弟弟的手术她一直疲于奔波并且累倒,孝媛接受了输液后来到问事处询问医院为什么会同意有民做手术,问讯处的人回答她上面的人才知道。  车秘书查出最近和李江路走得最近的就是OTV的播音员黄再恩,郑仁淑叫人找来黄再恩,黄再恩却诚惶诚恐的否认李江路身边的女人是她,因为去年就已经被夫人郑仁淑教训,之后她是再也不敢与李江路发生任何关系。郑仁淑确信黄再恩与李江路没有任何关系。  艺莲和景宇再次在电梯里相遇,见到艺莲手腕上被自己抓过的伤痕,景宇心中过意不去,他告诉艺莲如果再有什么愤怒的事情可以来找他,他有办法让人消除愤怒的情绪。景宇向公司递交请调报告,他申请去总公司做保安工作。  李江路听说郑仁淑找到了黄再恩的事情后,问清朴律师到底是为什么,朴律师回答李江路买项链的事情被夫人知道了,李江路决定和夫人好好斗上一斗,他下令购置的马匹和项链再订一套同样的款式送给夫人,朴律师提醒他那样做夫人会误解他有意和夫人和解,李江路回答正是要达到这样的效果。  郑仁淑收到李江路派人送来的花和项链感觉十分吃惊,而艺莲和俊瑞妈也感觉十分惊讶。接着她们又接到骑马俱乐部的电话,得知李江路订购的马匹竟然是专门为了送给夫人,俊瑞妈兴奋的说出爸爸好像是要和妈妈和解的意思。郑仁淑口里不说什么,可是心里却十分高兴。可是她还是拿不准李江路到底是不是真心的要和她和解。  有民的手术进行的十分顺利,手术结束后有民被送到病房。孝媛高兴的来到警察局把这个消息告诉爸爸。Jamse等在和孝媛一起工作的地方到了天黑孝媛才出现,孝媛见到Jamse立刻扑进Jamse的怀抱并且解释自己这几天一直在为弟弟的事情奔忙。Jamse告诉孝媛他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出国,可是孝媛当天晚上还要去医院陪护弟弟有民,因为今天晚上是危险期。两人依依惜别,相约明天见面孝媛陪Jamse到他的小桥那里。  恩真打听到了担保人的电话把电话号码给了孝媛,孝媛打过去却发现是那位顾客的电话。孝媛打通了李江路的电话,约李江路见面,李江路马上推掉了和郑议员的会议。孝媛打电话告诉了恩真担保人就是西服顾客,恩真急忙要赶过去看看这位顾客的面目,孝媛妈妈不同意恩真离开,恩真只好拿出孝媛送的项链并且告诉孝媛妈妈这个价值十分之多,孝媛妈高兴的戴上了项链。  孝媛见到李江路感谢他出面为弟弟的手术费担保,李江路回答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孝媛说了无数感谢的话,高兴的和李江路一起离开饭店。忽然李江路的秘书团赶到称呼李江路会长,整个莲潭公司的高层领导全都赶到在会长面前敬礼。李江路因为他们在孝媛面前泄露了自己的身份而恼火。  恩真也在此时赶到,认出了李江路就是会长,急忙让孝媛敬礼并且告诉她眼前的人就是会长。孝媛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和蔼的人。

第10集
李江路因为在孝媛面前泄露了身份而恼火,孝媛也因为自己一直以来当做是顾客的人竟然是会长而吃惊。恩真也为孝媛竟然把会长当做顾客而为孝媛担心,孝媛问起项链,恩真回答已经送给了她的继母,孝媛决定要把项链还给会长,因为如果是会长送的礼物那么一定会值很多钱,那么就一定要还回去。  李江路回到办公室大发雷霆并且动手打了秘书长,秘书长沮丧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哭泣,被朴律师看到,朴律师问起会长到底今天见的人是谁,李江路却不肯回答。  恩真回家向孝媛继母要回项链,而孝媛妈却不肯把项链还给恩真,并且告诉恩真如果想要回项链,就要用50万买回去。恩真向孝媛说起,孝媛只好无奈的笑了笑,忽然想起已经过了和Jamse约定的时间,孝媛急忙跑到公司去找Jamse。  俊瑞妈想起如果公公李江路和婆婆郑仁淑两人和好的话,她在家里的地位就会比目前好一些,于是她为了知道事情的真相,去了公司找到朴律师试图问个清楚,朴律师安慰她说即使两人关系破裂,到时候他也会站出来替俊瑞妈和俊瑞争取应得的股份。有了朴律师的承诺,俊瑞妈感觉十分满意,同时一颗终日提起来的心终于可以落下了。  孝媛飞奔到公司却找不到了Jamse。而Jamse也收拾好了行李准备离开,可是他终于不甘心,给孝媛打了通电话,可是孝媛电话却始终没人接听。原来孝媛在办公室找不到Jamse就到他们曾经一起登上的山顶找Jamse,而她的电话却忘在了办公桌上。Jamse忽然想起了和孝媛一起去过的地方,于是爬到山顶,果然在那里见到了孝媛。  两人激动的拥抱在一起,随后Jamse向孝媛提出求婚要她做他的新娘,因为他总感觉不安,想到要出国就怕失去孝媛。孝媛安慰Jamse一定会等他回来。Jamse再次推迟了回美国的时间,晚上Jamse带着孝媛回到自己的家,Jamse拿出自己母亲留下来的戒指交给孝媛,并且说出只有这样,他无论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都会想着回来见孝媛。孝媛也拿出自己妈妈临终留下的戒指交给了Jamse。第二天孝媛去机场送走了Jamse。  李江路告诉艺莲张会长的儿子对她很感兴趣,希望再次见面,并且要求艺莲去和张会长的儿子见面。郑仁淑带着俊瑞妈和艺莲一起去参加展销会并且买了画回家。俊瑞妈说起要把画挂到俊瑞房间,郑仁淑提出要俊瑞妈早些回家照顾李江路的晚饭,艺莲见妈妈竟然顾及爸爸的生活心中不满。  景宇再次与艺莲在电梯里相遇,艺莲问起景宇如何发泄愤怒的情绪,景宇忽然强吻了艺莲,而艺莲呆了几秒钟后忽然反吻了景宇,两人缠绵悱恻很久不肯分开。  孝媛送走了Jamse后忽然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在电话里哭着喊着说弟弟有民情况危急,孝媛立刻泪流满面的飞奔往医院。

1/12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太阳的新娘其他

top
大奖 奖项 入围者 结果
2012年SBS演技大赏 新人奖 郑恩宇 获奖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