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若镛

丁若镛

丁若镛简介

top
该剧以朝鲜时代著名学者丁若镛为原型,讲述了丁若镛变身侦探推理各种凶险事件的故事。
1795年,热衷西学的同副承旨丁若镛因受周文谟一案牵连,被贬为金井察访使,临行前,正祖大王赏赐一副眼镜,叮嘱他要明察秋毫。丁若镛带着贴身护卫武英来到金井,邂逅茶母雪兰,二人不打不相识。知识渊博且极富洞察力的丁若镛在雪兰的协助下,屡破奇案,并深刻体会到民间的疾苦。

丁若镛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丁若镛演员阵容

top

丁若镛(朴宰正饰)
朝鲜的博学之士,性格豪放,自信,凡事都抱乐观态度,富于同情心。

雪兰(李英恩饰)
金井衙门的茶母,武艺高,脾气犟。常与和丁若镛斗嘴,但关键时刻可以互相托付性命。

甲秀
扒手,老千,但他的技术常能为丁若镛所用。

大江(张东民饰)
客店里的傻小子,但他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多次在事件调查中起到重要作用。

武英(权赫饰)
丁若镛的随从,武功高强,英勇忠诚,但看到喜欢的女人会打嗝。

红春
漂亮的客店侍女,喜欢看帅哥,爱占小便宜。曾经嫁人但很快被休回家,原因不明,年过三十还没有结婚,和甲秀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捕头
雪兰的上司。贪生怕死,私下里会收点小贿赂,时不时拖丁若镛的后腿,但抢功劳的时候总在头一个。

丁若镛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红梅之夜

  1795年,热衷西学的同副承旨丁若镛因受周文谟一案牵连,被贬为金井察访使,临行前,正祖大王赏赐一副眼镜,叮嘱他要明察秋毫。 丁若镛初到金井,即在赌房揭穿了老千甲秀,不料被闯进来抓赌的茶母雪兰一并带回衙门。肉库发生命案,两班子弟朴仁浩惨死。老千甲秀曾与死者发生过争执,因而被捕头当作凶手百般拷问。丁若镛在死者家中发现了红梅图和春画,打听到死者曾到韩大人府上做事。回到客店,又听婢女红春说起见过两班子弟深夜出入韩府。韩大人府中,以夫人崔氏为首的一班贵夫人蓄养男宠排遣寂寞,加入者均以红梅簪为表记。 丁若镛造访韩府,看到红梅图,故意谈起杀人案,注意到崔氏身边的金夫人表情怪异,正待追查,不料金氏也被杀。丁若镛与茶母雪兰勘察现场,发现了与朴家一模一样的红梅图,还有熟悉的香气。丁若镛带人闯入韩府,揭穿崔氏、金氏与朴仁浩的三角关系,崔氏承认刺死朴仁浩,并杀了握有她杀人证据的金氏,然后自尽。此案告破,但丁若镛却仍觉得事有蹊跷,正在这时,雪兰跑来说尸检有新发现。

第2集 玩偶之泪

  红春在客店里讲起村姑粉姬被诬告含冤而死,从此后她家总闹鬼,这时,傻小子大江兴高彩烈地跑进来,宣布流浪戏班燕苑戏团进村了。街上,丁若镛村民们围观戏班表演,班中众人各显其能,而大江和一众少女粉丝格外关注高大英俊的剑舞者允吉。在投飞镖表演中,担任靶子的顿锁意外被飞镖击中而死。事后,丁若镛和茶母雪兰要求验尸,但高斗锁(班主)却百般阻拦,坚称是意外,接受了贿赂的捕头也不许雪兰插手此事,丁若镛若有所思。第二天,丁若镛和雪兰不约而同地潜入戏班子的住地,果然,雪兰发现顿锁的真实死因是中毒!丁若镛派随从武英和小偷甲秀进入戏班做卧底,得知熊锁和顿锁争夺下任高斗锁的位置,允吉则被长期被顿锁侵犯,二人均有嫌疑。丁若镛询问允吉,允吉坦言很想亲手杀死顿锁,但他并非凶手。高斗锁叫来捕头,坚称二人并不作案时间。不久,甲秀发现允吉被害,而熊锁就站在尸体旁边。根据现场勘察,丁若镛排除了熊锁作案的可能,指出凶手是个比允吉更高更有力的人,并发现允吉死前写下了几个古怪的血字。大江和几个允吉的女粉丝前来报告,他们曾看到一个高大陌生男生从允吉的房间出来,大江记得那人脖子左边有痣。但捕头抓来的戏班成员中却没有这样一个人。丁若镛听说允吉生前绘有盲剑谱,意识到不识字的允吉留下的血字并非文字,而是图画。雪兰发现大江辨错左右,疑凶的痣应该在另一边。客店中,红春被流言所困,十分气愤,说起同样被冤枉的粉姬,当年就是被戏班的成员强暴,她含冤自杀后弟弟也流落他乡,丁若镛听后,大受启发,会同雪兰查找当年案卷,发现当年顿锁迫使允吉协助他强暴了粉姬,又找壁斗锁作伪证,反赖粉姬妄告不实,粉姬被罚杖责,又受流言所伤,含恨自尽,其弟赵华不知所踪。丁若镛判断,赵华已经乔装改扮混入戏班报仇,当年作案的顿锁、允吉相继毙命,而作伪证的壁斗锁正是如今的高斗锁,他便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抓住真凶后,丁若镛在给正祖的信中写道:这次案件让下臣知道,能决定人性命的流言是多么可怕的武器,一个没经证实的流言,都会让百姓动摇甚至陷入骚乱。为了好好保护这样的百姓,保住国家,应亲君子而远小人,重罚那些蛊惑煽动百姓的人,不让这样的事导致有人含冤而死。

第3集 铃铛声

  深夜,雪兰从童年的恶梦中惊醒,催命的铃铛声仿佛还在耳边回响,直到白天她仍心神不宁。集市上,她又听到了铃铛声,在寻找来源时意外受伤,被送丁若镛到医苑。医生徐均问起她肩上的烙字从何而来,雪兰避而不谈。村民报案称女儿失踪,捕头急着下班不予理会,雪兰前去探查,发现女孩失踪后家门上被挂上了木人像,雪兰看过大惊失色。丁若镛和雪兰带人到处寻找失踪的女孩明珠。明珠的母亲收到一封写有谜题的信和明珠的头发。雪兰说,犯人专拐未满十岁的女孩子,并留下两种表记,如果未能在一天内找到孩子,孩子必然性命不保。雪兰一再追问她是否听到铃铛声引起丁若镛注意。丁若镛决心解开信中的谜题。但是,尚未成功就传来找到明珠尸体的消息。丁几次追问雪兰与案件的关系,雪兰终于说起童年时和姐姐一起被绑架惨遭折磨、姐姐被杀的往事……因受刺激,雪兰记不起犯人的面目,只记得铃铛声和犯人手上纹着的字。集市上,雪兰听到铃声寻声追去,看到医生徐均扶起小女孩,冲上前去,却发现是一场误会。又有孩子失踪。雪兰发现那正是集市上的女孩!丁若镛开始怀疑徐均。接受盘问时,徐均镇定自若答对从容,丁若镛看不透他,雪兰发现徐均手上有模糊的烧伤痕迹,似乎想起什么。捕头在集市上买来致幻剂,雪兰发现与在徐均家闻到的味道一模一样。雪兰去徐均家搜查,找到了木偶,徐均却是说病患所赠,腰间的铃铛也不过是装饰。雪兰记起往事,但徐均却洋洋得意地说,没有决定性证据官府也拿他无可奈何。面对这种丧心病狂又极其精明的对手,雪兰束手无策,丁若镛则说战斗才刚刚开始……丁若镛安排人手时时盯住徐均。此时雪兰突然失踪。雪兰在徐均的密室中醒来,徐均坦言她是玩偶中唯一逃走的,所以一定要把她重新抓回,体会把猎物逼入绝境的快感。为了救回雪兰,丁若镛苦思数字谜题,记忆力超群的傻小子大江把徐均家的数字图和当时他的话复述了出来,丁若镛突然悟到这是魔方阵。

第4集 钱的战争

  集市上,大江在店铺中闲逛,突然闯进一群匪徒。时间回到案发前两天。正祖来到无量行。街上有人砸摊子,雪兰上去阻止,对方自称是商团的人,摊主借钱不还,他们是根据契约行事,捕头惧怕商团势力,劝雪兰不要管闲事。客店中,丁若镛听甲秀说起商团放高利贷,还不起的人都会家破人亡。村中,村姑允智因父亲还不起高利贷被商团带走。为了调查偷税和放高利贷,雪兰来到商团首领家,带走会计金志常,首领威胁如果查不出来什么后果将很严重。商团的后台大监韩胜浩担心金的忠诚,首领赵明勋却不以为然。果然,雪兰再三逼问,但金一言不发。案发前一天。行中,正祖失踪,中一片混乱。村中,被抢走东西和女儿的村民来找商团求情却被殴打。村民们求告无门,愤恨不已,决心反抗。案发之日。金志常仍不开口,雪兰无计可施。村民袭击商铺,劫持人质,大江也在其中。微服私访的正祖来客店找丁若镛,却因没钱被老板娘嘲笑。劫持人质现场,丁若镛与劫持者谈判,注意到他们针对的是商团。客店中,花痴红春对正祖动手动脚,甲秀则邀正祖玩双陆。劫持人质现场,丁若镛用干粮换回了一个受伤的人质。甲秀连正祖的外衣都赢了过来,红春跑来说丁若镛在劫持人质现场。劫持人质现场,大江放屁,把众人熏得要命。外面雪兰汇报,劫持都都是本分的小商人和工匠,丁若镛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劫持者痛责官府与商团蛇鼠一窝,要求赵明勋归还抢走的东西和人,并向他们道歉。商团驻地,丁若镛看到了大监韩胜浩。丁要求商团答应劫持者的要求保证人质安全,被赵一口回绝。劫持人质现场,捕头正要强行进攻,不料劫持者拿出了炸药。丁若镛亲自进去做人质换出大江。人群外,正祖将一切看在眼里。商团驻地,武英救出允智,甲秀盗回村民被抢的东西。允智来到现场劝父亲投降。丁若镛向他们保证一定让商团得到应得的惩罚,为村民讨回公道。然而,劫持者们并不相信。店铺伙计要抢刀子,被劫持者之一张炳秀错手杀死,随后他被神秘的狙击手打死。劫持者终于被抓,雪兰很关心丁若镛。正祖在客店打扫卫生,被老板娘教训。监狱中,商团会计金志常被劫走。丁若镛发现死去的劫持者张炳秀十分可疑,白天的人质事件也是障眼法。地牢中,韩胜浩逼金志常交出帐簿。丁若镛利用赵韩两人的矛盾,巧使离间计。罪犯终于伏法。客店中,正祖与丁若镛相见,丁若镛说:"构筑国家栋梁的不正是品性直正的百姓吗?一定要悉心倾听黎民的疾苦。"正祖欲让丁回到中央,而丁表示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第5集 密室

  丁若镛和甲秀在集市上看到有人调戏妇女出手教训,结识了迎月馆的艺伎红燕。丁若镛听甲秀说起红燕的身世,雪兰在一旁很不自在。迎月馆中正在举行宴会,红燕出场,艳压群芳技惊四座,但周围也射来嫉妒的目光。丁若镛带甲秀、武英造访迎月馆,红燕热情款待,席间却来了搅局的熟客,好在有保镖西云将捣乱者带走。事后,红燕三言两语就安抚住了熟客朴民秀。贪财的甲秀被人鼓惑,花二十两买了一口洗衣井。大江跑来报告迎月馆发生杀人案,死者正是昨天在酒席上搅局的朴民秀。雪兰验尸发现,死者是呼吸困难导致心脏麻痹,捕头欲以"马上风"结案,雪兰却说并非如此简单,没有外人闯入,没有外伤,没有中毒,一个健康男人突然死亡,实在奇怪,她怀疑是密室杀人。妓房主人不许丁若镛进入查案,无奈他让雪兰扮成外地来的艺伎混入妓房。甲秀守在洗衣井旁收费,才发现被骗了。雪兰在妓房中破绽百出但总算应付了过去,她听说红燕给客人服用药物,而前任头牌梅良和红燕关系紧张,死者朴民秀曾是梅良的恩客,却被红燕抢走,保镖西云是红燕的伎夫,梅良也喜欢西良。焕然一新的雪兰来客店汇报情况,傻小子大江不但没认出她来反而向她求爱。丁若镛向死者父亲朴惕元打听情况,无果,但死者母亲的表情让他心生疑窦。红春等人正在嘲笑甲秀被骗,又一个发财机会送上门来了,这次是房地产生意。雪兰叫红燕出来,丁若镛武英趁机进房中搜查,不料先看到梅良来偷药,又看到朴惕元来找红燕。原来,朴惕元也是红燕的裙下之臣。丁若镛苦思杀人动机。雪兰发现西云在后院埋小狗的尸体。梅良也发现西云房中有蹊跷,以此威胁西云。妓房主人让雪兰接客,丁若镛赶来帮忙,没想到雪兰早就解决了客人,此事让雪兰确定了丁是关心自己的。清晨,妓房又出人命案,替红燕接客的梅良也死在红燕房间。雪兰发现梅良像是被毒虫咬死的,于是再次检验朴民秀的尸体,果然,他的真正死因也是被毒虫咬的。那么,事情真如雪兰怀疑的,真凶要针对的其实是红燕?丁发现西云手上有虫咬的痕迹。丁若镛会同雪兰再次搜查红燕房间,发现蚂蚁聚集在葫芦瓶上。这时,重要嫌犯西云突然失踪。丁若镛对红燕说西云是为她杀人,要求她协助抓捕西云。深夜,丁与雪兰守在红燕房外,不想红燕金蝉脱壳化装逃走,留在房中的却是西云!丁若镛追问西云,红燕的目标到底是谁?西云道出红燕的身世,当年其父的朋友趁人之危霸占其母,导致红燕父母双双自杀,那个祸首就是红燕要杀的人。丁若镛、雪兰及时阻止了红燕,但是,捕头跑来报告,迎月馆又死人了。

第6集 学院别曲 折断的翅膀

  丁若镛认识了给客店送菜的两班少年崔元锡,对其人品颇为赞赏。大江跑到衙门当了捕卒。金井发生流感疫情,客店的生意一落千丈。这时,店中来了个会说韩语的西洋人!正当大家颇感新奇时,元锡的母亲前来报案,元锡失踪了。元锡的尸体在野外被发现。雪兰鉴定,他是遭虐打致死后又被焚尸。当丁若镛雪兰在书院中查访时,同学们都对元锡的事三缄其口,噤若寒蝉。丁若镛打听到县令之子金在侯和尹石浩经常欺负元锡,并在元锡失踪前一天对元锡百般羞辱,元锡曾与之发生冲突。在侯、石浩承认曾追赶元锡,但中途因石浩腹痛,改道医馆,因此有不在场证明。但是,丁若镛从二人的表现中看出破绽,医生也说当时在侯的手上有伤。有证人前来作证说在免新礼第二天看到过元锡,虽然是背影,但从左手写字这点可以断定是他本人。丁若镛向崔母求证,得知元锡虽是左撇子但去世前几天左手受伤,因此是有人假冒元锡!丁若镛与雪兰再次勘查现场,发现地是湿的,而尸体却是干的。丁若镛故意放走石浩,欲令二人互生猜忌,石浩中计,与在侯吵翻,在侯一怒之下扼杀石浩。县令突然将雪兰无故停职。丁若镛前来安慰,二人关系越发暧昧。丁若镛与雪兰潜入县衙寻找失踪的石浩,发现衙役们在为空客房烧柴取暖。在空房的暗室,丁找到了石浩的尸体!县令瘫倒在地。捕头跑来报告:凶手在侯不见了!林中小屋,在侯的尸体赫然在目。丁若镛得知在侯曾收到一封信,看后便神色不宁。丁若镛看到信上写着:我还活着,想见我的话,就到杀我的地方来。难道被火烧的尸体并不是元锡?崔家,元锡终于现身。丁若镛在给正祖的信中写道:教育是千年大计,可是担负此大计的书院,已经丧失其职能变成政治工具。孩子们在书院中日益凶暴无法无天。盼望早一天整治这扭曲的教育制度。国家必须有强壮的砥柱,才会有出路。

第7集 泥潭

  金井发生连环命案,被害者无论年龄性别还是职业都没有明显相关性,丁若镛称之为无理由杀人。红春不敢让娘知道她和甲秀在交往,甲秀不满。捕头办案不力,上级要派特别调查团接手连环杀人案。来查案的朴调查官,一到金井就给了衙门上下一个下马威。 朴调查官在被害者口中找到了凶手被咬下来的一小块肉,她高明的检尸技术让雪兰无话可说。朴调查官自称是丁若镛的粉丝,更让雪兰暗自神伤。 妓女晓月在集市上碰到从清国回来的熟客铉公子。朴调查官判断在最近几次命案发生地的附近再次发案的可能性极高,要捕头加派人手盘查陌生人,并封锁道路,丁若镛担心会打草惊蛇,朴调查官则说这是声东击西,他们几个人化装潜伏,暗中分辨行迹可疑者。女伴邀红春去红灯区玩,大江也跟去了。红春因为年纪大被拒之门外,大江却混了进去。红灯区的酒店内,铉公子备受女性关注,他为晓月在身体上绘画,被大江看到。朴调查官抓住韩光泰,经审问此人招认因赌博倾家荡产而报复杀人,上级对朴调查官赞赏有加,雪兰却不相信事情会如此轻易了结。果然,很快又发现尸体了。死者正是晓月。韩光泰只承认杀了几个男人,女性死者却不是他杀的,朴调查官认为他在说谎。雪兰从尸体入手,证明杀害女性的另有其人,朴调查官不以为然,而丁若镛似乎也站在她一边。雪兰只身前往红灯区查案,被保镖发现,幸好丁若镛带着武英赶到才解了围。 雪兰在另外几个女死者身上发现了晓月一样的用染料画的纹身,而那图案竟出现在红春的裙子上!原来大江记下了那晚看到的图案,丁若镛和雪兰让大江把看到的人画出来,红春认出此人正是黄铉。在黄家,丁发现黄有手颠症,而他的朋友南旭对其特别关心。南旭说黄铉醉心于绘制纹身,惹下风流债。。丁找到经黄绘纹身的贵妇人尹氏,她却发病身亡。丁告诉雪兰尹氏和黄铉同为手颠症,是中毒所致。尹家投诉雪兰,朴调查官警告雪兰不得擅自查案。雪兰伤心,丁若镛送手套安慰她。 丁率众人潜入红灯区的酒店,发现了一间密室,里面散落着黄铉的画,墙留有带血的刮痕。雪兰在地板上发现的粉末是罂粟粉,黄和几位死者都有吸毒的痕迹。甲秀和雪兰被朴调查官关了起来。朴坚持结案,丁却指出她其实对此案也有疑虑但害怕丢面子而不肯承认。朴给雪兰一天时间破案。南旭鼻青脸肿地前来报案,称黄铉是凶手。黄铉被抓。雪兰发现南旭手上有伤,在密室偷看黄铉的正是他。 甲秀和红春公开恋情,众人却不以为意。丁若镛在给正祖的信中写道:"有人因为生气漫无目的地杀人。有为了快乐的瞬间做出错误的选择。不仅害了自己还连无辜者也一起拖入泥潭,他们的罪过显而易见,可是觉得他们可怜是为什么呢?殿下一定要成为体察这些百姓的圣君。"

第8集 无冤之意 没有蒙冤者

  丁若镛从梦中惊醒,却看到身边倒着一具尸体。时间回到数日前—— 汉阳,朝堂上,正祖提出打算召回被左迁的丁若镛,大臣们颇为不安。 金井,客店中,有捕卒来找丁若镛说发生命案。丁若镛赶到被害的金判士家,雪兰和捕头都说没有派人请他过来,正在疑惑间,大江从死者身边找到了丁若镛的色子。丁若镛无法提供不在场证据,金家长工却作证说案发当晚丁曾来找金判士,丁因涉嫌杀人被关进大牢。消息传到汉阳,大臣们力主严惩丁若镛,正祖担心,派朴大人去金井彻查此案。雪兰在现场找到血脚印,朴大人却认为不能当做证据并命令捕头搜查丁的住处,竟搜出了写给金大人的恐吓信和西学书籍,朴大人说只私藏西学书籍一条就是如同造反的重罪。甲秀和红春出游归来,听说丁的事,甲秀立刻坐立不安,原来案发当晚有人出钱让他从丁身边偷走了色子和眼镜。雪兰再次检查死者,发现伤口是使刀的高手所为,正在此时捕头急匆匆跑来告诉她丁若镛逃狱并且有人举报他在金家杀害了长工。 雪兰、武英帮丁逃走,连捕头也网开一面。雪兰扶丁若镛藏到破窑内,丁说那晚有人假冒雪兰的名义放他出狱,他是被陷害的,晚上,雪兰向昏迷中的丁表明了心迹。丁若镛和雪兰潜回客店,众人分头查找线索。在停尸间,丁发现两名死者手心中有十字刻痕,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年侦查十字连环杀人案,因为误中圈套令老友徐沿勋含冤而亡,此次杀人栽赃的情形和当年如出一辙,难道是徐沿勋的儿子回来报仇?恐吓信的代笔人亦被杀害,面对这个对自己的行动了如指掌的真凶,丁若镛决心以自身为诱饵,引蛇出洞。 终于,丁若镛与老友之子徐瑞贤面对面。他拿出老友的遗书,徐沿勋在遗书中叮嘱儿子不要因自己之事怪罪丁,瑞贤悔不当初。丁劝他说出幕后主使者,瑞贤正要张口,却被冷箭射死,众人正在错愕间,第二支箭向丁若镛飞来,雪兰冲上去挡在丁的身前。客房内,丁若镛给正祖写道:无冤的含义我到现还不是很清楚,执行法度,依法为民,到底是什么?这世上的法律规定的条条款款,执行起来是困难的,这或许是因为,我们都是活生生的血肉之身。没有人蒙受冤屈的无冤之境或许是永远也不会在这世上出现的海市蜃楼,但是,自从我下放此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是无法达成的梦想,只要有两人三人这样汇集成共同的理想,总有一天无冤世界会到来的。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