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祖王建

太祖王建

太祖王建简介

top
剧情内容主要描述统一新罗王朝末期、后三国时代至高丽太祖王建建立高丽王朝,统一三韩之过程。本剧虽名为“太祖王建”,实际上剧情主线共有三位主角:弓裔、甄萱、王建。本剧为韩国电视剧播送史上第一出以高丽王朝为背景的连续剧,在韩国播映时收视率曾高达60%以上,为韩国史上收视率第八高的连续剧。

太祖王建点评

共有条点评
   共有 0 条点评

太祖王建分集剧情

top

第1集
弓裔自称为弥勒再世,打着佛国净土的旗号,带领大军攻打铁原城,铁原城危在旦夕,不过同一族盟的松岳和其它城主,开会商讨下定结论,感受到弓裔势力庞大,自身难保,因此均袖手旁观不愿意协助铁原城。铁原城的城主虽然不愿屈服,誓言战到最后一刻,不过兵败如山倒,后继无力。铁原城终于沦陷,弓裔大军顺利入城,而松岳城王隆王建父子和各位长老碍于现实,也只好商讨该如何讨好弓裔,以便求得存活图谋日后东山再起,弓裔在身边的诸位将军的簇拥之下自称为王…

第2集
弓裔占据铁原城,自称为王,邻近的豪族都来朝贡求和,带来不少的贡品和财物,却少了松岳城的王隆,弓裔心中难掩失望,不过决定以礼待之,打算派人去请王隆到铁原城,王隆想起二十年前,道诜大师预言王建的命运将会治理三韩的大圣人,提醒王建务必隐忍自重,等待未来时机成熟时,在图谋天下弓裔记起年幼时,和乳母一起逃亡到松岳,受到了王隆的接济,得以存活性命,并且也由乳姆处得知自己不为人知的身世,以及乳姆惨死……不由得感慨万千。

第3集
弓裔在王隆的协助下到了世达寺拜见了范桥大师,并从范桥大师那里听到了自己身为一国的王子却因正的妒忌而遭到母子分离并流落街头的命运。范桥大师劝他从此忘掉世俗的一切皈依佛门。但年幼的弓裔这时已从心底下定决心誓言将来一定要找回他所失去的一切。

第4集
在经过十年的修行之后,弓裔终于悟出一番道理并认为自己应以弥勒的身分拯救陷入苦海中的天下百姓。宗干看出弓裔为一国君主之相,且基因于自己的身世便随同弓裔一起离开世达寺前往徐罗伐。并且因为有范桥大师向王建等人的托付,得以随着王建等人的群队一起搭船顺利前往。在这一路上王建充份表现出他个人的聪明才智及领导能力,弓裔对这样的王建留下了深刻印象。

第5集
宗干看出弓裔和王建两人是互相相克的命运。因此警告弓裔不要太亲近王建。但弓裔却十分欣赏王建的才能反而认为命运是要靠自己去打拼,并在前往徐罗伐的途中一路上都和王建聊天聊的十分愉快。真圣女王只顾沉浸在和自己叔父的情事,朝廷百臣和地方官吏也都忙着将各项税务纳入自己的口袋,搞的整个新罗摇摇晃晃,满街都是饿死的百姓,处处都有成群结队的盗贼。

第6集
新罗的国势日趋衰弱,满街都是饿死的尸体,到处都是盗贼横行。威弘为了安抚民心及祈愿国家平安便邀请高僧百人来举行百高座。但在百高座当日因为道诜当众指责女王和威弘的不是,闹的法会一场混乱。弓裔到了徐罗伐之后便去拜见道诜大师问他自己的未来。道诜大师坦言弓裔虽然能够达到心愿获得天下,但因为福薄所以没有用。弓裔去找威弘宣泄心中的怨恨,并从他的口中得知自己的母亲仍然还在人世后流下了泪水。

第7集
看到弓裔找上门来,威弘和她的妻子都非常紧张。不过威弘却一口断言说当初追杀弓裔是为了保护家族和王室。并建议他留在徐罗伐,这样他就会想办法让弓裔坐上王位。但弓裔却一口回绝。弓一反而劝他剔头去当和尚。王隆带着王建进拜见真圣女王,但却看到女王和威弘在酒席中的一些不雅举动,因此对徐罗伐感到心灰意冷,命令手下匆匆打包并打道回府。

第8集
威弘死在真圣女王的寝殿一事引起朝廷大臣的纷纷议论,但真圣女王却也不忌讳反而坦白说出威弘是她的夫君是她心中唯一的爱人。并还追赠他惠成大王谥号。威弘过世后曾经服侍威弘和女王的甄萱和颖纪将军都被派到边疆去镇压盗贼。临行前颖纪还特别叮咛甄萱希望他在乱世中好好保重身体。弓裔在前往七长寺的途中遇到盗贼大闹客栈,但也被他和宗干轻易平息。不过隔天在路上这帮人又找了帮手来足挡他们的去路,并说出自己们是萁萱的部下。

第9集
弓裔从母亲口中得知范桥大师告诫他为了成大事一定要了无心念。因此他就告别母亲迈向自己的大道,由于敖不过萁萱手下的邀请他和宗干就到了萁萱的贼窝去暂待。在那里他们了解到重要的不是占领土地或城堡而是要如何对待百姓。 甄萱在前往西南海的途中先到自己家乡拜见家父,但是两人依然因为意见不何而再次不欢而散。甄萱从家乡把妻子接来一起前往西南海。王建回到松岳之后也在为自己的未来准备,每天勤练武术。

第10集
甄萱在抵达任职地锦州城的同时,因为守关门的守门将表示自己是当地海盗水獭的手下,气的甄萱命令许祖以军律处分把他斩首。一开始这守门将还不相信甄萱真的会杀人还一在的口出狂言,但后来发现事态严重后却又跪地求饶,但结果还是被铁骑军杀了头。一路上许祖又看到在光天化日下喝醉酒戏弄路上妇女的军官,也照军律当场处已斩首。如此这般甄萱部队在抵达锦城之后为了重振当地军营的士气,对官兵们进行训练。

1/1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太祖王建其他

top

西元 0888年,檀记 3221年,统一新罗真圣女王 2年夏季之徐罗伐,王隆(申久饰)父子离开松岳前往首都徐罗伐,在途中突然遇到盗贼的袭击,幸由一位年轻的独眼僧侣协助,免除大难,此人便是日后之弓裔(金永哲),王隆父子长久以来到了徐罗伐就会寄住在权利掌握者角干(官名)魏弘府邸,当时又遇到了另外一位青年,是女王的禁卫部队裨将也是特别被任命做为魏弘的护卫者,此人即是武将甄萱(徐仁锡),此时王建年纪十岁,弓裔年纪十七岁,甄萱年纪为二十岁,日后这三位英展开雄激烈的战斗,开创后三国时代的局面。
王隆带著王建(崔秀钟)拜见各王室成员家族之时,弓裔和世达寺的师兄宗干在深夜突袭魏弘府邸,在这过程当中,弓裔和甄萱两位英雄势均力敌,但是这场战斗因为魏弘夫人的出现而中断,弓裔被叫至魏夫人房间,并且得知魏夫人即是自己的叔母,也由魏夫人处得知自己的身世来历。
弓裔离开之后,王隆父子也辞别甄萱,并且为了拜见道诜到处托人打听道诜下落。此刻道诜正在接受新罗的名臣崔致远与崔彦撝的拜访,两位当代大臣向高僧道诜请教新罗的命运,但是道诜却是默不作声,以沉默来回覆新罗的命运。
另外,弓裔与王建短暂的在松岳停留之后便往新罗离去,当他搭船前来之时,回想在松岳停留的这几天的时间,
见识了王隆对海上贸易的洗鍊与实际影响力,尤其对王隆的儿子王建特别予以注意,并且对王建颇有好感,这位不超过十岁的少年,已经对大海有独特的见解。弓裔与一直跟随他的师兄宗干(金甲寿)一起出了寺庙,来到盗贼集团箕萱根据地竹州(现今之安城)并且暂时寄居於此。
王建认真努力於课业,而王隆则是一心培养儿子,并且透过贸易商和生意人,广泛的得知外界消息和动静,王隆有个表弟王长子,以及表弟的儿子王式廉、王信、王育、王隆之表弟手下有一批人专做海上贸易,这些人都将是以后王建的直辖隶属部队,拥有显赫战绩的特殊部队,正如同现在的海兵特战队角色。
这些人都是熟练贸易的商人,因此情报流通特别迅速,又有无数次与海贼战斗的经验,因此个个也都是战斗能手,但是,这些人只是少数的精练部队而已,并不是大规模的军队,这些人冷眼旁观世局急剧的变化眼看著乱世气流正在转移。
甄萱在西南海一带已经是个负有盛名的可怕首领,他所带领的军队军纪严明,他一方面压抑各个海贼小集团,一方面也用怀柔政策收服海贼为自己的部下,其中包刮凶恶惨酷有巨大势力的海贼号称水獭将军的能昌。自从成功后,他的盛名已经在附近的巨门豪族广为流传,也正因为如此甄萱获得巨门豪族的信任,召集了五千大兵袭击武珍州,并且自称为王,武珍州正是现在的光州地区。
王隆与附近周围的各豪门颇有交情,特别与姜长子交情深厚,姜长子就是日后成为弓裔王后的姜氏之父亲,是距离松岳不是很远的信川地区的商人,此人主要的据点是平州。
其实两家在很早之前就已经为子女订定婚约,这也意味著两家来往频繁密切,礼成江流域的商业活动越是频繁王建和姜长子之女莲花就越有机会经常见面,也正因为这对男女从小就很亲近,所以两人之爱苗也快速滋长,这对男女就像附近的豪族一样度过平稳的日子。
此刻,弓裔除掉凶恶的箕萱,为了朝向更广阔的世界,打算迁移居处,弓裔带著一群人马朝向一个新的地方,那就是梁吉正在形成势力的北原(原州)地区,梁吉掌控著数千名士兵,他亦有他远大的梦想,在这个时代有诸多英雄都怀有梦想,他是其中之一。
岁月流逝,王建成长为十七岁,此时甄萱二十七岁,弓裔二十三岁。西元893年,道诜国师又来到松岳,道诜的年岁已届七十,道诜停留在松岳的道诜寺
将已成长的青年王建叫至眼前,教导王建以后该怎么做人处世。在别人看来这只是一位年老的和尚,对一个年轻青年的谆谆教诲而已,不过对王建来说这些日子是非常珍贵的时刻。
此时,弓裔听信宗干之言,决心从梁吉手下独立自主,也正因为如此攻打溟州城花费了比平常更多的时间,弓裔一边使用迂回战术一边召集不少的士兵,打算全力以赴,每个人都认为这必定是一场廝杀激烈的战斗,却意外的以和平方式进入溟州城,那是因为城主金顺植将城门打开迎接弓裔进城的原因,溟州城为天然军事要塞之地,也是久攻不破的重镇,不只是如此而已。万一当时弓裔再度带领数千名士兵回来,甚至连梁吉驻留的蔚珍也将不保。
梁吉含著泪水,将几位亲信留在蔚珍,回到根据地北原,自此后,弓裔更是笃信弥勒信仰,并且广为传播,拉拢民心,此时他的军队已经是精良大军,准备迎接新的局面。换句话说,此时已经开始具有了类似国家规模的体系,因为溟州城在地理或是其他条件上已经绰绰有馀了。
甄萱占领武珍州之后,广泛的攻打现今的全罗道一带,长久以来跟随辅佐甄萱的能奂一直希望拥立甄萱为王,但是并没有对外宣布,但是能奂透过甄萱尽最大努力拉拢各个名门豪族,在这过程当中,遇到的人物有在位官职者,也有后来成为他左右手的能昌,以及其他将领信德、崔必、哀述、信强、池萱、朴英规等人,这些人在这段时间对弓裔和梁吉的事情有所耳闻,不过并没有直接与他们交战过。
王建年届二十,此时,海上的贸易也起了相当的变化,此时半岛一分为二蔚珍以北的东部地区,短时间内变为弓裔的土地,弓裔占领了溟州之后,不过两年的时间,经过铁原长驱直入进入松岳,弓裔这次攻城易如反掌称为无血入城。
弓裔早年即得知王隆父子,迎接弓裔的王建父子也佩服独眼弓裔一眼就认出他来。双方甚为热络的相互招呼,但是免不了先行君臣之礼之后,再来叙旧,弓裔很早就知道王建这号人物,对王建潜在的才华与能力也给予肯定。
松岳之城勃御堑城筑好之后,弓裔才开始自称为王,设置内外官职,再将都邑从铁原迁移到松岳,从此之后也已经有了国家体系,但是他也像甄萱一样,并没有对外宣称此事,那是因为静待更好的时机。第二年,新罗之真圣女王传位给孝恭王之后就隐居在海印寺,在此结束她的一生,同年王隆也寿终正寝。
弓裔快速的著手进行国家创建之大业,弓裔从汉江上游扩散领土直到汉江下游地带的广阔平原,此时,弓裔的阵营突然收到急速的通报,梁吉率领大军准备攻打弓裔,弓裔处断梁吉之后,终於命名高句丽国号即位称王,之所以称国号为高句丽是因为念及,在他的领土之内有不少高句丽之豪族的缘故,但是弓裔仍旧是新罗的王子,因此宗干虽然极力阻止弓裔命国号为高句丽,但却无济於事。
西元 901年 8月,百济发表年号为政开,在发表年号的同时百济出兵攻打大耶城。不过大耶城隶属甄萱,不易攻破,甄萱全力防卫之际,传来弓裔已经派兵攻打忠州的消息,过了忠州就是竹岭,过了竹岭就可以通过闻庆到达与百济的国境地带,此时的状况甄萱必须要再度回到百济。
即将投入百济战的战舰工程在贞州开始展开,在此地王建遇到他的日后的第一任王后柳氏,柳氏为柳天弓的女儿,对失去心爱女人的王建来说,再次体会爱情的幸福,此刻弓裔正在展开庞大的罗州征伐计画,但是甄萱却被蒙在鼓里。大型战役已经展开,百济的将首水獭将军勇猛的抵挡王建的攻击。但是王建用火攻的方式将最险要的要塞丛林木浦攻下,计略得宜王建的军队得到胜利,在这过程当中王建遇到他的第二任王后都英并举行婚礼,柳氏则是决心出家。
西元903年,弓裔将称号改为弥勒王,国名为摩震,年号为武泰。摩震为摩诃震旦之简称,意味弓裔梦想之东方大国。弓裔告知大臣将要迁都到铁原,他的理由是铁原是具有王气的都邑之地。迁都的消息对臣民来说是令人震惊,并且命令清州人大举移住到铁原。清州有个叫阿志泰(金仁泰饰),为了排挤高句丽系的强大豪族势力,因此必须要让与地方政权无关的新势力迁移至此,所以突然间有不少的百姓被流放服役,有一千户的清州人移住到铁原来。
百姓们的意愿与弓裔相违,因此怨声四起,因为国王行事作风一向捉摸不定,所以建筑城郭的工程也从未间断,此时政局陷入不安,民不聊生,真表的法弟子释聪对弓裔的作风相当不满,王建再次深入战场。他的身边总是有庾黔弼、申崇谦、朴述熙等人,这些人接到弓裔下令占领尚州。迁都之后,弓裔的王权,藉著阿志泰和宗干以及殷傅等之力量,更为巩固不可侵犯。内军殷傅掌握摩震内外的所有情报,宗干负责政治,怀柔监视并且威胁当地的豪族。
弓裔对弥勒的信仰日益坚定执著,并且亲自编撰经典,引用为国家法典。宣布自己已经透彻觉悟观心法,获得可以读出人心的神通之力,那就是霸气的眼神,这即是所谓的新的掌控民心的方法,也更为独裁。希奇古怪意识形与其特的佛教行事不断的持续下去,逼得百姓无法喘息。

主演相关韩剧

top
用户名:
密    码:
关闭
用户名: *
密    码: *
重复密码: *
邮箱: *
点击「注册」按钮,即代表你同意《韩剧网协议》
说明:带*项为必填。
关闭